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我的时光掌纹,你是赏赐,亦是惩罚  第五十八章 当灾难到来的时候

章节字数:3380  更新时间:10-04-17 0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十八章

    一年很快就过去,当彼兮结束了寒假,回到北京迎接大三下学期的春天时,一场非典在瞬间席卷了全国。北京的形势严峻,各大高校都被封闭,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国人民陷入恐慌,彼兮被禁在学校,其实也很害怕,尤其是前些日子学校不断有人因是疑似病例被送到医院去,确诊的不在少数,即使是医学院校,这个时候,也没有比其他高校好到哪里去。

    在这样的天灾面前,公共卫生学院的学生总是成为被临时抓来用的最佳人选,尤其是他们预防专业,与疾病防控直接挂钩,大灾大役面前他们就得硬着头皮往前冲!所以,封校的第五天,彼兮就穿上防护服,带上防护口罩的和同学们冲锋陷阵了,当然,这事儿不能跟她爸妈讲。因为北京的疫情在国内实属严重,每日的死亡人数直线上升,连到北京的飞机、火车都被停运了。北京像是一座孤城,彼兮的爸妈自然放心不下,每天早中晚都会打来电话,心里虽然恐慌的很,可是还是会笑着跟父母开玩笑,她身体一向不错,怎么可能就中招了呢?安抚他们的心,成为她每天必做的事情。

    相较于其他专业,预防专业的学生们毕竟以后都是要从事这个行业的,所以,对怎么保护自己也很清楚。彼兮每天逼迫自己喝板蓝根,该吃的饭一顿不落,增强体质是预防非典的重要方法,勤洗手,勤通风更是不在话下。在北京,彼兮并不认识什么人,陆嫣然去世之后,更是没有什么牵挂,夏小年天天在她身边,米彦毕业后去了解放军总院做了外科医生,因为最近确诊人数过多,医护人员严重缺乏,他又是新人,上手快,就被临时派去了积水潭医院的发热门诊,算是彼兮认识的一票人中位居最前线的一位了,她和夏小年每天都在关注米彦,深怕他也会被传染。

    有一次,半夜三更彼兮听到隐隐的哭声,竟是夏小年在睡梦中哭出了声音,彼兮使劲摇才把她摇醒,夏小年醒了之后抱着彼兮哭了出来,说她梦到米彦死在前线了,说他死的时候还穿着雪白的隔离服。安慰她半天才把她哄睡,可是彼兮却睡不着了,其实,她又何尝没有担心的人呢,听说疫情在东北并不是十分严重,可是她仍旧担心父母,还有,她担心程宇峥,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很健康,和她一样。

    迷迷糊糊的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了。走廊外面有嘈杂的声音,肖瑶在桌子旁哭,彼兮问她:“怎么了?外面这是干嘛?”

    窗外救护车的鸣叫声提示着彼兮什么,可是她有些不敢相信,“隔壁有人发烧,现在救护车往外带呢,她们全寝都被带去医院了。”

    “是谁发烧的?”隔壁寝室是医学技术系学影像的,彼兮和她们相处的也都不错。

    “不知道,我不敢开门,怎么办彼兮,万一把咱们也带走怎么办?”说着说着肖瑶又哭了起来。今天夏小年和邓雨划在一组,在校园喷撒消毒剂,寝室只有彼兮和肖瑶。

    “不会的,咱们好好在屋里呆着就行,别害怕。”与其说是在安慰肖瑶,倒不如说彼兮在安慰她自己,这些日子的恐慌感越来越强,彼兮很害怕,得上非典就离死不远了,原来死亡离她们如此之近,仅仅一墙之隔的人若是患上了非典,那么,她们也就危险了。

    走廊很快的平静下来,彼兮和肖瑶才舒了一口气,中午发盒饭的时候夏小年和邓雨才回来,把这件事跟她们讲了以后,四个人都很安静,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她们能不能逃过这一截,非典又能什么时候离去,这些对她们来说都是未知数,现在能做的只有更加小心谨慎。

    过了一周,隔壁的两个女孩儿因为在隔离观察期间没有异状所以被放了回来,但是其他两个却因确诊已经开始了治疗。彼兮每天都在为她们祈祷,希望她们能平安脱险。

    大批的医护人员献身前线,外地的疫情也很严重,临时调任已经不能满足临床的需求了,所以,各大医院向北京为数不多的这两所医类学校招50名实践能力强,专业过关的志愿者,以此填充医院的空缺。

    彼兮和夏小年都报了名,只有到这个时候,作为预防的学生才会感到他们的使命感,崇高的医德让那些医护人员愿意为了救人而牺牲自我,那么他们为什么就不可以,所以,出乎学校的预料,报名的人极多。

    因为大四和大五的学生大多数都在外地实习或在北京实习,因此,可供学校选择的学生现在主要集中在大三学生,其次是大四的学生中。彼兮因为专业对口,成绩突出,又和几家医院接触过,一下子就被挑了出来。最后被选出的50个人被分别派往各家医院,这件事情的效率极快,从有这个选人的消息起,到彼兮正式到岗,仅仅三天时间。

    彼兮被分去了北大第二附院,负责监察三个病床病人的体温测量和排痰排尿排便情况。在非典中,这个工作是最危险的,因为这些排出的物质都直接带有病菌,处置不当就会被传染,彼兮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定时定点的检测,按规定做好每个步骤。

    进入六月份,天开始变得燥热不堪,彼兮整个人装在隔离服里,浑身都湿透了,昨晚上是三天一次的轮休,彼兮有10个小时可以用来休息,可是不能离开医院,以免突发状况下抓不到人。在医院安排的宿舍里,彼兮看着自己的双脚已经被汗水沁的满是白色的脱皮,小腿水肿的厉害,用手一按就是一个坑,虽然这样,可是每天对她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她从没像现在一样对自己选择了预防而高兴骄傲。

    事情终究阴隐瞒不了家里,学校医院都和家里联系过,一开始彼兮还会害怕父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生气,因此犹豫了几日才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她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一直是父亲在跟她说,说因为自己的女儿而骄傲,连走路腰板都挺得直直的,他说,谁家的女儿有他的女儿出色呢?在国家和人民遇到困难的时候,作为一个学医的,冲到前面才是最最正确的选择。平时若是爸爸说这样的话,彼兮八成还会因为所谓的为了国家和人民甘愿奉献生命而笑爸爸太正经,可是真到这样的情况,爸爸说的每句话,听在彼兮的耳朵里,都是最深的支持和动力!泪水控制不住的滑落,她知道自己将自己至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因此父亲的话对她来讲更是安慰!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即使他们看不见,她还是不住的点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嗯嗯”的声音,爸爸说着说着声音也变得酸涩,怕影响女儿的情绪,他急忙说:“你妈这几天挺惦记你的,我就说不用,你也知道,这当妈的都惦记自己的孩子,你跟她说两句吧。”彼兮知道,自己没和他们商量就跑到前线,母亲应该是最不同意的,母爱无私却也自私,刚刚是父亲一直在对她说,她就知道,母亲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一定是在旁边哭。

    “妈。”电话好像递了过去,彼兮喊了一声,只听那边她妈妈使劲的抽噎了几下,才回答了一句:“嗯。”仅仅一个字,便满是压抑的痛哭声。

    “妈妈对不起……”彼兮再也控制不住的哭出声音,“妈,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你别担心我,我就是搞这个的,我知道怎么保护好我自己的,”电话那端彼兮妈妈也哭出了声来,一声一声的抽泣让彼兮更加难受,是谁说过,母亲的眼泪是对子女最大的惩罚。彼兮不停地安慰她:“妈你别哭,我肯定好好的活着,不会被传染上的,这次非典一结束,我马上回家,我一定完好的回家……妈……你别哭……”

    “妈,我是来救人的,能参与进来我真的感到很荣幸,这场仗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所以,你别伤心,我不会死!我答应你!妈妈……”

    彼兮妈妈努力控制住自己,“在那边,每天都正不正常吃饭?”

    开口的关心让彼兮更是觉得对妈妈来说,她这个当女儿的太不孝心,使劲的点头:“每天都吃的很好。”

    “每天有机会多晒晒太阳。”

    “什么对自己好就多吃点,记得多喝水。”

    “休息了就给妈发个信息,我和你爸都惦记你。”

    “太累了,就跟领导说,别自己硬撑着……”

    有太多的话,太多的嘱咐,妈妈努力地将每个字咬的很清,虽然因为哭泣而话不成句,可是每每母亲叮嘱一句,彼兮都连声答应,“恩,我知道了。”短短的一句话,即使反复的说着,她也知道,答应了妈妈,妈妈才能放心一些。

    电话打到最后,是彼兮爸爸接过去,“女儿啊,好好干,爸妈支持啊,别担心家里,爸妈永远做你后盾!”

    彼兮的坚强终于在父母面前消失,她失声痛哭,倾诉她积压了数月的情绪:“爸,我想你们!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我想回家!可是我真的不能走,那么多的人在我面前死了,我们要是都走了,那些还有生命的人怎么办……呜呜……爸……”

    “乖彼兮,不哭啊!……不哭……”安慰的话语过于凌乱,但是彼兮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父亲不曾有过的低泣声,和母亲的努力隐藏却怎么也藏不住的痛哭。

    撂下电话,彼兮倒在床上,感到精疲力竭,可是她自己清楚的知道,越到这个时候她越要挺住,因为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她的帮助,她穿上了这身白色的衣服,就必须负责到底。还有她的爸爸妈妈,他们以她为傲,她不能临阵脱逃,因此,必须坚强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