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章节字数:2165  更新时间:10-10-18 2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学校里的风微微的吹着,这里的天气真的让人觉得很顺爽。

    都说前尘往事如云烟,现在对于随意来说,往事真的是如云烟一样,飘渺虚无的很。虽然已经是大学四年级了,但对班里的同学,还是觉得陌生得不得了。

    大四的课程安排的很少,所以随意闲下来的时间很多。上完课,时间还很早,就打算去图书馆消磨时间。不想太早回去,因为不想面对屋里的那个人。

    天堂学院里书很多,几乎是什么类型的都有。没有特别想要看的,所以就挑人少的楼层和地方走去。

    不知不觉上了图书馆的最顶楼,这一层几乎没有什么来,所以显得有些杂乱,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书本也是破破旧旧的,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

    随手翻了两下就没了兴趣,这里的书本大多数都是繁体和古文,让人觉得有些看不懂,丢下手里的破旧书本,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就打算下楼,突然,后面不远处的书架处,传来“碰”的一声。

    这书馆是学校的,所以,这里有人也是很平常的事情。转身走了过去——

    被高高的书架遮挡的后面很是凌乱,地上堆了一大堆书,一个身影正踮起脚尖在高高的书架上翻找着什么书,仔细一看,这身影尽是熟人——

    “雪儿,你在找什么?”随意随口问道。

    “啊——是。。。。。。随意?”雪儿回头,没想到会有人来到这个地方:“你。。。。。。你怎么来这了?”

    “我无聊到处看看,倒是你,在找什么书,重要吗?需不需要我帮忙?”随意好心的问道,看雪儿的样子,好像找得很急。

    “啊?哦!在找一本资料,也不是很急,找不到就算了,正要回去了呢。”雪儿笑了笑。

    随意觉得雪儿的表情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我要下去了,雪儿呢?要不要一起走。”

    在随意的眼中,像雪儿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不会有对古文和繁体字这类书本感兴趣的。

    “我也要回去了呢?学姐,你来得正好,这么多书,我还正愁该怎么搬回寝室呢?”雪儿指了指地上的那些书本,说道。

    “那走吧!”

    做了简单的登记后,两人就搬着书像寝室走去。

    “随意,以后没事就别去图书馆的顶楼了,听说那你阴森的很,要不是为了这几本书,我是打死都不会去的。”雪儿开口说道。

    “有这样的事情?”随意很奇怪,虽说那层楼是杂乱了一点。。。。。。

    “嗯,是听同寝室的学姐说的,上面有很多不好的传闻,怪可怕的,我就不多说了,怕吓着你。”

    “那,我会注意的,反正我也很少去图书馆,今天也是无聊才去随便逛逛的。”鬼怪传奇什么的,在随意眼里其实都是无稽之谈,不过,雪儿既然有心的提醒她,那她也就应一下了。

    告别了汪雪儿,随意回到寝室,不过,那个让她很不自在的季寻,以早就不在,空空的寝室里,没有半个人影,且未曾留下只字片语。

    不由得,在心底暗自松了口气,记忆里自己明明很喜欢那个人的,为什么会觉得莫名其妙的不安呢?搞不懂啊!

    季寻,是个怎样的人呢?自己好像不是很了解他啊——随意看着空空的房间,陷入了深思。。。。。。

    如果说,萧小笑是刘随意的劫,反过来,刘随意又何尝不是萧小笑的劫呢?

    萧小笑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就没有顺利过。不够光彩的出生,孤儿院的虐待,都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在她眼里,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弱肉强食是天理,掠夺是生存的王道。任和事物都没有不劳而获的,萧家如此,季寻也是如此。都是自己通过努力一点点得到的,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偏偏,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出现了刘随意这个女人,自己的努力,都因为她而变成了泡沫,自己的不幸也是从她开始,所以,刘随意这个女人让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怨呢?

    其实她想不明白,想季寻这样的男人,怎么会看上刘随意这样的女人。自己怎么会败给那样一个女人?当初刚踏上天堂学院的时候,就已经看出季寻隐隐约约对刘随意的在以,所以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在季寻还未察觉自己对刘随意的在意前彻底的让季寻亲手扼杀他们的未来,她只后悔自己做的还不够彻底,否者怎么会给自己留下刘随意的命来。以至于让她使自己陷入如今这样的局面。

    刚踏进自己大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萧小笑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是万万没有想过,这个男人,还会再次踏上这块土地,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好久不见了,小笑——”季寻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抬起头!再次见到萧小笑,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愤怒,平静得超出自己的想象——

    都说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永远都是得不到和以失去。

    自己曾今对于萧小笑的在意,是因为得不到,还是因为已失去呢?其实现在想想,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因为萧小笑的原因而百般伤害随意的理由,也不能理解那段时间的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的暴躁和失去理智。是因为心底不能释怀随意和东方轻狂之间的纠葛吗?还是怪东方轻狂先自己一步得到随意?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的生命里,自己一向是一个冷静而又理智的人,为什么偏偏会在那一段时间里那么疯狂和偏执呢?那时候心底越来越无法压抑的不干和郁闷只有不断的折磨随意,让她痛苦才能稍稍平很心里的烦闷,而萧小笑的事情只是让自己有了一个合理的借口,现在想来,当时的理由尽然显得如此的苍白。。。。。。

    季寻很明白萧小笑为自己付出了多少,所以一直对她有着怜惜,也想保护好她不受到任和的一点伤害,可是,他也不能对萧小笑的背叛视而不见,也不能忍受她对他的欺骗与愚弄,无论她有着怎样的理由。

    “好久不见了,寻!”萧小笑扯动嘴角,他会不会是因为她才来到天堂学院的呢?不管怎样,就姑且让自己这么认为吧!就算是自我欺骗也是好的。

    在次见面,仿佛已经是景物依旧,人事全非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