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年,告别一段堂吉诃德式的单恋  第四十一章 乍来的激情

章节字数:3029  更新时间:10-04-14 0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十一章

    将之前做糊了的鸡蛋瓜片和之后炒干了的油菜倒进垃圾桶,程宇峥看了看冰箱里还有什么。这么一折腾都凌晨两点多了,吃也不能吃太多,那就蒸鸡蛋糕好了,旁边锅里的是米饭?她不会蒸成粥吧?笑着摇摇头,等出锅再看吧。

    搅好鸡蛋,切葱花,把冰箱里的虾仁儿拿出来解冻,程宇峥有条不紊的忙活着。做饭对于程宇峥一向不是难事儿,只是他很少有心情下厨。

    提起程宇峥的厨艺,还要从八七年那会儿说。当年程宇峥参加青少年野外实战训练营,还没有退休的爷爷托老部下严格管他,中午吃饭根本吃不饱,下午还有高强度的逃生训练。幸好父亲支援,送进来一个大铝盆,那时也不知道用铝制品对身体有害,一群十一、二的小伙子围在盆的旁边,等着程宇峥这个小班长做点吃的给他们吃。程宇峥当时虽然是最小的,只有九岁,可就是好面子,不会做,也装作会做。毕竟是盆,不是锅,受热不均,而且又没有炉灶,单凭着大家拾来的木头点火做饭。开始是不熟,要么就是烧糊,可一个月过去了,程宇峥愣是做的比食堂的大锅饭还好吃!渐渐的名声远扬了起来,大家也不愿意吃食堂了,于是程宇峥的‘小厨房’也很快的就被取缔了。

    爷爷知道这事儿后就把程宇峥从训练营里接了出来,那段时间在自己家里关禁闭。像他这样的军人家庭的孩子,长大几乎也都是进军队,从个中尉开始熬起,管他文职还是军职,要是表现好点,立功多点,再加上家里一个努力,以后其实是很好的。可是自那以后,程宇峥就不愿意进军队了,不是解放军不好,也不是害怕,只是难得的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呆在军中。

    之后禁闭解除了,程宇峥还是回到学校继续上课。那时的北京并不是很太平,社会主义阵营遭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和平演变,有分崩离析的前奏,国内流言也很多,总之日子不太平。其实在程宇峥的眼中,也没什么别的变化,只是外头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家里的这几口人越来越少在家了。等到八九年学潮运动的时候,爷爷、父亲都留驻军区不能回来,母亲在国外开会,时局动乱,往北京来的国际航班统统停航。自己本是一个人在家,结果曾芷南来了。

    曾父曾母身为外交部官员,那时很忙,在部里回不了家,曾芷南就自觉地担负起照顾宇峥哥哥的重任。结果还是程宇峥拾起了荒废了两年的厨艺,天天侍候这个说要照顾自己的人。就这样的过了将近1个月,金水桥事件结束后,慢慢的一切都平息下来,曾芷南也回了自己的家。等到出国读研究生的时候,虽然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吃不惯洋人的东西,程宇峥觉得靠吃面包裹着火腿肠这种所谓‘热狗’的东西活着实在愧对自家老祖宗,就又开始重操旧业,三年的留学生活结束了,连‘松花鱼’这种厨师考级做的菜,他都能做的色香味俱全。曾经一度,程宇峥甚至想,若是父亲实再逼着自己进什么部委还是什么军委的话,那还不如开个餐馆自己当老板呢。

    所以说,像做鸡蛋糕这样的饭,对于程宇峥,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

    将蒸熟的鸡蛋糕从微波炉了取出,带着厚厚的石棉手套,转身,苏彼兮洗完澡已经坐在餐桌旁了。

    “洗的挺快啊。”程宇峥笑着将鸡蛋糕端到她的面前。

    刚刚洗完澡,脸上的红光并未退尽,苏彼兮看着端上来的食物,已经无法顾全到端上食物的这个人了。因此,她并不知道此刻对面的人在看到自己后是怎样的怦然心动……

    “还好。”好香啊……彼兮拿起一边的勺子,想要舀一勺尝尝。

    “等会儿再吃。”

    程宇峥进厨房将煮饭的火关掉,顺便拿出香油和海鲜酱油,给彼兮加上。“这样好吃,你尝尝。”

    灯光下,尚未破坏的鸡蛋糕油光微亮,嫩黄的颜色让彼兮食欲大振,迫不及待的吃进第一口,入嘴鲜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虽然简单,却让彼兮很开心,抬头想表扬一下他,却发现他在看着自己。

    这样的目光,温柔的让彼兮心跳,一双眼睛竟像漩涡一样,挣扎着不愿跳进,却不禁的浮想联翩,彼兮知道自己慌乱的不只是表情,可能还有自己的心,为何舍不得破坏这样的安宁呢?将目光移开他的眼睛想要逃开,却发现,目光向下,那薄薄的唇形,完美精致的唇线,微微起伏的唇弓,无一不透出蛊惑人心的魅力,逃不开……

    平静的空气里,波涛暗涌。只是因为程宇峥的眼睛被某种情感遮蔽,不复清澈。暗香袭人,洗浴后的香味溜过鼻端,同出一辙的气息,却有着特殊的馨香,带着难以抗拒的蛊惑。

    是程宇峥主动的吧,当两唇相接时,柔软的触感只会让他想加深这个吻。揽住彼兮的纤腰,将她从座位上带起,紧锢在身前,略显微薄的身段紧贴着自己。她双眼迷茫的承受着乍来的激情,连气息都变得若有似无,程宇峥有点舍不得的离开,将双唇移到她的耳侧,气息微吐,声音显得沙哑却磁性的魅惑着她本就不是很强硬的神经。

    彼兮只觉得半边身子酥麻,他的声音丝丝缕缕的飘进耳里,心跳都快要消失,无措的想寻一个依附。红唇微启的她是被自己拥有的,程宇峥低笑,“跟着我的呼吸来,别紧张……把眼睛闭上……”

    一路从耳畔吻回嘴边,他在她的唇上反复蹂躏,舌尖撬开它紧闭的贝齿滑入,与她相嬉相戏。如此亲密的相触还是彼兮头一遭,大脑已经被程宇峥的唇舌逗弄的无法运转,只是配合着他的带领在感官世界里体会前所未有的玄妙。

    火热的吻无法控制的蔓延到颈上,甚至像是撕咬一般。他的手拉开了她的衣领,凉意未至,便已经被他的唇舌覆盖吞噬。措手不及的意乱情迷,彼兮的双手紧紧地抓着他腰间的睡衣,相抵的身体是同样的火热,颈间微痛,将她仅存的理智拉回。

    “不要……”彼兮气息不稳,头伏在程宇峥的肩头,他的动作一滞,头还埋在她的颈窝里急促地低喘着,“不要……”

    彼兮无助的一遍又一遍的说,深怕他下一个动作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挽救。

    暧昧的空气里两人的喘息声是那么的明显,彼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不想抵抗,反而依恋,这种情愫让她害怕,泪水滑落在他的颈边。微湿的感觉让程宇峥也清醒不少,轻抚着她的后背,像是想平息她的慌乱,自己的情动,“不会了……别哭……”

    呜咽声渐渐的变大,彼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觉得委屈。这个吻迷乱了彼兮所有的思维,只觉得必须要大哭一场。放在他腰间的手攥的更紧,长久以来渴盼的安全感在这个夜晚来的太快,以至于害怕就这么失去……

    程宇峥一手搁在她腰间,一手空出为她拭泪,是不是自己吓坏了她?苏彼兮像是要把长久以来的憋闷一次性的挥发出来,任由程宇峥轻拍。其实被她这么一哭,之前的种种绮丽也都消散了,程宇峥只能不停地道歉,换来的是她近似嚎啕的哭声,慢慢的哄她,程宇峥知道她在说什么,却听不真切。

    等到她哭着差不多了,程宇峥轻问:“回房间么?”

    看她点头,估计也没什么体力了,程宇峥弯腰将她横抱起,彼兮哭累得双眼不愿睁开,只是将头靠在他的胸口。

    走进客房,把彼兮放在床上,走到窗边将窗帘挡严,程宇峥坐在床边,知道她还没有睡着,拉过被子为她盖上,说:“我出去了,有事叫我。”

    彼兮没有睁眼,只是点头。程宇峥看她难过的样子,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怪自己太唐突了。又坐了几分钟,已经三四点钟了吧?明天白天还有会要开。程宇峥起身,把墙角的壁灯打开,又看了看陷在床里的彼兮,轻轻地关门离开。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彼兮睁开眼睛,酸涩的眼睛满是晶莹,将手放在嘴边,为什么不会抗拒,为什么会在他的面前渴望宣泄,为什么他在身边就会莫名其妙的心跳过快或过缓……刚刚的吻,是初吻呢,彼兮用被子捂住脸,可是为什么会有很熟悉的感觉?

    这个夜晚,不仅是苏彼兮一人纠结,程宇峥望着天花板,也不好过,残留的激情连带着后遗症让他烦乱,起身去冲凉水澡,然后回到床上,继续看天花板,看窗外,想楼下住着的那个女人……

    ·

    ·

    ·

    苏要收藏!~~~抢劫收藏!~~~过着给之~~~~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