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一 染血的十字路口  第8章 第一个案件结束篇!!!

章节字数:3251  更新时间:09-12-14 1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八章

    早晨。

    申水伊站在窗边,望着满是乌云的天空沉默不语。

    “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奇岚一只手上抓着黑色风衣,另一只手整理头发。

    “小贤呢?”申水伊回头问。

    “正在拿包和笔记本……一会就来。”奇岚穿上风衣,双手插进口袋。

    “……”申水伊无言的看着奇岚和她的头发奋斗。这时,具贤急急忙忙的从楼上下来,道歉道:“不好意思……可以了。”

    “不急,”申水伊微笑,“慢慢来,我会等你的……”

    “好……”傻笑ing……

    “走吧!”申水伊转头,正色。看了看还在镜子前奋斗的某人,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她的衣领,走人。

    “啊~~等等,我的形象啊——最起码,让我把头发弄好啊……”

    警察局。

    “久等了。”申水伊进了一间会议室后对坐在里面的人说。

    “你,真的已经解决这起案件了?”坐在会议桌最前方的中年男人严肃的说。

    “是的。而且我还有证据。”申水伊走到他前面。

    “你要知道,这是警方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也轮不到你来管。但是,我欠你人情,所以……”男人高傲的说。

    “我知道,真是谢谢您了,高云飞警官。”申水伊不卑不亢,转身,“岚,你去请会客室里的人过来吧。”

    奇岚点了点头就出去了。三分钟后,奇岚回来了,后面跟着几个被害人的家属。

    “大家都到齐了,今天就由我来为大家解开这个死亡十字路之谜。”申水伊打开投影仪,播放着被害人死亡时的照片。

    “看到这些照片,大家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申水伊依次放完照片后问。可是被害人的亲属都是缄默不语,扭头看向别处。

    “原来如此!好得很!”申水伊把手上的照片摔在桌子上,怒视扭头的人,“这是你们女儿留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一点信息,你们竟然能无视?!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为人父、为人母的自觉?”

    “你说话还真是搞笑!”萧夫人发飙,“正因为是自己的孩子,正因为是她们在这世界的最后一刻,为人父、为人母才不忍心看。”

    “所以宁愿让最后一点信息消失?让她们最后的话语随风流逝?”申水伊反驳,“只是因为你们曾经让她们孤独活着最后孤独离开而产生了愧疚感?”冷笑……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只是静静的看着申水伊。

    “我没时间也没兴趣在这跟你们耗,接着看照片吧。”申水伊指着死者的照片对大家说。“请看,这是几名被害者死状,但是,她们的姿势,”申水伊指了指腿和手,“她们的腿都是向胸前尽力弯曲的,你们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因为太痛?”具贤在一群认真思考的人中抬头,举手。

    “不是,”申水伊轻轻的摇摇头,“一般人类会选择抱住自己身体的某部分是有一定原因的,像这种中毒后死亡而选择抱住双腿的举止,说明疼痛的地方应该是在腿部……但是,法医检查的结果是腿部没有中毒的伤口、迹象。”

    “是死亡讯息?是告诉我们有关凶手的什么讯息吗?”高云飞盯着申水伊。

    “是啊,凶手……”申水伊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转头望着窗外越来越厚重的乌云。

    “接着说啊,我们又不是警察、侦探,这种事跟我们……”萧夫人没有说下去,顿了顿,接着说,“我们要的是结果!”

    “……”申水伊眼神犀利的看着萧夫人,咬了咬唇,接着说,“这个问题我只是想引导你们了解接下来的事,这个谜题还得等到最后。我让你们把死者的衣物带来,带了吗?”

    “喏,幸好我们没有烧了,”林依的妈妈把装着死者衣服、鞋子的密封袋递给伸手的奇岚,“要这个干嘛?”

    “这也是解决案件必不可少的物证。”奇岚把衣物放在会议桌上,申水伊的面前。

    “现在我就告诉大家这件案件的真相!”申水伊低下头,没有人看清他的表情。在静谧紧张、低气压的三十秒后,申水伊抬头,沉重的说,“她们……是自杀的!”

    自杀的……她们是自杀的……她们是自杀的……她们是自杀的……这句话像巨石投进了深渊,激起了千层涟漪,万层浪。

    “怎么可能?!你有什么证据?”几位死者的家属都激动的站了起来,萧夫人首先开口,“如果你们没有证据,信口雌黄,我就要告你们警局,‘无能警局枉顾人命’!”

    “对啊,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我女儿很乖……”

    会议室一时“热闹”了起来,讨论声一片。

    “老大,你是不是弄错了?应该不可能啊……毒性快,不可能自己下毒的,我们明明都没有看见……”具贤走到申水伊身边,靠近他咬耳朵。

    申水伊对具贤露出个自信的笑容,然后双手同时拍在桌子上造成巨大响声,原本吵闹的会议室突然间安静了下来。申水伊满意的看着自己动作引起的后果,说:“我有证据!”一句话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我叫你们把死者的衣服、鞋子拿来,证据就在里面。”申水伊动手打开密封袋,把衣物拿出来,“她们中的是海蜂水母的毒,因为毒发速度很快,所以她们不可能事先中毒再到十字路被摄像机拍,一定是在十字路口中毒的,但是到底毒是怎么中的?放毒的容器又在哪?”申水伊语速变快,可见他很激动,“我一直想不通,直到看到摄像机拍到的画面,终于……毒在这!”申水伊举起死者的鞋子,指着鞋的侧面,大家都凑过去看,发现在鞋底有个小洞,在里面的是一根针。

    “……你,快点送去化验!”高云飞拽过鞋子,递给身边的小警察对他说。小警察连忙拿着鞋子就跑。真不想去啊~~想留下来听~~~这么精彩的故事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现场听了……

    “这就是我刚开始要你们看录像的原因,”申水伊接着说,“我是看到她们诡异的姿势才想到自杀的可能……”

    “哪里诡异了……”具贤小声的嘟囔。

    “现在要了解是她们是哪里中毒的……其实……是在舌头下面。”申水伊当没听见,“因为那里凹凸不平,一个针孔是看不出来的,所以,一直不知道中毒的地方。”

    “不可能……也可能是凶手把针……”萧夫人显然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

    “……没什么不可能!因为摄像机拍摄到,没有任何人接近过死者。”申水伊语气没有起伏的说。

    “那,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自杀吗?”高云飞皱着眉头问。

    “知道……你应该也发现,死者都是单亲家庭,”申水伊由上而下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高云飞,“这只是背景,而我拜访过她们,死者的父或母都是大忙人,平时都见不到人影,死者缺乏应有的关爱……比较孤僻……”

    “我女儿又不孤僻……”萧夫人打断。

    “但是,你没发现你女儿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吗?”申水伊厌恶的说,“顺便告诉你好了,你女儿经常做类似暴力倾向的事,我想,她房间的毛绒熊是你送的吧?可惜啊~~有多次撕扯的痕迹……比方说,脑袋掉了……胳膊卸了……虽然用针线缝回去了……”

    “继续。”申水伊始终没有看深受打击的萧夫人一眼,“我调查过,她们经常上名为‘非常主流’的网站(我瞎想的,雷同纯属巧合!),这个网站是非主流的聚集地。非主流在国外原为穿衣的风格等……但是到了中国就完全变质了。他们颓废、自甘堕落、思想偏激……估计是接触了这样的思想才使死者内心原本就突出的矛盾激化,现实与网络的结合导致悲剧的发生……明明是很年轻、很鲜活的生命,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选择这种不归路……”厚重的乌云终于承受不住,洒下了晶莹的雨滴。申水伊望着瓢泼的大雨,沉默不语。

    “……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们是自杀的吗?”高云飞若有所思地说。

    “最初就怀疑了。从她们的死亡姿势开始,我就怀疑,直到……知道小芹是洁癖,我才肯定了我的想法。”申水伊如实回答。

    “噢?为什么?”不解。

    “嘿嘿……现在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啊,而小芹在中、午、却穿成那样耶~全黑!武装的太过火了。所以我估计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会接触‘脏东西’,所以才……”申水伊有点恢复成玩世不恭态度的迹象……

    “……”高云飞对这个认识了很久的人依旧很无语!

    具贤在一旁看着申水伊和高云飞互动,很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具贤~~回家啦~~”申水伊一把搂过具贤,笑眯眯的对具贤说,“小贤~~我今天表现好吗?”

    “嗯……好……”具贤将呆愣进行到底……

    “那我今天要吃红烧蹄膀、清蒸鱼、香酥鸡……你请客!”申水伊在说出一大串菜名后得出结论。

    “啊……咦?!”为什么又是我?!

    “反应迟钝只能被人宰!”奇岚点点头,在心里说,一定不能混到小贤那种程度。“啊,我还要吃牛排……”奇岚边追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两人边喊。能宰不宰是白痴!

    “……”高云飞看着离开的三人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未来~还很长呢……

    好吧,这章我竟然写超过2000字了~~太佩服我自己了!

    谢谢看我书的大大们~~我会努力写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