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五九章 尽诛阴阳虎

章节字数:2601  更新时间:10-08-15 1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农峻这头紧张,龚破夭那边也不轻松。

    当龚破夭流星一般划入北宫的巷子时,龙虎和凤虎就像见到羊入虎口,二话不说,一左一右就朝龚破夭弹射了过来。

    八卦村的迷魂阵早已将他俩搞得怒火中烧,有火没处发。这下龚破夭一到,他俩连看都没看清是谁,人就已经弹射到龚破夭身前,并迅速地前后夹着他。

    当看清是龚破夭时——

    龙虎呆了一下。

    凤虎也犹豫了一下。

    但立马,他俩就马死落地行,硬着头皮上了。

    四只虎爪对着龚破夭或抓、或爪、或擒,恨不得将他撕成八大块。

    可是,却连根头发都没拈到。

    不知什么时候,龚破夭已闪到龙虎的身后,一脚蹬在他的屁股上。

    龙虎一下子被蹬飞,一头撞在迎面而来的凤虎身上。凤虎的身子晃了几下,竟然化解了强大的冲力,一步都没往后退。

    “嗯,还有点功底。”龚破夭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凤虎一听就上火了,一下子拉开龙虎,目光冷森森地射着龚破夭:“看你嘴上也没几根毛,说起话来倒不知天高地厚。”

    “不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应该是你既不是天,又不是地。”龚破夭笑说。

    凤虎一愣:“那你说我是什么?”

    看了凤虎一眼,龚破夭方道:“论年纪嘛,你应该可以抱孙子了,也是知天命之年。可惜啊可惜,你根本就不知天在哪,命在哪,跟在小日本的屁股后面当狗,还以为自己得道升天了。”

    “你——”凤虎本以嘲人见长,眼下却被龚破夭噎得说不出话来。

    “嘲弟,别跟他啰嗦,先收拾了他再说。”龙虎狠狠地道。他排在沪中八虎之首,功夫本也是一顶一的,却先被龚破夭一脚蹬了屁股,大失了面子。

    “收拾我的人恐怕还没出生。你俩老加起来也一百多岁了,一块进棺材也不亏了。而且,一块在棺材里天长地久,也是你们兄弟俩的缘份啊。”龚破夭的话虽说得平淡,却句句像刀,一刀一刀地砍入他俩的心。

    果然,两人受不了了。

    哼哼了几声,就朝龚破夭扑了过来。

    龚破夭微微一笑:“卓宾,让龙虎尝尝你的八极拳。”

    龙虎、凤虎却以为龚破夭在使诈,并不理会,继续往前扑。

    但刚扑了两步,他俩就感到了脑后射来一股阴风,赶紧一缩身子。

    还算缩得快,赵卓宾的双拳只擦了一下他们的头皮。

    龙虎、凤虎的反应也极快,一边缩身子的时候,一边就双掌往后推出。

    却推出了孙玉国的一声“嘿嘿”。

    “嘿嘿”声极平常,却听得两怪头皮直发麻,仿佛被一把大刀架住了后脖子。欲缩回双掌,可哪里还缩得回?

    孙玉国的双掌就像糖粘豆一样,将他俩的四只掌粘在了一起。

    怪。龙虎心道。

    怪。凤虎心下也诧异。

    他们推出的双掌,并没有感觉到孙玉国的双掌如何动了呀,怎么就将他们的四只掌粘到了一块呢?

    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孙玉国的双掌奇快,快到他们连感觉都没有的地步。

    不容多想,龙虎、凤虎赶紧运气。

    气却空。

    空到无。

    无到一种虚渺。

    就是说,他俩连气都吸起来了。

    如同身处太空的真空地带,刹时之间,龙虎、凤虎就感到身子朝无尽的虚空飘去,飘入一种无限的绝望与恐怖。

    怎么会这样呢?

    这到底是什么邪功?

    龙虎、凤虎倒着头,眼白直朝孙玉国翻着。

    “我这叫大成拳。”孙玉国从容地道。

    两怪似懂非懂。

    “不用懂了,像你们这种猪狗不如的人,还用懂什么呢?”孙玉国的“呢”字刚出口,只见他双臂突然一胀,一股劲气猛烈地射入两怪的掌心。

    “啊啊”地惨叫两声。

    龙虎先是听到自己脊梁骨断裂的声音,继而就听到凤虎大腿骨破裂的声响。

    已经绕到他们身前的赵卓宾,也不失时机地在他俩的头上各砸了一拳。

    听到自己脑骨碎裂的声音,应该是龙虎和凤虎最后的感觉。

    踏了一脚倒在地上的龙虎,赵卓宾便问龚破夭:“老大,咋弄他们?”

    “挂到南门上去。”龚破夭答道,然后身子突地飞起:“我去看看他们。”

    “嗯,老大只管去,这由我和玉国来弄。”赵卓宾望着龚破夭的背影说。

    刘农峻的心却紧张得不得了。

    他的手一次又一次地拔出盒子炮,却又一次一次地插回腰间。

    眼看冈本手下的特工越来越逼近,他真拿不定主意。

    是开枪示警?

    还是不开?

    这问题好像比哈姆雷特的“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还要严重。

    哈姆雷特的是个人问题。

    要生由生,要死则死,都可由自己决定。

    他刘农峻的问题却关系到一帮兄弟。

    开枪示警,无疑是最快捷的。

    但这就可能打破了龚破夭原定的计划。

    若不开枪示警,各位兄弟面临的就是被偷袭的危险。

    怎么办?

    他握枪的手,已握出了汗。

    到了东宫,龚破夭就感到了一种热闹。

    李绍嘉、万全策、陈节正和马虎、神虎打成一团。

    马虎和神虎就像疯了一样,气势逼人,将李绍嘉他们逼得团团转。

    难道马虎、神虎的功夫还在其他虎之上?

    不可能。

    龚破夭再一细看,便发现他布下的迷魂阵已被马虎、神虎破解。也就是说,马虎和神虎的内功已得到恢复。

    陈节的擒拿手打在马虎手上,就没有发出“叮当”的响声,只是“噗噗”的响。很显然,马虎已气贯双臂双手,能化陈节擒拿手的钢硬。

    龚破夭便喊道:“嘉嘉往左出拳。”

    李绍嘉左拳一冲,“嗵”的一声,就打在马虎的肋下。

    “嘿,老大,顶用哦。”李绍嘉高兴地道。

    龚破夭没答他的话,继续喊:“节节指插马虎的腋窝。”

    陈节依言直插,“嗤”的一声,食指和中指竟然插入了马虎的腋窝。而马虎的虎爪也到了他的面门,爪尖都触到他的脸了。但陈节感到,马虎的爪尖只沁出一股无力的余劲。

    无疑,还是他陈节快了一步。

    “全策,给神虎一虎腿。”龚破夭对万全策喊道。

    万全策依言一脚踢出,正中神虎的下阴。

    神虎立马弯下了身子。

    不用龚破夭再喊,万全策的虎拳已砸在神虎的后脑上。

    仿若猛雷一击,神虎闷哼一声,立马倒地气绝。

    马虎却未倒。

    但李绍嘉的身子一跃,鹰爪一下就将他的喉咙捏碎了。

    “将他们挂到南门。”龚破夭急急道罢,又急急地赶向西宫。

    马虎和神虎已恢复内功,西宫的黑白两虎肯定也恢复了。

    这就是龚破夭心急的缘故。

    然而,当他飞到西宫的墙头时,却见彭壁生他们都站着,身前则是倒在地上的黑虎和白虎。

    “怎么了?”龚破夭问。

    “不知道,我们到的时候,他们互相咬着对方的脖子死掉了。”彭壁生答道。

    怪。

    龚破夭也感到怪了。他借着八卦村的天然八卦,再以内功在巷子里东击一掌,西发一掌,或将气聚成墙,或将气形成雾,以此达到迷魂的目的。因为他很清楚,沪中八虎欲心气相通,必定要以星座来定位,而他以内功形成的气雾仿若炫目的七彩虹,可迷惑他们的目光,令他们看着自己的星座也似是而非,拿不定主意。他们之所以迷魂,失去内功,原理很简单,就是气墙与气雾连成一体,就像一座气罩将他们罩住,他们所处的空间便形同真空。而要达到这种效果,自然多得了八卦村的八卦之形……

    但黑白两虎怎么会相咬而死呢?

    龚破夭想想:当是黑白两虎强行运气,走火入魔了。

    “老大,咋弄?”彭壁生抬头问道。

    “由他去吧,咱们撤。”龚破夭下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