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我的时光掌纹,你是赏赐,亦是惩罚  第六十六章 回归

章节字数:2596  更新时间:10-04-22 2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十六章

    在过了几日,彼兮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各项指标也趋于正常,刘主任便把她转入普通病房,进行出院前的最后治疗很观察。

    彼兮情况的好转让程宇峥着实的开心,本想陪她到她出院为止,可是彼兮也知道因为自己他已经把公务积压的太多了,每天催他走,程宇峥知道她是为自己好,也没有拒绝,毕竟很多决策都在等着他,况且下个季度工作安排还没有安排下去,董事会已经开始不满了,所以自从彼兮转了病房,程宇峥便开始回到公司忙工作,晚上照顾她,虽然来回折腾很疲劳,可是日子却过得很舒心。

    彼兮出院的时候,得到了院领导的亲切关照和学校的高度重视,满是鲜花的病房竟让彼兮生出一种再世为人的感受。是啊,经过这次生死较量,她活了便是脱胎换骨,变得更加珍爱自己,更加为自己的专业而感到无上的荣耀。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份了。想一想都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刚开始非典的时候还是初春的三四月份,六月份去医院,现在便是金秋九月了。短短的半年时间竟让她像是历尽了沧桑,好像打了一场仗,她就是因为胜利了,才可以把一切看得风轻云淡,可以对曾经看重的事情转为平常心。就像是,看到学校大门外热烈欢迎她的条幅,不会有开心骄傲,确是感激生命的坚强,看到马副校长,也不会再有曾经试剂专利被占的耿耿于怀,好像世界清晰了很多,原来在历练中,她终究是长大了。

    回到学校,夏小年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抱着彼兮不放手,鼻涕眼泪都往她身上抹,也不管旁边是谁。

    自从上了大学,夏小年对彼兮的依赖是谁都想象不出的,作为唯一的一个朋友,夏小年关心她的一切,几乎是把她这么多年来对友情缺失的一切都还给了彼兮一个人。当米彦告诉夏小年彼兮情况的时候,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彼兮的身边,米彦使劲拦都拦不住,正想办法怎么把夏小年按稳住,便传来消息,程宇峥入院照顾,夏小年这才消停下来,毕竟她知道,这个时候程宇峥才是彼兮最需要的人,况且,在夏小年眼中,程宇峥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存在。

    能亲眼再见到自己,夏小年的激动是彼兮预想到的,只是她没有预想到自己也会哭的毫无形象。夏小年总是说彼兮对她有多好,给了她多少温暖,可是彼兮清楚地知道,其实,得到最多的是自己。夏小年对她的帮助,给过她的温暖是她无时无刻都能体会到的,无论是当初去上海那个最无助绝望的时候,还是因实验成果被占而愤慨委屈的时候,她都在一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帮她。朋友像是贴身的棉衣,或美或丑,或贵或贱,给自己的永远是最最温暖的热度,烧热了心,融化了哀伤。

    怕彼兮大病初愈身体吃不消,夏小年扶着彼兮回到宿舍,像是老妈子一样的帮她铺床,热毛巾,如同侍候瓷娃娃。自从进屋夏小年就忙东忙西,嘴里念念叨叨,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深怕因为自己聒噪再影响了彼兮休息,想说话又不敢多说,声音刻意说的又小又轻,彼兮躺在床上看着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亦控止不住笑意,这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彼兮想,自己的生命可以被父母的至情至爱包围着,可以被朋友的真心对待感动着,可以被心上人的倾心付出欢喜着,活着,真的很好!

    忙了一天,来看望的人很多,彼兮直到晚上才真真正正的静下来,打了电话给父母,自从病情好转,她就每天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打完电话,彼兮拿着手机想了想,不知道程宇峥是不是还在忙,正在犹豫的时候,只听夏小年的声音从脑后悠悠的传来,“快点打吧你,别过河拆桥啊!我们大哥不顾生死的陪着你,你也不慰问慰问?”声音是出其的戏谑,她知道他们之前的分手,能通过这次闹非典再走到一起,夏小年高兴着呢。

    “打过去说啥啊?”彼兮问。主要是,他们俩真的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原来每次在一起的时候还有程宇峥时不时的牵出个话题什么的,不会冷场可是她主动说,能说什么呢?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毕竟两个人从小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一个是经商,一个是搞疾病预防,根本没有什么能说的。

    “你一个非典,不仅把肺子烧了,把脑袋也烧了吧?你不会问问他今天忙不忙啊,吃饭了没呀,累不累呀,这些不都行么。”

    “我哪有那么恶俗啊?”彼兮白了他一眼,摁下拨出键。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程宇峥的声音:“怎么还没休息呢?”

    “就要休息了,寻思给你打个电话。”彼兮用手扣着被罩上米奇的大脸蛋,心里是翻开了花的甜蜜。

    “今天怎么样?”程宇峥心情也不错,忽然又问:“夏小年没哭倒在你身上?”

    彼兮笑着看了看在地上洗脚的夏小年说:“就快了,你怎么知道?”

    “米彦猜的,我转达。”

    “你在家呢?”彼兮问。

    “嗯。你也好了,我也该回家请罪了。”他笑了笑又说:“父亲巴不得我早死早超生,省的碍他眼,又给他丢脸,我妈倒是问问我怎么样,不过,我想她的兴趣不在我的身上。”

    “啊,那在谁身上?”彼兮刚听到他提他爸爸时的无奈语气,心里不禁懊恼,是不是她的存在又搞坏了他们父子的关系。

    “就是你呗,我妈好奇死了他儿子究竟是为了谁才愿意照顾人,听说是你,更是欣赏呢,说有印象。”

    “哦。”彼兮忽然就情绪不高了,程宇峥显然听了出来,“你怎么了?”

    “程宇峥,是不是因为我又和家里闹不愉快了?”彼兮道出心中的疑问,收到夏小年投来关切的目光,她摇摇头,示意她没事儿。

    “还好,你别担心,现在你就好好养着自己,什么都不用想,再说,我父亲在反对,只要我妈同意,他也没办法。”程宇峥故作轻松的说,其实事情完全不是她说的这样简单。

    “你怎么总是叫他父亲,多生疏啊。”感到自己好象逾越了,彼兮刚想再说点什么,只听程宇峥说:“叫不出来爸爸,对他。”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似乎牵出了一个禁忌一样,只有默不作声才能胜似有声。

    终于还是彼兮受不了相对无言,想起夏小年教的话,问:“吃过饭了吧?这两天累么?工作积压了那么多,别一气儿干完慢慢来。”

    程宇峥只是笑了笑:“要是董事会的人听到你这么说,估计会气死那些老头的。”

    “那就是很累了?”

    “有点。”

    还是没话!彼兮所幸也不说了,就像是较劲一样,等着程宇峥说话,索性程宇峥不负众望,说:“这几天好好在寝室呆着,过两天送你回家,你爸妈估计是着急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呢,那哪天走?”

    “等你胖点的,省的你爸妈心疼。”程宇峥说。

    “那你送我?开车?”彼兮怀疑,他不是很忙么?

    “是啊,我过两天休假,陪你回去。”

    “程宇峥,你快是我的保姆了。”彼兮终于还是笑了出来。

    程宇峥也笑了,没有搭腔,只是说:“累了一天了,好好睡觉吧。”

    彼兮又和他说了两句,才撂了电话。

    “这就要见家长了?”

    “哪有!”彼兮躺回床上,再不理夏小年的唠叨,只是心里开心的想,见见也好,让他爸把把关。

    关机睡觉,一夜好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