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木之悲歌  第五章 家

章节字数:3628  更新时间:09-12-04 2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属于走读生的秦镜住在西三区北部,距馥城学园约二十五分钟的脚程,搭晶能车也十分便利。

    只是平时她总爱与顺路的乔巧一起走,在散步的同时也省了那笔路费。

    但今儿个为了早点赶回去,秦镜破天荒地出了校门便找了辆小型晶能车,以三十文铜币的代价在五分钟内回到了北环区。

    推开北环路一百八十五号的缕花铁门,眼前的三层小楼便是秦镜一个月前搬来的新家。

    楼前的不大庭院里俱是绿意。

    刚吐出花蕾的新种葡萄挥舞着蔓藤爬满了高度刚过成年人头顶的支架,并不特别整齐的鹅卵石小径旁是碧茎白萼的旱水仙。

    已收过一季的改良双季草莓舒着肥大的茎叶蔓延在葡萄架下,而有着洁白外观的欧式小楼的浅绿百叶窗前,一株米许高的名品玫瑰紫晶红的花朵开得正艳。

    以随身带着的钥匙开了门,秦镜长长吐了口气--还好还好,妈妈还没回来,爸爸好像也出去了--平时里常觉得只有自己与妹妹两个人在家太静,可现在……

    看了看锦盒中仍有呼吸的小动物,放下心来的她立刻钻到了一楼的厨房里:鲜牛奶到底在哪个食品柜……

    啊,找到了。

    她伸手去拿柜中的二百五十毫升装纸盒。

    耳边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镜儿,你在干什么?”

    “爸爸!”大为意外的现行犯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就把牛奶给摔到了地上。

    匆匆站起来,额角却撞到柜子上,几乎没把放在柜顶的锦盒给震得翻过来。

    “镜儿,你不要紧吧?”本端着空茶杯到厨房里准备加杯开水的清逸男子被自己的宝贝女儿吓了一跳。急急拉过正自揉着额头雪雪呼痛的小冒失鬼仔细看了看方自放下心来,“还好,只是有点红,待会儿擦点药就没事了。不过镜儿你怎么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以后一定要小心些。嗯--?”

    以他的角度,很轻松地就看到了食品柜上的锦盒。

    看着正以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秦镜,有着俊逸五官的男子无奈地摇摇头,“我们搬家过来的时候,你妈妈应该有交待过你吧,不要再随随便便又捡一些动物养在家里!”

    “可是爸爸,它好可怜!如果不救它的话,它就会死了呀—”既然已被发现,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秦镜捧着盒子放到父亲大人面前,“爸爸,你看该怎么救它才好?”

    望之比实际年龄三十五岁要年轻得多、与秦镜有着相当酷似轮廊的著名青年园艺家秦子群先生在心里叹了口气,心知又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拉下了水。仔细再看看盒中奄奄一息的小动物,他面色却变了:“这不是刚出生的幻兽么?镜儿你从那里弄来的?”

    “捡来的呀!”秦镜被父亲的犀利眼光吓了一跳,眼睛一转,马上给他戴了顶高帽子,“爸爸你好厉害,连这么少见的东西都认得!——爸爸以前见过吗?”

    良久,却没见父亲回答。惊讶的抬头看时,却看见父亲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奇怪表情,整个人竟似呆住了。只有手中紧握有着竹叶图案的天青色瓷器在袅袅冒着热气。

    “爸爸?”

    “啊——”浑身微微一震,秦子群已回过神来,看着正一脸迷惑地盯着自己的女儿,他掩饰地笑了笑,“刚刚我正在想书中是否有介绍刚出生的幻兽适合喂些什么……”

    *******************

    刚出生的动物是不能吃冷藏过的鲜牛奶的,吃了会拉肚子。

    找出前几天买回来的刚开封的奶粉,量出三勺用比体温略高的温开水调匀了,又大出血地拿出自都城带回的可食用型精华营养液加了一小包到里面,用消好毒的去了金属针头的注射器小心地塞到早产儿嘴里喂了几十毫升……

    然后用消过毒的温热软巾沾了稀释过的营养液仔细地拭干它身上粘乎乎的羊水与对皮肤有相当刺激性的促化剂……

    梳着马尾的小丫头乐颠颠地跟在爸爸身后楼上楼下的跑,眼见得那幻兽渐渐变得精神漂亮了些,眼睛里写满惊喜与崇拜。

    “喏——”将装着已睡着的幻兽的小竹篮递到一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手里,终于松了口气的秦子群换了杯新的绿茶坐在靠背椅上慢慢品。

    “过几天等它睁开眼睛后就可以将放在消毒柜里的卵壳磨碎了渗在奶粉里直接喂它,这两天先用消过毒的奶瓶试试。

    ——记住,要放在自己房间里安全又保暖的地方,千万千万不要被你妈妈发现了!“

    “当然当然!爸爸最好了~~~~”欢呼一声,秦镜一头扑进了父亲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波~”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最喜欢爸爸了~~~~”

    “……”秦子群微微一愕,缓缓将险些泼出来的那杯茶放到了桌上,下一瞬,他已微笑着以故意的表情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这么大了还老粘着我们,以后怎么办喏……”

    “我才不管呢~~”秦镜翘起嘴扯着父亲的浅灰色西服的后领子不放手,“谁规定长大后就不能再喜欢爸爸和妈妈了?就算秦镜一百岁了,爸爸还是爸爸,妈妈还是妈妈啊~~~”

    “……”

    到那个时候,我早成老妖怪了吧--

    抚着女儿的那头黑发,秦子群终于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这孩子……

    *******************

    母亲大人在西五区时便已是虔诚的光辉神教信徒,每个周末都会去圣堂里作礼拜。

    上个月爸爸去都城时,想到首府大圣堂去参拜的妈妈也跟着去了。本准备一起回来的计划却因临行前一天她碰到位好久不见的嫡亲姨妈这件事不得不改变。这位无儿无女同样信奉光辉神教的老太太非拉着侄女儿聚上几天不可,可家中小女儿秦璇正等着办转学手续……

    于是,秦子群便于前天先赶回了西三区的家里,而白晗约好今天由姨母送到车站,秦子群吃罢晚饭后便会到长途车站去接。

    晚餐的三菜一汤由秦镜小姐操刀。

    本来家中大厨是温柔美丽的母亲大人,她的家常菜式是公认的好手艺。

    园艺师先生么,作为美食家是没得说,厨艺上据说学得也是有名的川菜的路子:辣、咸、鲜。

    但大家都清楚地记得前年秦家大小姐十岁(虚岁)生日时发生的那件事……在宝贝女儿眼巴巴的目光下,他挽着袖子说要好好露一手,结果在全家人空着肚子等了一个时辰后,却只等来了一大锅浮着大半鲜红辣子油只用吃一口便可直接上演杂技喷火龙的极品熬白菜……^^!|||

    自那天起,此人自动由秦家主厨候选人名单里除名。

    秦璇则压根儿就对厨房里的事不感兴趣。

    唯有什么杂学都爱研究一下的秦家长女兴致来时还是会到厨房里研究研究书上看来的新鲜菜式:仅限素菜,她有轻微晕血症+0+!……时不时会弄出些什么西瓜盅、古方猫耳汤之类的东东……

    六点整,晚饭时间。

    秦璇通过晶能通讯仪传话,说要到新认识的同学家去玩,晚餐就不回家吃了。

    饭桌上就只余父女俩。

    父亲啜着低度果酒看着新出的农艺杂志,神情悠闲得很。而秦镜三两下吃了一小碗米饭后,向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往二楼自己的房间跑。

    她急着去看那幻兽的情况。

    *******************

    秦镜的房间是极浅的粉白色,小巧而整洁。

    一桌一椅,一床一柜。

    被堆积的纸制印刷品占了大半壁江山的枣色漆书桌上方,镶着面尺许大小的镀水银镜子。

    小小床头柜上,有着弧形外观的琉璃瓶里插的却是几枝野生的绿薄荷。

    推开朝南的木门,便是个望得见前院的小阳台,几个搁在台沿上的旧花盆里长得全是最最常见的植物:六角英、路边菊、小叶万年青、含羞草……

    春夏之季的太阳此时依旧明亮,阳台上的草本植物们舒展着各自的枝叶享受着一天中最后的日光浴。

    拎着垫了厚厚一层新绵絮的竹篮放到阳台上,让篮中睡得正香的小幻兽也晒晒太阳-^0^-

    然后,深吸一口气,秦镜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功课。

    不拘何势,自然放松于天地间即可。

    遥对金乌,调匀鼻息,细吸光华,合满一口,闭息凝神,细细咽下,以意送之,直至丹田,是为一咽。如此七咽后,静守片时,遥想有金色光芒一呼一息间散布全身……

    事实上,在她呼吸之间,已有淡淡金色光华笼罩全身,微合明眸间,有同色金芒流传。

    金芒有意无意间自眉心渗入。

    少倾,下弦月出。

    橙红夕阳渐渐淡出天际,月华已是主位。少女瞳中金芒已被银光代替,百骸中流传的柔和温暖之气此刻却是清寒微冷。

    仿佛有着看不见的羁绊在牵引,金银相间的华丽光线自她周身光芒流出,缓缓注入放在她右手三寸处竹篮内的早产幻兽额间,一个淡淡的银色菱形在黑色皮毛间若隐若现……

    当然,这一切我们的秦镜小姐都不清楚。

    半个小时后,她结束了今天的“锻炼”。

    意外的,平时总在呼吸吐呐法后觉得精神百倍后的她今儿个却只觉得神思困倦,整个人累得慌。

    真是奇怪了……

    将桌上的书收拾了一下,把新得的‘小四不象‘放到桌上,拿出课本还未来得及复习,秦镜已再也撑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便伏在桌面上睡着了。

    下弦月越来越高,银色光华透过未关的窗户洒到她的身上,身形宛如剪影。而所有射到竹篮一尺内的月光却是无声无息地被吸到了幻兽体内。

    在额间银色菱痕消失的时候,小猫儿似的尖尖双耳下,明净透亮却隐隐闪着银芒的瞳子慢慢睁开。

    *******************

    “……”

    楼下隐隐有人声传来,这双瞳子似受了惊,立刻合上了,整个身体也似在篮中蜷得紧了些。

    轻轻的笑语声中,说话者上了二楼。一个苗条的身影轻轻推开了秦镜房间的门。却是个看来不过二十五六的丽人,杏目雪肤,穿着领长长缕金黑裙。

    她本待开灯,却映着月色看见那正伏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女孩儿。

    移开手指,她微微皱着眉走了过去,一眼便望见被她一只手紧紧抱住的竹篮。厚厚的课本压在她脸侧,秀丽的面孔却似含着笑容。

    平日里我是否待她太过苛刻了?

    白晗心中一动,打消了喊醒她的念头。

    自柜中取出件外套盖在她肩头,将手中的两个纸盒放在桌上,白晗静静地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