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短兵相接时

章节字数:2054  更新时间:09-12-22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望着他们,龚破夭更加充满信心,只要坚持到天黑,他们就可以趁着夜色顺利撤出。

    湘北的初秋,本来是十分迷人的。八月的洞庭湖,也是湖水平平、涟漪圈圈的,望着唱晚的渔舟,不想诗意一下都很难。但这种日子,已经成为记忆。此时的每一缕风,仿佛都充满了血腥。

    一连的阵地呈V字形,两端靠近河岸,在日军的火力之下已难以据守。龚破夭及时调整了火力的部署,将重机枪集中到V字的底部,全力扫射上岸的日军。

    日军的炮火虽然猛烈,但一连的阵地筑得十分牢固。日军的多次冲锋,都被击退。

    天色将晚,日军的炮火突然停了下来,步兵也停止了过河。

    汨罗河两岸,一片静。

    但静得怪怪的,龚破夭还感到了一种阴森。

    这种阴森来自他的推测,他相信日军不会这么轻易停止进攻,而是在作兵力调整。

    一场恶战在即。

    趁着这空暇,龚破夭走到一个个战士身边,轻轻地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几句鼓励的话。

    当他走到十班长郭振芝身边时,一阵酒香扑入他的鼻子。

    禁不住对郭振芝道:“郭班长,有好酒也不拿出来分享分享?”

    郭振芝晃了晃行军壶,嘿嘿笑道:“还说,我才喝到一口,就空了。”

    “大家都喝了,就漏了我的,当我是与酒无缘的人?”龚破夭故作生气地道。

    “我哪里敢?谁不知道连长是海量的人啊?我只怕这一壶酒,让连长喝得不过瘾。”郭振芝实话实说。

    “哼,回去罚你给我弄十壶酒来。”龚破夭道。

    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袖,龚破夭回头,刘树棠正冲着他笑,笑意里分明含着一些话。

    龚破夭马上就道:“刘排长,笑什么呢?笑得这么奸,有酒就赶快拿出来。”

    刘树棠也是个直汉子,藏不住东西。龚破夭一说,他便乖乖地从背后拿出行军壶来交给了龚破夭。龚破夭接过行军壶,感到挺沉的,看来是满满的一壶好酒,不由得扭开盖子,举了起来,然后高声道:“弟兄们,这酒预祝我们阻击胜利,我先喝了。”

    说罢,一昂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

    将酒壶交给刘树棠,龚破天道:“每人都喝一口。”

    刘树棠喝了一口,便将酒壶传开去,每人都乐滋滋地喝了一口。

    刚喝罢酒,日军的炮火就响了。

    众人马上各就各位、严阵以待。

    龚破夭回到自己的机枪前,往河中一望,只见几队日军又涉河而来。

    “弟兄们,等他们走近点再打。”龚破夭下令。

    “是。”

    众人都高声地答道,声音穿过轰隆的炮声。

    他们的战壕距离河岸比较远一些,有三四百米的样子。

    日军过河并没有受到阻击,冲得便快。一上岸,就立马呱呱叫着,想来个先声夺人。

    龚破夭这边却静。

    但一双双目光,却喷火般射着越冲越近的小日本。

    两百米。

    一百米可以看到刺刀闪闪的寒光。

    五十米。那一张张禽兽一样的脸孔,充满着杀气。

    “奶奶的,给我打!狠狠地打!”

    龚破夭一声怒吼,一挺挺机枪就象万马齐奔,“哒哒哒”地喷吐出枪林弹雨。

    枪声一响,前面的日军倒了一地。后面的则马上扑倒地上,进行反击。

    沙滩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当作掩体的。

    四排密集的机枪弹雨,便将日军压得抬不起头来。

    天已暗。

    龚破夭盘算着将他们击退,就可以撤出阵地了。

    一些日军,也正翻滚着往后退。

    有的爬起身想跑,身子还没站直,一串子弹就将其拦腰扫断。

    龚破夭瞧了一眼,就知道那是没有经验的新兵。只是天已暗,看不清他们稚嫩的脸蛋罢了。

    没有心软。

    龚破夭一点都没有心软,因为他知道新兵也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老兵。上了战场,就是敌人。何况这些小日本都是侵略者!

    当他正瞄着伏在地上的日军要点射时,突然从左边传来了郭振芝的声音:“小日本进战壕了,神枪手上刺刀跟我上。”

    心下一颤,龚破夭便明白,日军从左右两旁摸上来了。

    果然,左边郭振芝的声音刚落,右边的刘树棠也喊了起来:“上刺刀跟他们干。”

    战壕狭窄,并非拼刺刀的好地方。

    往哪边去呢?

    龚破夭略一思索,即刻朝刘树棠那边飞奔过去。

    在他的印象中,郭振芝这边的战斗力要强一些,几个神枪手都是格斗好手。

    飞身奔到刘树棠这边,龚破夭便看到,刘树棠和几个战士已经跳上战壕,与十几个日军展开了肉搏战。

    几乎是三对一。

    “扑”的一声,刘树棠的手臂就被一个高个子日军刺中了。

    眼看另外两个日军的刺刀就要刺入刘树棠的胸膛,龚破夭出手了——

    两支袖箭闪电般射出,一支刺入一个日军的喉咙,一支刺入另一个日军的心口。

    “啊啊”两声,两个日军仰身倒地。

    刘树棠也乘机往后退了几步。

    高个子日军正要乘胜追击,致刘树棠于死地,龚破夭却飞身到了。高个子日军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感到喉咙“咔嚓”一声响,喉骨就被龚破夭的铁指捏得粉碎。

    连“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高个子日军便瞪着恐怖的双眼,去见了阎罗王。

    刘树棠正要对龚破夭说声多谢,他却身子一闪,又飘入敌阵,眨眼之间便听到日军连声的惨叫——

    一名日军的胳臂被硬生生地折断,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一名上士的头从正面被扭到了反面,颓然倒地之后,已是身贴地,脸朝天。

    一名中佐的头颅飞上了半空,身子还没有倒下,龚破夭的手里却握着中佐的军刀。

    太神了,这精武功夫的空手夺白刃。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刘树棠怎么也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了得的功夫。

    见连长如此出神,所向无敌,其他几个战士也勇气倍争,独对三个日军也毫不畏惧,拼得有章有法,渐渐就占了上风。

    挥舞着军刀,龚破夭更是如入无人之境,刀光所到之处都传出日军的鬼叫狼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