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

章节字数:4371  更新时间:09-11-06 1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甫婕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被劫持的一天。然而,事情真的发生了。

    莫名其妙,不明不白,被强奸之后,她立刻被劫持。

    说是被劫持,也不尽然。劫持人质的事情她做多了,像她这么好命的囚犯还没见过。

    坐在豪华马车里,皇甫婕不甘心的瞪着齐睿,“齐睿,你究竟想怎么样?”

    “跟着我,总比留在军营做军妓。”齐睿无所谓的耸耸肩,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她嘴边,“美人儿,吃吧。”

    “不要。”皇甫婕别过头,坚决不吃。

    她不吃,他吃。齐睿将点心塞进嘴里,“美人,跟着我有什么不好?”

    “你到底是什么人?”明知道他是齐王,皇甫婕却不敢承认。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齐睿并不想说太多。

    皇甫婕咬牙切齿,“你大半夜的,去军营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是反贼,想跟朝廷作对?”

    齐睿并未怀疑她的身份,忽略了她话中的试探之意,“只要你告诉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军营附近,我就告诉你我是谁谁?”她实在不像军妓。

    “我是西昌王治下子民,因战乱跟家人失散。为了活下去,我女扮男装去投军。”皇甫婕脸不红,心不跳满口胡言。

    齐睿眸子一眯,“你会武功?”

    “生逢乱世,爹爹教过我一些。”皇甫婕撅撅嘴。

    齐睿一笑,玩世不恭,“小美人,无论你是谁,我都要定你了。”强行将皇甫婕搂在怀里,狠狠吻住她的唇儿。

    皇甫婕张嘴,狠狠咬他一口,“放我回去?”

    齐睿笑嘻嘻擦去唇上血迹,迅速伸手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过来压在身下,俊庞勾勒出一抹邪气,“小美人,没试过在马车上吧?”

    皇甫婕脸一红,心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小美人,我们试试。”

    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她,皇甫婕隐约明白那是什么,小脸迅速涨红,僵直着身子不敢再动。“齐睿,你给我起来啊。色狼,起来。”

    “好,我色给你看。”

    齐睿一向说到做到,片刻后,马车中传出阵阵销魂的娇吟,令人脸红心跳。

    娇吟渐止,皇甫婕依然被压在身下。她推推身上的男人,

    “齐睿,你休想岔开话题,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莫名其妙出现这里?是不是南昌王探子?”

    齐睿揽着皇甫婕,笑得魅惑,“不知道齐王和禹陵王是好友吗?听说我哪老友败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还被他射了一箭,特来看看。”

    皇甫婕不以为然的冷哼,“是他先射她的,活该。”她突然愣了一下,放声尖叫。“你你你。。。。你是齐王?”

    齐睿挑挑眉,“小笨蛋,现在才知道?”

    “救命啊。。。放开我。。。。齐王强抢民女。。。。”哭天抢地的声音就从车厢传出。

    女人的眼泪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效,任她这么反抗,依然逃不了被强抢的命运。

    经过一月的日夜兼程,皇甫婕被齐睿带回齐王府。

    “现在回到齐地,会有很多女人愿意为你暖床,放我走吧。”齐王怎么回事,拉着他不放。

    “谁说我有很多女人?”齐睿双手环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女人是祸水,有北夏皇甫皇后为例,他严禁我接近女人。不希望我因为女人,放弃宏图霸业。”

    “不会吧?”齐王不近女色的传闻她听过,却一直没有放在心上。“为什么带我回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第一,我是个正常男人,有正常需求。第二,女人不一定是祸水,父王已死,我打算忤逆他,第三。。。。”齐睿笑得高深莫测,“因为。。。。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

    “喜欢?”皇甫婕的心跳了一下。

    齐睿别有深意的看着她,“小美人,我堂堂齐王,不说肉麻话。”

    皇甫婕扬起下巴贼笑,“那你就是爱上我了?”堂堂齐王,不说爱。

    “你说呢?”齐睿的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她嫩红的唇瓣,“所以,齐睿今生非你不可。”

    今生非你不可,这是赤裸裸的示爱啊。奇怪,他示爱她为什么会觉得有点甜蜜,有点羞涩?病了?发烧?

    她娇羞的低下头,“哎。。。。”逃跑更难了。

    以清雅的本事,军中的事情她可以完全放心。事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

    华服美食,金钗罗扇。被齐王捧在掌心,多少女子梦寐以求。而皇甫婕却忧心忡忡,她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

    住进齐王府半月后,她选择了逃跑。

    她是皇甫婕,是承天王朝的监国公主,是一代枭雄皇甫德最倚重的女儿。她是女子,却不是普通女子。在军营出生,在马背上长大。普通女子要的,或许是夫君的宠爱,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她要的,是天下一统,九州归一。

    烽火连天,齐地防守严密。任她再厉害,也逃不出如同牢笼的城池。

    在城外树林,她被抓住了。一身丫鬟打扮的她,被当做奸细推到齐睿面前。

    “为什么?”他究竟哪里不好?她为什么要离开?

    皇甫婕抬起下巴,直视齐睿,“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我对你不够好吗?”齐睿盯着她,深邃的眸光看不出任何情绪。

    皇甫婕摇头,“不是。”今生今世,没有有对她这么好过。

    “为什么?”齐睿又问一次。

    皇甫婕沉默半晌,终于开口,“你没有将我留在身边的理由。”

    他低沉的嗓音在黑夜里回荡,“我做的不够明显吗?”

    “我不知道。”她别开脸,不愿看他。“除非你能让我相信。”

    “要怎么样你才相信。”

    皇甫婕转过头,看着他,眼神桀骜不驯,“不如这样吧,让我砍你一刀。”银光闪闪,一把刀已经放在她手中,“给你。”

    “王爷。。。。”众侍卫一拥而上。

    皇甫婕动作奇快,众侍卫一拥而上时,她已经砍了齐睿一刀。

    鲜血顺着刀锋,一滴一滴掉在地上。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相信他真不躲闪,任她砍了一刀。

    见众人扑向皇甫婕,齐睿温柔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扫过众人,“如果我不幸死在她手里,不准任何人碰她一根头发。我要你们用性命保护她,将她平平安安送回京城。”

    皇甫婕神情中闪过一抹震惊,嘴唇微微抽搐,刀柄自她手心滑出,掉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她才颤抖着开口,“齐睿,为什么?”

    “婕儿,我爱你。”鲜血顺着手臂落在地上。

    盯着他好一会,皇甫婕缓缓蹲在地上,捡起染血的刀,“齐睿,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齐睿挥挥手示意众人下去,眸光变得浓烈,“你要的。。。跟我一样。”云淡风轻的笑容中,带着淡淡的无奈,淡淡的宠溺。

    “是啊。”她提着刀站起来,淡笑,“我要的是-----天下。”

    他撇嘴笑了一下,“监国公主要的,当然是天下。”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俊颜,皇甫婕知道自己彻底输了。“知道我为什么跑吗?”

    齐睿摇头。

    “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你了。监国公主要的,是天下。”手中的刀缓缓掉在地上,“要天下之前,让我自私一次吧。”监国公主岂能爱上齐王?逃跑,是她唯一的出路。

    现在看来,最后一条出路也没有了。

    “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皇甫婕双臂环上齐睿的腰。

    齐睿低下头,在她耳畔轻笑,“傻子,监国公主失踪,我岂会没有收到消息?”洁儿。。。婕儿。。。稍作联想,就知道她是公主。

    皇甫婕低头苦笑,“是啊,齐王耳目众多。”监国公主失踪的消息,恐怕早已传到四王耳中。

    “不重要。”齐睿缓缓推开她,目光渐渐火热。“重要的是。。。。”

    他的目光让皇甫婕觉得自己像猎物,她口干舌燥退后几步,“你不要乱来,你的伤还。。。。”

    齐睿一步一步逼近,笑得非常猥琐,“我就要乱来。”

    “救命啊。。。。讨厌。。。”

    (以下内容,非礼勿视。)

    *****

    花开花落,春去冬来。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在他们的世界里,她只是普通女子,他也只是普通男子。因为爱,相守,相知。

    承天十八年六月,烽烟再起。晋武王逃离京城,与西昌结盟。战神将军与一代名将燕亭将军率兵先发制人,虽大败盟军,却也元气大伤。两军对峙,均不敢轻举妄动。

    承天十八年九月,禹陵王结盟齐王。燕将军镇守西北西昌、晋武之地。战神将军带领精兵五万,助任将军一臂之力。

    齐王整装待发,欲助禹陵王。

    夜深人静,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花草香,掺杂着一些欢爱后的味道,皇甫婕妤偎依在齐睿怀中。

    “齐睿,我要走了。”

    “猜到了。”齐睿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玉背,怜爱又宠溺。

    “我爱你,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我是齐王,你是监国公主。”他们的身份,注定无法相守。

    皇甫婕轻叹,“是啊,我不肯放弃我的理想,就如同你坚持的一样。”

    “你认为皇甫城有为帝的能耐吗?”

    皇甫婕摇摇头,“没有。”

    “皇后父兄位高权重,淑妃父兄权倾朝野,贵妃父兄手握重兵。你希望她变成第二个夏明帝?希望天下再乱几十年?”他并不是非要天下不可。只是,多年纷争,他累了,不希望天下继续烽火连天。

    皇甫婕简单的回他四个字,“功高震主。”她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成为皇甫家第二。

    是啊,功高震主。“婕儿,如果你是男子,就不会有四王之乱了。”

    “我是男子,你岂不是断袖之癖?”她娇笑着,窝进他怀里。

    “婕儿,我打算助禹陵王,你跟我一起走。到时候,我派人送你回军营。”只要能跟她多一点时间相聚,绝对不放过。

    “不怕我走奸细?打的你们落花流水?”她调皮的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

    “小猫,她是慕绝,我是齐睿,不要拿我们跟西昌王和晋武王相提并论。”他恶劣的咬住她的唇,“还不困?再来一次。”

    是啊,齐睿岂是泛泛之辈?

    皇甫婕娇嗔着,跨坐在他身上,“我在战场等你。如果你输了,齐王归顺朝廷,你做我的情夫。我输了,承天江山拱手相让,我乖乖做你的齐王妃,好吗?”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皇甫婕低下头,主动吻住他。

    ***

    承天十八年十一月,监国公主秘密出现在任千流军中,召战神将军密议。

    军帐中灯火闪烁,清雅漫不经心的看着皇甫婕,“婕儿,什么都不必说。在西昌屯兵一年,我种出三年军粮,养出一万战马。这场仗可以继续打,百姓负担也不会太重,你别担心。”

    皇甫婕深深看着她,“清雅,辛苦你了。”

    “没什么,有燕将军和郑将军在,算不上辛苦。”她尽量说得云淡风轻。“你回京吧。”

    “为什么?”皇甫婕诧异。

    “淑妃心地善良,温柔贤淑,性子淡然,与世无争。把孩子交给她养,我们可以放心。”在所有后妃中,淑妃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你。。。。。”皇甫婕震惊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说出话来,“你。。。知道了?”这是她自己的秘密,连齐睿都不知道。

    “齐王能派探子来刺探军情,我就不能派人监视他吗?”皇甫婕失踪半月,她就知道她在齐王身边。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既然她不想走,她不勉强。

    “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傻瓜,我也有过孩子。看你的气色,肚子,走路的姿态,就知道了。”陆清雅一脸苦相,久经风霜的脸上更添沧桑。

    知道她又想起自己的孩子,皇甫婕走上前抱住她,“清雅。。。。对不起。”

    “我们还有你肚子里这个,如果是女孩,我们辅佐她做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如果是儿子,我们辅佐他做千古明君。”清雅也伸手抱住她,“明天我会派人送信回京,让淑妃假装怀孕,你回去之后,生下孩子就抱给她。”

    皇甫婕倒吸一口凉气,“清雅,如果你想做女皇。。。。”相不到,她的势力竟如此之大。

    凭她的才智,权势,谋虑,想做女皇恐怕轻而易举。

    陆清雅微笑着摇摇头,“我不做。”她看穿了她的心思,“你知道我为何助你?说真的,我一点名利心都没有。我要的,是天下太平。”

    “我出身在名门望族,全家人将我视为掌上明珠。五岁时,我全家死于战乱,我成了孤儿。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我无力阻止。如今,我有能力了,我就不能看着更多的孩子跟我一样家破人亡。我不是圣人,更不是救世主。所做的,只是自己能做的。”这是秘密,她陆清雅藏在心底的秘密。正是这个秘密,造就了战神将军,造就了一代名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