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十一章 权势女人关门斗,人若不打不成材

章节字数:2751  更新时间:09-12-29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去的时候酒席已经撤了,楚贵妃也已离开,听说是宫里头来了太监,传皇上口谕暄她回宫,半步也离不得她的样子。

    厅堂中燃着香料,置着十来个龙鼎暖炉,各房夫人们环着老太君和楚幕北而坐,嘴里磕着瓜子吃着干果,东南西北拉家常,也不知和气里头藏了多少算计。各家孩子也在旁侧结伴玩耍,有几个调皮的少爷满屋子荒唐,丫鬟嬷嬷们只能跟着他们屁股后头就跟耗子打洞似地转,逗得大人们笑作一团。

    我一进屋在劫和楚天赐双双扑上前来,稚嫩的小脸写满担忧,萧晚月还在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似乎等着抓我把柄。于是乎硬着头皮要把戏演下去,哭哭啼啼地将迷路的遭遇以极为悲壮的方式重述一遍,吓得楚天赐手忙脚乱,又是翻跟斗又是唱小曲扮鬼脸的来逗我笑,倒是在劫来得奇怪,静立着一动不动,俯首握拳紧咬着唇瓣不说一句话。

    楚天赐这一折腾,楚老太君也注意到这一头,让丫头来唤我们三人过去。

    我默默挨过去牵起在劫的手,以示安慰和关怀,却发觉他的手心冰冷厉害。另一只手忽被楚天赐给拉住,那么多人看着我也不好甩开,三个人就这么手牵着手并肩来到老太君跟前。

    老人家的视线在我们身上转悠一圈,满意点头笑道:“这群儿女孙子里,我看就他们仨最讨人欢喜。”众人随即附和着,说出一连串聪明啊标志伶俐之类的奉承话。

    楚老太君笑道:“难得感情这么好,明年立春让他们仨一块儿读书,也好做个伴。”

    黎香苑里的三房司空夫人一边为老太太端上茶盅,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好,老祖宗说什么都好,您就是这么爱为儿孙们操心,那是他们的福气,可就是要苦了您喽。”说得老人家笑眯了眼睛。

    萧夫人在一旁道:“好是好,只是悦容这丫头是个女娃读那些四书五经的不妥,还是嘱咐夫子多让她念些女则之类的文章。”

    楚老太君看了她一眼,道:“女儿家读书图个什么,无非是认得几个字说出去也好见人,至少不会辱了楚家的门楣。”转头问楚幕北:“吾儿,你说是么?”

    楚幕北顺眉道:“娘亲所言甚是。”萧夫人便笑着不再说话。

    我算是看出了苗头,这老祖母喜欢嘴巴乖巧甜蜜的人,反感那些强势精明的主,所以萧夫人远不如司空夫人讨喜,又因萧夫人至始至终未曾为楚家孕出一男半女,又揽了楚府院子里大半的事,工钱什么的都是她在打发,各家子吃穿住行都得管她要银子,却满口女则烈女传,自当更加让老太君看着不顺心。

    这楚府里最有权势的两个女人,一个之所以忍气,是因萧家乃四族中最有实力的权势豪绅一族;一个之所以吞声,是因婚后无所出,自认在祖宗面前没得交代。

    这些士族名门里,恩恩怨怨的,你能说得清多少个一二?连我们几个小孩子都被她们拿来斗气。

    我不由握紧了在劫的手,为我们堪忧的前途烦心,抬起头对上他幽深如渊的眼眸,盈盈微笑的脸,瞬间驱散了我内心的阴霾。

    ※※※

    宴散回到明月斋,那夜与在劫睡在一块,丫鬟们为我们掖好被子收起窗户,再拨弄了几下屋角的炉火,便掌灯离开了,我抱住在劫小小的身子取暖,睡前闲来聊天,问他前年是怎么招惹了十二。

    在劫道是楚天赐身边的狗腿子笑他婊子生的孽障,他便骂了回去一句贱婢生的杂种,于是几个孩子就搅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他一人打三人自然吃尽了苦头。

    我摇头叹息,搂着在劫的颈项,道:“下次别再招惹那横霸王,其实……他也不是什么坏人。”久久没见应声以为他是生气了,又听他说:“阿姐说什么在劫都听话。”我欣慰笑笑,脸颊与他相贴便觉得温热如火,困意袭来眯眼睡去,依稀间听见他在耳旁说:“下次我不会再丢下你了……”睁眼看他,见他一脸懊恼,原来还在为先前我所卖力上演的“迷路记”而愧疚。

    才多大的人,怎么就那么重的心事?拍了拍他的小脑宽慰道:“傻孩子,是我不再丢下你才对,上辈子我都是欠了你的。”

    在劫咧嘴一笑:“那阿姐这辈子都要护着我哪儿也不许去。”

    我连连说好,他当我是对孩子的敷衍,非要郑重其事不可。讶异他莫名的坚持,便在那双清澈的眼眸中看见一股难解的漩涡,心里噔了一下,这孩子都在想些什么?掸着他的额头,恼道:“这么晚了还不睡,折腾个什么劲,睡吧。”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背后那孩子鱼儿似的游了过来,搂着我的腰下巴靠着肩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耳畔的呼吸逐渐匀称,热风吹在后颈跟猫儿挠似的,弄得我反倒睡不过去,忽而想起萧晚月说要娶我的那句话,也不知几分认真几分儿戏。

    心心念念雪梅树下长发飞泻的那张脸,不知怎么的浮上几分说不出的情绪,便自我作乐地想着,兴许他有恋童癖,还真的看上我了!

    也知是自己想太多了,且不说他跟皇上最宠爱的那两个妃子有着暧昧不明的关系,便是平日里,萧晚月那么个站在天边的人,都是极难见到的,自除夕之后,只在正月初六雨水那天见过一面,那时他一身云纹银月衫,正打着伞走在路幽小径上赏花,见我便笑着问有没有乖乖听话。

    就知道他关心跟楚贵妃的奸情会不会曝光,我装着孩童样说得很乖巧。

    他笑笑也没多说,而后牵着我的小手共打油纸伞,走在连绵的春雨里。

    打那之后,我就没再见到这个似是月里来的少年,听说正月十六元宵节那天被萧家大少爷亲自登门给接了回去,我知道时也是好几日后的事,还是楚天赐窜进明月斋蹭饭时说给我听的,心里不由名地觉得失落,想他离开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后来又觉得可笑,我是他什么人?充其量不过是知道他见不得人秘密的黄毛小丫头,他不杀我灭口就该阿弥陀佛了。

    再后来就把这事忘在脑后,立春了就奉老太君的命进卷书草堂读书。

    第一天上课前娘亲再三嘱咐在劫,学着糊涂点,不要事事要强,什么都要让着楚天赐,还要我在一旁看护着。

    在劫虽然应下了,但我看得出他心里的不甘愿。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不懂娘亲的操心,但也极为孝顺地不让她担心。说来也无奈,明明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偏要装作资质愚钝,还要他处处不如别人,偏巧那人还是他的冤家,也真是委屈了他。

    夫子是个年仅三十有余的读书人,名叫刘旭冉,外表斯文,一身书卷气,只是对人有点严厉,第一天上课楚天赐闹少爷脾气,便被夫子的规尺打了十几下掌心,都红肿了大片。以前的夫子哪个不碍着大奶奶的面子,怕得罪这个受宠的十二爷所以都由着他胡闹,唯独刘旭冉不把他放眼里。楚天赐来找我哭诉,说这回连萧夫人都不帮他,反而给那刘旭冉撑腰说他打得好。

    从此这个嚣张跋扈的小霸王算是遇到煞星了,就这么被这个年轻的夫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果真应了那句话,人不打不成材。

    后来我听说,夫子是楚幕北的门客,博览群书通晓古今,更是儒家学问之大成者,投奔楚家已然十余年,只是在这乱世初现的年代,他的治世理念难溶大流,所以不被楚幕北重视,又惜他是个人才,所以就让他来这里为我们上课。

    一日午后,夫子倦了去后堂小憩,让我们将手头上的功课做完再去请他。

    他才一走,楚天赐那两个狗腿子跟班便从窗外翻墙进来。

    楚成玉进来后口中直呼着给小叔叔带好东西来了,那兴奋地表情连我瞧了也起好奇心,凑上去一看,不由腾然红了脸。

    竟是一本春宫册!

    ------------

    后记:成玉少爷,您还真是误人子弟,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