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5章 仇人相见

章节字数:2689  更新时间:09-11-29 1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冲出房门没多久,元申渐渐平静下来。

    他有些微的后悔,长这么大,他从未对人说过如此刻薄的话语,更何况是对一个女人。从小,母亲就教育他,女孩子是柔弱的,是需要呵护、疼惜与尊重的。在他看来,女人虽然有些小心眼,有些婆妈有些霸道,但总的来说是可爱的,是需要被保护的。可朱子乔这个女人彻底颠覆了他从小到大对女人的认知。原来女人可以这么强悍、粗鲁、刻薄、吝啬、贪钱……使他保持多年的良好绅士风度在一瞬间破功。他必须搬走,哪怕是向朋友借钱,他怕再对着这个女人不知还会做出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来。

    他不禁回想起堂姐在电话里说的话“你就和她合租吧,子乔她很不容易,她很需要合租人。相处一段时间你会发现她是一个很好的人,你们一定会相处愉快的”他当时怎么就相信了堂姐的话呢?如果她也算很好的人,世上就没有糟糕的人了。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他的晚餐怎么解决呢,他出来的时候可是分文未带啊。

    ……肚子好饿……

    子乔被元申骂的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过一会,她苦笑一下,心想‘他平时一定是受足我的气,所以才会说得这么过分吧!’

    她知道他很生气,也知道自己很过分。可是,对不起。现在的她,只要是能赚钱和省钱的地方,她都不会放过。如果不是他要回来吃,晚饭她都会省了,方便面既好吃,又能填饱肚子而且很便宜。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十万块、十万块。元申有一句话是骂对了,她确实一天到晚都是钱钱钱,可尽管如此,对于那十万块,她无可奈何,无计可施,求助无门可偏又不能放弃。这十万块犹如一团熊熊烈火在煎熬着她,她无法解决,又无法逃开,痛苦至极。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想尽办法的赚钱,再想尽办法的省钱。

    可是,“贪心、寒酸、吝啬、抠门至变态的钱奴”?这么骂她,着实让她伤心。

    难道在别人眼里,她真的是这种人吗?

    晚饭子乔胡乱吃了几口,便赶着去酒吧。

    子乔工作的酒吧在城中档次算上的。这里有暧昧的灯光,疯狂的音乐;媚眼眼如丝的女人和别有用心的男人;有把酒言欢的得意人,也有借酒消愁的失意人;有静静喝酒的人,有大声喧哗的人,甚至还有不法的交易人出售那种小小的却价钱昂贵的药丸。

    这时,进来一对衣着光鲜的时髦男女。子乔一眼便瞧出这是一只肥羊,即刻笑容满面地迎上去,对那位表情阴冷的男人说:“先生,需要包厢吗?”

    这位宛如一座冰山的男人瞟了子乔一眼,冷冷地眼中精光一现,嘴角扯出一丝嘲弄,冷酷的笑容。

    是她的错觉吗?他那种神情仿佛发现了好玩的猎物般。

    冰山先生身边装扮入时,五官标致的女人说:“永昌,去包厢吧,外面好吵哦!

    子乔笑得更甜,真是太棒了!在如此娇滴滴的美人面前,男人可是大方异常哪!

    子乔安排他们在最贵的包厢坐下后,便问:“先生,小姐,需要什么呢?”她递上价目单,冰山男接过,想也不想变点了全场最贵的酒。子乔心花怒放,马上去取酒。她端着酒盘来到包厢门口,习惯性地敲两下门,然后推门而入……

    她被包厢中的情形吓到,一时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对男女正在热情缠绵地接吻,等子乔反应过来想退出时,为时已晚。

    冰山男人首先看到她。他瞪住她,冷冷道:“为什么不敲门?”

    她被他瞧的全身发冷,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敲……敲了门的”

    冰山男人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可我没听见,你是否应该等我的回应再进来?你们的服务差劲,服务生毫无素质,真让人扫兴!”说完站起来对身边的美女说:“我们走吧。”

    子乔慌了,这么个大客户走了,老板会把她开除不可。她现在这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的。她放下手中托盘,拦在他前面,恳求道:“请不要生气,先生。一切都是我的错,请原谅我。不要走,我向你道歉。”

    可他眼角都没瞟她,对还在沙发上的美女冷冷喝道:“还不走吗?”

    美女立即弹起。她似乎怪子乔破坏他们的气氛,狠狠地瞪住她说:“你们酒吧是怎么请人的,快叫你们经理来,我要投诉啦!真是倒霉,怎么偏偏来了这种地方。”

    子乔当然不会叫经理来。好在音乐很大声,包厢里的状况外面并没有发觉。她一定要在事情闹大之前把它压下去。真是的,这对男女怎么这么难搞,难道全都是她的错吗?

    但她只能低声下气地赔罪:“对不起,小姐。是我的错,是我一时大意,请你们留下来,你们就这么走了老板会炒了我的。”

    男人冷哼一声“你这种人啊,就必须得到教训。”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美女白她一眼也跟是去。

    真是的,为什么人人都要教训她,李元申是,这位冰山男也是。

    子乔急了,想也没想就跑过去,一把拉住他,气急败坏地说:“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道歉呢?你就这么了不起吗?我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吗?我这么低声下气的赔罪,你就不能原谅我吗?你根本就不了解这份工作对我有多么重要。先生,只要你能留下,要我怎么赔罪都可以。先生,这样都不行吗?”

    她惶恐、焦急,六神无主。这一切都写在她脸是了吧!她清楚地看到他冷酷眼神中的轻蔑,和嘴角随即浮出的傲慢的,得意的冷笑。他问:“什么方法都可以吗?”

    子乔仿佛看到一线曙光,连忙说:“是的,先生。什么方法都可以!”

    “那么……”他指着她刚端进来的酒“喝了它,我就留下。”

    子乔脸上血色退尽,不置信地问:“一整瓶?”

    他眼中闪着嘲弄的光芒,双手在胸前环抱,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对,一整瓶。”

    子乔仿佛陷入无止境的黑暗中,看不到光明。一整瓶的洋酒,一定喝死她。世上竟有如此恶劣的男人,冷酷、无情、狭隘、残忍,变态。她就象一只被他耍着玩的猴子。可是,她别无选择,要么拼一拼喝下这瓶酒,要么面临被开除的危机。

    她把心一横,豁出去了。

    她狠狠地瞪他一眼,如果眼神能杀人,他早已被她刺死千万次。

    她已一种悲壮的心情拿起这瓶酒,便往喉咙里倒。只觉一种辛辣的液体由喉咙处经食道到达胃里,所到之处,缓缓发热。她极力忽略这种感觉,拼命地把酒往里灌。当一瓶酒下肚时,她如坠云雾里,双脚发软,脑袋发晕,肠胃犹如一把火在灼烧,难受的想立即死去。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却不忘说:“我喝完了,你不能走。”

    只听的他哼的一声冷笑:“啧啧,不就是份工作吗?有必要这么拼命吗?……你忘了我了吧!真遗憾,我可是记得你了。你上次看戏看得这么爽,怎么都得付出点代价吧!上次在咖啡馆里,你可是很嚣张啊!今天总算让我出了一口气!”

    子乔努力集中意识,仔细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犹如寒冰一般的眼神,嘴角上傲慢冷酷的笑容。是的,是很眼熟啊,在哪里见过呢?咖啡馆?她努力搜索着记忆……啊!想起来了,在和惠明相约的咖啡馆。就在那里,惠明和她说去北京。在惠明来之前,她幸灾乐祸地看了一出戏,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泼一身的咖啡,而那个出糗的男人正是眼前的冰山男。

    原来如此,打从第一眼他便认出了她。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而她犹如一只惊慌失措的猎物一步步掉入他的陷阱。他看着她恐慌,焦急,乞求,痛苦,享受着报复的快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