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雪落无声  第二十二章 夜冷

章节字数:3715  更新时间:12-08-07 2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艾……”

    艾浑身都在颤抖,她双手的掌心已因手指握得太用力而渗出血来。

    ——在那千均一发之际,漠轻寒用最后的鲜血令石块筑成屏障护住了她们,她自己却终于不支倒地。

    而我呢?在这那样的危机关头我又做了些什么?难道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用也没有,什么事也做不成么?

    “艾……你看这个,这是血蛟的头颅啊,我想它说不定不像我们想像中那样坏,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也说不定吧……因为刚刚我看见它在哭……”虽见艾神色不善,刘小丫还是壮着胆子凑了过来,想找出些话题说说让她开心些。

    血蛟?!听得这个名字,艾血瞳欲燃,霍地转过身,她一掌便向刘小丫小心翼翼捧来的血蛟头骨劈过去,指尖已化出如血红芒。“不要——”刘小丫失声大叫,拼了命似地将它抢了过来抱到怀里,艾这一掌便切在了身边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无声无息间那石头已在红芒闪动中陷下一大块,风一吹,凹处周围寸许部分皆化为石屑随之飘洒,直到那下陷处化成一个大窟窿。

    “拿来!”艾冷冷对不断瑟瑟后退的女孩子说。

    “艾……其实它也很可怜的……”刘小丫在艾冰冷的目光下发着抖,却始终不肯就这么松开手。

    艾眼中掠过一抹戾色,已霍地扬起右手——

    “艾……”轻至几不可闻的呼声止住了艾接下来可能的动作。

    冰冷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后,艾收回手守到了终于醒过来的漠轻寒身边。

    刘小丫牙关打战,终于将一直提着的那颗心放了下来,这才发觉自己后心处全是冷汗。她毫不怀疑,刚刚那一瞬间艾真地可能会动手杀了自己。

    ……

    手中血蛟的头骨,终究不可能这样一直用手抱着,刘小丫瞧见右侧不远处便是一大片种着血红蔷薇的泥地,便深一脚浅一脚地踩过去刨开浮土将那头颅埋了下去,并特地拣来几块瞧来整齐些的石头给它垒了个小小的坟头。

    “希望你能洗清全身的罪孽,再入轮回,下辈子生在幸福的人家里啊……”双手合什,刘小丫学着妈妈以前的样子为血蛟喃喃祝愿。

    *****

    漠轻寒的脸色惨白得可怕,嘴唇因缺血与寒冷已泛出淡青色。

    这个春日的夜晚,竟似比严冬更冷。

    艾已束手无策。她曾试过咬开自己的手将血喂入漠轻寒口中,可漠轻寒却痛苦地呛咳起来,将血全吐了出来,反倒似伤得更重了。惊愕中,艾看见吐出的鲜血在遇到地面散乱的石块上残留的血迹时,竟如放入水中的浓硫酸,“滋滋”轻响后竟冒出腐蚀般的白烟——艾大惊,这才明白两人的血液估计是极不相容的。

    顺着风声,漠轻寒似乎听到了刘小丫的祈福词。

    “艾,你说我死后会不会下地狱?”她的声音很轻,仿佛在询问艾,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定会的……像我这种罪孽深重的人,只怕会被扔进油锅里炸也说不定……下辈子?只怕永远也不会有吧……”

    “不会,绝对不会!”炽瞳燃焰,艾斩钉截铁地回答,尽管她的声音干涩,而且每说一个字都让她的喉咙痛如刀割。“纵使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会一起到地狱里去!我会踢翻油锅,打碎磨盘,将整个十八层地狱全翻过来!谁若是要阻拦我,哪怕他是阎罗王,我也会照杀不误!”

    “!”漠轻寒闻言一愣,怔怔看着艾,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一般,眉宇间却似多了分无法描述的表情。“等到你将来真有那么厉害时再说吧……”她唇边似乎有笑意,可眸中倦色却越来越重,终于在苍白的双唇吐出最一个字时,侧着头再度陷入了昏睡中。

    探知她的呼吸体温一切尚算正常后艾方自放心地收回手站起,抬眼便看到刘小丫正怯生生地立在右首不远处怯生生地看着自己。脚下一个小小石坟头,显是为那血蛟头骨建的墓。艾瞪了她一眼却也不愿再多作计较,招招手让她过来,帮着将漠轻寒扶上了自己的肩头。

    ——眼下三人又渴又饿又冷,内中更有重病号,先找个落脚之地确保众人能活下来才是最大的当务之急!至于黑金城主——艾血也似的双瞳满怀恨意地回望了一眼远远那丛灯火依稀的地方——这笔帐迟早会跟他算清楚的!

    “我们……现在去哪里?”伴着艾艰难迈开的步子,刘小丫亦步亦趋。

    “先到杏姐家。——然后去找古老大夫救命!”

    ……

    *****

    走出城主府的过程顺利得出乎艾的想象。

    原以为城主府中的人一定对密室看守极极严,而且地底石室塌陷,如此大的声响,府中至少也会派些人出来查查原因。艾早已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谁料到一路上竟连一个人也没碰到,安静得让人觉得奇怪。

    艾有想过转回头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看自己与身边两个人此时的状况,她立刻将好奇心压回了肚子里。

    *****

    自城主府到杏姐家约有三里的路程。

    平日走来并不算太远。

    此时艾却觉得脚下的路竟似长得望不到尽头。而那目标,却像远在天边。肩上漠轻寒单薄的身体,仿佛越来越重……竟如一座石山一般,压得她呼吸艰难,连心脏都狂跳起来。

    地下石室里的那几日,神经时刻紧绷如弦,她们的体力早已大大削弱了。之后几天滴水未进,又与血蛟连场恶斗,她早已筋疲力尽。走路已是勉强,更何况她还一直负着一个人……要不是靠着喝下的那血蛟鲜血和心中一口气强自撑着,艾早已倒下。

    而此刻,她的体力终于到了极限。只不过被一个极小的石子绊倒失去平衡,却整个人都摔了下去。总算仅存一丝清醒的脑子尚记得将自己做为肉垫撑住漠轻寒让她无事,自己却沾得满身都是泥泞。——前几天,黑金城好像下过不小的雨。

    坐在地上,她一时竟无力爬起,只是大口大口地吸着冰冷的空气。鲜红的眸子瞥见苍白着一张脸的刘小丫同样捂着胸口在喘息,却依旧死死跟在自己身后。

    这孩子,她……艾心中略略一动,抬头打量周围的景物,发现右首不远处竟似有个黑黝黝的小山丘,只是月光下朦朦胧胧地却看不太真切。撑着疲累的身体,艾朝那里走了过去。刘小丫本又想跟着,却在她冷厉的目光下缩了回来。

    这是个废弃的金矿。

    有些积年灰尘,却隐蔽而安全。

    借着月光打量了一眼后,艾下了如此的判断。

    就让她们俩在这儿待着吧。外面太冷,路也不知道还有多远。而漠轻寒……她的脉搏好像已越来越弱……在这里,至少能让她们的身体保持一定的温暖……

    艰难地将漠轻寒移了过来,艾对着刘小丫宣布了让她们等在此地自己独自出去找人的决定。刘小丫自是万分不愿。可面对着艾的强硬态度,她张了张口,还是答应留在此处照顾已处于危险状态中的漠轻寒。

    “记住,一定要小心!——要是她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就杀了你!”看着艾写满杀气的脸,刘小丫一时竟惊愕到无法回答。冷冷扫了一眼僵立当场的她后,染血的背影已没入月色。

    ……

    *****

    [就快到了……前面就是……]

    在这段并不算长的路上,艾已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跤。凝固的伤口已因震动再度裂开,鲜血和着泥水全染到了衣裳上。每次倒下时,她便念着这两句话给自己打气,然后在稍加喘息后咬着牙站起来继续向前走——漠轻寒的伤,耽误不得——可是,身体越来越冷,手与脚都似麻木了,流着血时也不觉得疼,只是机械地朝着前方一步步移动。

    在最近一次重重倒下去时,艾已没有力气再爬起来。可她却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前方十米开外的那幢建筑,就是杏姐的家了。矮矮的滴水桩,青砖灰瓦,原木色的大门上大大两个鲜艳的红色倒“福”字——艾清楚记得,那是去年腊月二十八那天由杏姐剪出来,自己与漠轻寒两人亲自贴上去的……倒“福”,到福……即便是那样艰难的生存着,大家还是希望,而且相信将来会更幸福……

    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艾只觉得自己脸颊与喉间的伤处痛得厉害。撑着僵木的手臂坐起,她只待此次呼吸平顺后就去敲门。

    纸糊的窗棂间灯光闪动,门却在此时打开了,一名神色紧张的青年男子探出头来看了看,艾认得,他是柯谢。他似乎没看到不远处跪坐的艾,见一切并无异样后,小心地扶出了抱着襁褓的杏姐。艾看见,他们俩人身上都背着大大的包裹,一幅即将要出远门的打扮。

    “杏儿,你在这里等一会,处面好像没有城主府的人看着了——我去把白天定下的马车从隔壁牵过来……”柯谢匆匆对妻子如此交待。杏姐抬起头,一脸泪痕未干,眼眶依旧是红红的,“可是就这样子走了,我们如何对得起那两个孩子……她们那么相信我们,让我们照顾燕雷,还把工钱全部留给了咱们……可我们现在却……”她捂着脸又哭了出来。

    “那也是没办法啊……”柯谢同样面色黯然,却打起精神安慰道:“如果不这样的话,难道你愿意把诚儿……把诚儿……”他的舌头突然打了结,眼睛也瞪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限度,手中提着的马灯“砰”地摔到了地上,里面的火苗闪了闪,却未立刻熄灭,只是在风中摇曳闪烁不定。

    ——他却完全未注意到这些。因为,他看到了艾。

    艾缓缓站起,一瘸一拐地朝他们走了过来。闪烁的晕黄火光中,她的黑发零乱披散,长长的白袍上全是血污与泥泞,以往那么雪白秀丽的面孔上此时却有三道鲜红狰狞的深深爪痕自右眉稍蜿蜒划过脸颊一直延伸到颈间,伤口兀自鲜血淋漓,让这张原本美丽的脸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凄厉狰狞。而她的眼睛,那双原本点漆般的明亮眸子此时竟是血一般的鲜红,冷冷看过来时,既冰冷又残酷,便如厉鬼。

    “你……你……”指着她,柯谢再说不出一个字,只是连连后退,直到后背砰一声撞上大门。

    “你们要去哪里?”喑哑的、仿佛自黄泉九幽下传来的声音带着血腥与狂怒慢慢响起,“燕雷呢?”艾目光一扫之下,早已看清,杏姐手中只抱着一个婴儿。

    “我……我们……”柯谢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发现他们行径诡异时,艾心头早有不祥之感,现在又见他们如此模样,心中越发肯定燕雷肯定出了事。狂怒之下竟忘了伤痛,抢上两步劈手便自杏姐手中夺过了婴儿。高高将它举起作势欲丢,艾厉声道:“说!燕雷到底出了什么事?不然我立刻摔死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