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人在异乡  第八章 [镜]的愿望

章节字数:3487  更新时间:12-06-30 1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的那一切,是梦吗?还是别的什么?]

    [清晰得像我自己的记忆一样……可是,却又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迷茫……]

    在空旷清冷的空间里,艾缓缓睁开眼睛。一个乳白色的气泡慢慢飘到她的手上。

    心中,却兀自萦着那个[记忆]中的迷惑。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生命究竟是什么?]

    ……

    小时候,[艾]就最爱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地上为什么能长出草来?天上为什么会下雪?为什么说这个是死的,为什么说那个是活的?什么是植物?为什么这些叫动物?……

    父母在头痛不已的想法子回答的同时刻意培养了她主动看书的爱好。

    精彩的故事、感人的情节让能独立看书的艾一骨碌的沉到了属于书的世界里去。那些疑惑暂时都被丢到了脑后。

    稍大些的时候,学着练芭蕾舞,又上了学,要好好学习拿到好成绩……

    不知何时,曾经迷惑不已的问题竟似已被压到了最深的记忆底下。

    [什么时候,我竟遗忘了它们呢?]

    小时候,艾可以对着一株看起来很普通的夜来香看上两个小时,直到母亲把她拉回去吃饭。

    ——因为就像父亲所说的,它是活的。

    艾看着它的花蕾慢慢在夜色中缓缓绽放……绯红娇艳的花朵……浅黄色的长长花蕊……

    [那个时候的心情,一直无法忘记。]

    便如每一次跳舞时跃在空中循着风微笑的轨迹,便如每一次放声而歌时清脆的声音划过空气的韵律,是那么一种欢欣喜悦而满足的感觉。

    因为,我们存在;因为,我们活着;因为,我们快乐。

    *****

    可是,为什么有人会喜欢破坏呢?

    难道他们不知道,受伤的地方会疼痛,而死亡,又是那么的可怕吗?

    一朵花如果谢了,明年枝头会再开,只是已不是往年的那一朵。

    一个人类的生命如果消失了,何时会再回来?

    ……

    艾六岁的时候,看到自己亲手种的一株九月菊枯死了,她心情低沉了好久。后来父亲连连开导,又允诺说来年春天再领着她种上一模一样的,艾才稍稍放下了这件事。

    可是,当时却下了个决心。

    “爸爸,我将来要当个画家!”

    “哦?[镜儿]为什么这么想?”

    “我喜欢它们。我想把它们都画下来。花也好,草也好,树也好。即使它们都谢了,都枯了。可是,我的画会把它们都留住,[镜儿]的心里会一直一直记得它们最漂亮的样子!”

    “这样啊……”父亲笑了起来,”那[镜儿]要用功了哦,将来要成个出色的画家才行。不然把它们画得太丑了,它们可是会哭的。”

    “嗯![镜儿]一定会很用心的!”

    ……

    可是不久之后,因了母亲的希望,本从四岁就已开始练习芭蕾舞的她将绝大部分精力都投到了芭蕾里,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思去画画?!和母亲隐约提过这件事,母亲极不支持她分心去学什么绘画。偶尔看见她拿着画笔涂涂描描时,也会皱起眉头。

    于是,艾在不久后终于放弃了。

    只是,心里却存了个念头:将来我长大了,学好芭蕾舞能养活自己了,一定会想法子学好画画,把你们都画出来!所以,请你们等着我啊~~~~

    *****

    “[阿镜],你看,它死了……”

    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捧着只羽毛雪白的鸽子奔了过来,红红的眼眶已滴下泪来,“前天咱们救下它时它明明还是会动的啊……”

    ……

    [是乔巧?!]

    心剧烈地痛了起来。

    怎么会记不得,这是乔巧和我在西五区住的时候救的那只鸽子啊……本来以为可以救得活的,两个人还兴奋的精心为它准备了食物和水,可挨了两天,它还是死掉了。乔巧为这件事还哭了一场。

    只是,现在那个名为[乔巧]、叫我[阿镜]的女孩子还记得这件事吗?

    当年那个为鸽子流泪的女孩儿现在还在吗?

    难道没有东西可以永恒的吗?

    难道连感情与友谊也经不起时间的变化?

    我要如何做啊,才能保存这些我最珍惜、最宝贝的东西?

    ……

    *****

    眸中含泪地抬起头时,只看到四周那雪白广旷的空间在缓缓消散……

    手中的气泡,却是不知何时已不见了。

    一低头,却看到满身是血倒在地上的少年正揪着她的衣角,眼睛定定的,满是不甘。

    “刘小七?”

    刚叫出他的名字,却骇然发现那少年的脸色一瞬间变成毫无血色的惨白,整个人成了真正的尸体。浑身散发着死灰色的气息。

    紧紧抓住她的那只手冰冷彻骨。

    是的,他已经死了,这个还未满十七岁的少年已被人杀死了。

    那么,我所看到的是什么?是记忆还是灵魂?

    艾又惊又怕,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铮——”

    清脆的轻响声中,那少年的身影却如被砸破的镜子般在她眼前碎掉了。

    片片飞散坠下,

    化为满目星芒。

    “刘小七!”

    艾伸手去抓,却那里抓得到?仿佛是云烟,又似是梦境,手指竟直接从那流光中穿透过去。

    *****

    而仅仅下一刻,眼前已一无所有。

    流光,幻影,光明,黑暗,抑或是空旷的空间……

    没有,什么都没有。

    自己所处的,所在的,竟是虚无。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在问她:

    “你是不是恨透了那些陷害你、欺骗你的人?金锦绣,校长,教务主任,副校长,冉笙,秦璇,乔巧,甚至是以为最爱你的父母?”

    “你是不是恨死了那些随便动手杀人的恶人?他们杀了刘小七,毁掉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毁掉了一个人或是整整一个家的未来与梦想,毁掉了本拥有无限可能的希望。”

    “你是不是恨死了他们?所有讨厌的人,所有讨厌的事,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全部都杀掉,将他们化成随风飘散的尘埃,永远的再也不要看到?”

    ‘……‘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有会有这么可怕的念头……”艾捧住了头,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我讨厌他们,我不喜欢他们……但是,我只想远远的离开他们,从此再也看不到就好了……妈妈说过的啊,讨厌的东西让开就好了,不用和它计较……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平凡快乐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是么?”

    那个声音幽幽传来,“你真的那么想吗?”

    “不对,我告诉你,不是的!

    ——你其实是一个最大的自私者!

    你为什么会伤心,为什么会痛苦?

    不是因为他们,而是为了你自己!只不过因为你觉得她们背叛了你的信任,让你骄傲的心受了伤!

    一向自认为最平易近人的你其实是个最高傲的人。你潜意识里认为你曾拥有的那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但,真地理所应当么?

    其它人的眼神与窃语你早已发现了,但你却根本懒得理会,不是么?

    你总以为自己按自己的方式活着便可以,反正不会伤害其它人。但,真的没有伤害她们吗?

    实际上,你早已影响了、妨碍了她们!

    ……你能对自己说你对这所有的一切一点也不知情?

    ——所以你早应对你目前的处境有所觉悟。

    你说你不再相信任何人,不再爱任何人,不再把心掏给任何人……真正针对的,是别人还是自己?

    你心中恨得最深的,最为讨厌的,其实是身为[秦镜]的自己!

    所以,是你自己要杀了[她]的,是你自己亲手扼杀[她]的……“

    “……”艾怔怔看着那无边的虚无,想大声反驳。可张了张嘴,却只觉得什么话也说不出。

    [难道说,“我”真是这么想的吗?]

    “你的选择是什么?对于将来的路?”那个声音飘渺地传来。

    “我--不知道。”

    艾抱着膝坐了下来,“我只是再也不想看到那些人,我会避开他们,躲开他们……我会避开一切和她们有关系的东西,永永远远不再碰!……再也不会碍到任何人,挡住任何人的路……我的眼睛只看着自己……”

    “难道你真地不想亲手报复那些背叛你、伤害你的人类?”

    “我——”艾顿了顿,眼前却似又幻起刘小七那满是鲜血的身影,“我讨厌血,我讨厌再看到任何生命受到伤害……”

    心中,仿佛有着不知名的浓厚悲伤在涌动。

    “一个生命,花了那么多那么多时间成长,被爱着它的人那么那么的期待,可连真正的光芒还未来得及绽放时,便被那样简单的一刀将一切的努力与希望全部抹煞了……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能够这样子毫不在乎地对待自己的同类呢?

    ……就算是动物,它们也不会这样子残杀自己的同伴啊……

    不明白,我实在是不能够明白啊……”

    “……就让我变得连自己也讨厌的懦弱也好吧……我实在不想,不想变得那么那么的可怕啊……我自己知道,或许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就在我心里藏着,只要一放松,它也许就会令人无法察觉地跑了出来,然后做出些可怕的事情……

    所以,就让我这样子,静静地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吧……再也不会打扰到任何人,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厌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我……如果这样子,就不会伤害到任何东西了吧……这样子,就不会让生命再受伤了吧……”

    *****

    “这,便是你此刻的选择吗?我的……你……”

    深沉的叹息于无声中响起。

    身边的气流云朵般涌动。

    在下一个刹那,艾已站在上次她曾见过的地方。那团流动的红色就在她的眼前,一层无色的莹光包住了它。晶莹光幕上,闪着极淡极淡的金银线芒,一团乳白色的云雾以它们为中心飞快地来回环绕飞舞。

    往前只踏出一步,面前已弹起一幢无色的屏障,一种沛沛然莫可当的力量将她震得倒退而回。

    呼吸间,背后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吸力将她吸得倒飞了出去……

    最后映入漆黑眼瞳的,是巨大的六角形晶状体,和那被它们所环绕着的不断分合扭曲的双重螺旋……

    这些……是什么……

    *****

    按:本来真没打算写这么罗嗦的,可不知怎么的,越写越细,感觉这几章已经在研究哲学了……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