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年,告别一段堂吉诃德式的单恋  第三十四章 发现爱

章节字数:2636  更新时间:09-12-10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四章

    “护士,问您一下,刚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去哪了?”看到值班护士进来查看输液情况,彼兮问。

    “好像走了吧。”护士解释道,“他听张医生讲完交完费,我就看他从大门出去了。”

    彼兮心里微酸了一下,点点头,说:“谢谢你哦。”

    他走也是正常的,发烧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儿,能送她来已经算是程宇峥善良了。刚刚看见他认真的听医生嘱咐,居然还会有一点的开心,原来他那只是敷衍的吧。可是就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也太没人性点儿了,彼兮有小小的哀怨,心里有些失落,有些难过,很不好受。撇开若有似无的一点点想法,彼兮甩甩头,坚定的告诉自己:“我生病,我难受是正常的!”即使这是来自心里而非身上……

    彼兮自小打点滴就容易犯困,只要旁边没人跟自己说话,保证半个小时之后就能见周公。流进血管的药液很凉,半个手臂都冻的发抖,眼睛又困的睁不开,肚子咕咕作响,身里似是火凤冰龙争斗。彼兮想,今晚估计得在医院过夜了,3瓶药液打完,就得六、七个小时。身上本就无力,彼兮难挡睡意,没有盖被子,裹着羽绒服躺在床上,慢慢的睡着。

    其实这种情况根本睡不安稳,身子忽冷忽热,整个人愈发的不愿动身。好像是被梦魇到,彼兮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心里着急,想把被子拉过来,偏生动不了。第一瓶药少,彼兮觉得很快就要输完,若是没人发现,血液回流,小命就搭进去了。这个时候,要是爸妈能在身边多好!彼兮满头都是汗,身上难过的要死,泪顺着眼角不停的滑落,隐约能听见呜咽之声。

    温暖的手覆上彼兮的额头,滚烫。程宇峥皱眉,看到药快打完了,赶紧出去找来护士,换了另外一瓶。将手里的保温桶放在病床旁的小桌上,程宇峥拿走彼兮身上的羽绒服,扶起彼兮的头枕上枕头,将被子扯开把彼兮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程宇峥看到彼兮脸上的泪水,那是被灯晃的刺眼么?程宇峥萌出一丝心疼。伸手缓缓地擦干,细腻触感让程宇峥不想挪开。

    感觉到彼兮平稳的呼吸声,知道她一定是睡着了。程宇峥闲在一边,拿过吊瓶看,触手冰凉,再去抹彼兮的手,亦是冰凉。重新坐下,双手捂着离针头较近的输液管,这样就不会那么凉了吧。安静的病房,消毒水的气味因为她的存在而不那么让人讨厌,程宇峥看着彼兮,想到第一次见到她。

    不是在电视台的走廊,也不是在自己醉酒的那晚,是在演播室的后台。那时的自己在秘书的介绍下和总制片、总导演见面,听到有人喊“18号,苏彼兮。”便如条件反射一样的看过去,火红的礼服散发着金色的暗光,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明丽的外形让自己不由得愣神,她开心的对工作人员道谢,礼貌谦逊。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吸引人,本已离开,却回眸望来,那时的自己就像毛头小子,自知久久注视的目光唐突了佳人,只能靠扭头装作和秘书说话来逃避她似是寻人的目光。

    无聊的寒暄后,寻到没人的走廊,那是程宇峥人生第二次吸烟,第一次是因为专业志愿和父亲起冲突的时候,第二次就是那天。可能是最近压力很大,偏又逢曾芷南的拒绝,想得到纾解的神经却因为轻微隐忍地哭泣声扰乱。掐掉烟,下楼离开,眼角却看到那火红的身影,抬起头来的苏彼兮,面色灰白,连脂粉都掩饰不住,哭的极为狼狈却强忍着,心忽的就抽疼了。以自己的性格,为她定购了dolce&gabbana最新的礼服算是已经报答了,可此刻自己就是想对这个女孩好,所以会照顾她,会利用身份之便帮他。后来的一曲《梁祝》,自己更是对彼兮彻底的注视了……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母亲的报告会上。那天本来不会去,但是母亲晚上就要坐飞机离开北京,所以只能抽出一下午陪在母亲身边,哪怕交流时间很短。

    听到有人叫母亲,看过去,跟在那人身后的竟是她。看出她眼中的震惊和疑惑,自己便莫名的开心了起来,所以会看着她发呆不愿说话,也会在而后的报告会上偷偷的望向她,憨实的睡容透着娇媚可爱,像是累极了,连手机响过好多遍都不知道,迷迷糊糊的脸蛋突然露出兴奋的笑意,自己便想知道她究竟听到了什么好事。

    结果,竟在第二天看到醉得一塌糊涂的她,就那样的开门闯了进来,自己站起身的时候,她已经被撞倒在地。快步走过去,拨开侍应的手,将她扶起,带她出来。意外的得到她的初吻,心里偏生出惊喜,感觉到她的主动,想去回应,却被秘书撞见。空气里流动的酒气都透着怀里人的香甜,想再欺上那红唇,她却喊出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季风。那时自己是什么心态,现在已经不清楚了,只是记得有种感觉叫讽刺。

    到现在为止,和她只是见到三次面吧。她的耍泼,她的愤慨,她的生病一切都缠绕着自己的神经,满脑的苏彼兮。这三个字没事就会钻进脑袋里,程宇峥趴在床边,温暖的空气里,躺在床上的人香梦正酣,程宇峥也慢慢的生出睡意。

    原来在喜欢的人身边,可以这么容易放松自己,可以如此的心平气和。程宇峥最后的一点意识就是这样的。

    ---

    阳光撒进病房,彼兮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一旁座椅上小憩的程宇峥。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俊美的迷人。昨晚又是他帮自己的吧,当感到有双手放在额头的时候,竟然那么安心的放松下来……

    手上的针头早已经拔了出来,他一定一夜都没有睡好。慢慢的坐起身,床边的矮桌上,不锈钢面的保温桶,在这样的冬日清晨没有寒意反倒折射着柔和的光芒。伸手想拿过来看看,却弄出摩擦的声音。

    程宇峥睁开眼时,就看见彼兮一脸歉然。

    “没睡好吧?”彼兮轻声问。

    “还好。”想明白自己的心意,程宇峥轻松了不少。目光转向她放在保温桶上的手。

    “嗯,这是你的么?里面……什么啊?”

    “昨晚买来吃的,现在都凉了,一会儿倒扔了就行。”

    “原来你是去买东西吃。”彼兮微笑。

    “不然你以为呢?”程宇峥问。

    “没以为什么。”

    再次静谧下来,彼兮想找点话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程宇峥适时的开口:“一会儿我还要回公司,口服的药在我车里。……我先送你回去吧,别耽误课。”

    “我没课。”彼兮诚实的说出来后恨不得咬舌,答应就好,说这干嘛!

    “没课?”

    “嗯。”

    “为什么?”不一点点问不行啊……

    “马校长放我长假了。”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彼兮抱着保温桶跳下床,“走吧,我回学校好好睡一觉。”

    程宇峥看出她的逃避,便不再问下去,穿起外套先去发动车。

    看着车开走,彼兮才发现自己紧张的连保温桶都忘记还给他了。为什么会紧张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心跳的厉害,还很尴尬,这种感觉彼兮很不喜欢。

    寝室没有人,彼兮把脏兮兮的自己洗的倍儿干净。清爽的从浴室出来,看到书桌上的保温桶,心想,帮他刷出来吧。

    盖子打开,彼兮倏地静止的站在那,慢慢的眼里氤氲,却真真的笑了起来。

    保温桶里汤已浑浊,散开的面皮,肉馅混着汤汁分辨不清。即使一塌糊涂,彼兮却清楚的知道,原来他是去买馄饨给自己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