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年,告别一段堂吉诃德式的单恋  第二十章 满场惊艳

章节字数:1357  更新时间:09-12-05 1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章

    彼兮请假回家参加了葬礼。殡仪馆里,二姨的哭声撕心裂肺,妈妈紧紧地握着彼兮的手,彼兮看着陆嫣然的遗像,还是不明白,那么自信开朗的一个人怎么就能用自杀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呢?

    回家的路上,妈妈对彼兮说:“不知道那天你比赛,这么大的事儿你也没打电话回来告诉一声。”听出妈妈话中的悔意,彼兮伸手抱住妈妈的胳膊,语气平静:“本来就是闹着玩去的,没事儿的,当初参加的时候就没想过获奖,又不是你的错。”

    “唉,我当时也是刚得到的消息,这心里……”苏妈妈再次哭出声音,彼兮拍了拍她的脊背,“心里难受,多好的孩子啊。”

    “妈,别难过了……”

    “彼兮啊!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啊!你要是没了……妈也就活不下去了。”苏妈妈握紧彼兮的手。

    “不会的!你别瞎想了噢……”

    整整五天后,彼兮才登上回京的火车。在火车上,彼兮想起那日在电视台的情形。那天完成前两部分考题后,是才艺展示,彼兮看着现场每张笑盈盈的脸,突然觉得刺眼,所以没有预先的准备,也没有像栏目组通知,彼兮临时将之前定好的演唱改成了演奏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之前11号选手的小提琴被临时拿了上来,没有配奏,她就一人站在显得空旷的舞台,闭上双眼,完成了整曲的演奏。

    从开始的忧伤到两只舞蝶相戏的欢快,再到不能同生但求同死的的悲壮,她站在舞台,揪住在场所有人的心神不放,试将内心的悲怆传递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彼兮有那么一瞬心里发狠的想:“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无法笑出口!”红艳的华服像是浸透血水的嫁衣,此刻的彼兮浑身散发着的悲伤情绪,飘在演播室的每个角落,甚至让人以为临跳入坟墓的祝英台也就是如此!

    乐队中的小提琴手不禁的为她配奏,在浓重的气氛中,彼兮像是看见了那个与尹平一同赴死的表姐,泪水滑落琴弦,震颤中飞溅在彼兮周身,当最后的音符在现场中散失后,整间演播室悄无声息,彼兮将双眼睁开,被泪水沾满的脸颊上似乎有银光闪动,坐在台下的程宇峥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缓缓站起身,鼓掌。

    彼兮看着程宇峥,有点感谢他。现场的观众评委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似乎有人激动得流下了热泪。彼兮的双眼失去焦点,轻轻的微笑后,跌倒在舞台的中央……

    醒的时候自己是在医院,夏小年坐在床边焦急的眼神望在彼兮眼中,彼兮才知道自己又让这个丫头担心了。

    “彼兮……”夏小年哭出声,“都那样了还参加什么比赛啊?你这是逞的什么强啊!”

    彼兮将头看向走过来的米彦,和刚刚站起身的程宇峥,知道程宇峥一定将走廊里发生的事告诉夏小年了,于是轻轻的勾起嘴角,声音沙哑无力:“这不是好了么,你哭丧呀?”

    无意中说出的‘哭丧’让彼兮心中一痛,面上装作无事。米彦和程宇峥离开病房后,夏小年小心翼翼的说:“没评上名次,因为最后的自由发挥部分没参加上,可你别上火,你那曲《梁祝》可是全场唯一一个得满分的。”看着夏小年欲言又止的样子,彼兮心暖,她是怕自己想起伤心的事,得朋友如此,彼兮真的觉得上天待自己不薄。

    “小年儿,我姐……死了。”轻声说出一个事实,似乎需要很大的勇气。

    夏小年震惊的看着彼兮,连话语都开始发抖:“是……嫣然姐?”

    若有似无的点头,夏小年捂住嘴,泪水再次滑落。因为彼兮的缘故,陆嫣然和夏小年也是姐妹相称,三人时不时的一同逛街吃饭,晚上窝在一个被窝里东拉西扯,夏小年一度觉得陆嫣然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乍闻死讯,心中似有不能承受之重。彼兮坐起身,抱住夏小年,两人痛哭失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