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十八章 软弱如风硬如铁,她的名字叫母亲

章节字数:2155  更新时间:10-03-08 2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八章软弱如风硬如铁,她的名字叫母亲

    掀开白布,在劫那张精致俊俏的脸缓缓映入眼中,若不是惨白如斯,就像往日倚在我怀中睡着了一般。

    人生历经大痛大悲,我以为自己会大哭出声,却发现怎么也哭不出来,原来真正的悲伤没有眼泪。慢慢抱起在劫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逐渐冰冷的身体会是我那可爱的弟弟。房内众人哭得声声裂肺,我静静道:“全都出去,别吵着在劫。”

    日出东头,一缕暖和的晨辉穿透了泛着柔润光泽的白玉珠帘,落入明月斋南边的静谧阁子,柔柔地撒了在劫一身的金黄,仿佛悄悄寻找他曾经在这个世上活过的丝丝痕迹。我俯首亲了亲他毫无血色的唇畔,“在劫,阿姐亲亲你,你怎么不醒来?为什么你答应了我却做不到?”他说会为我活着,他说过的……

    房门“哐啷”一声巨响被蛮横推开,天赐一脸慌张地冲了进来。

    我双目无神地看着他,往昔三人在草堂里的快乐回忆恍若水影般从眼前晃过,最后全都被搁置在潮湿的角落发酵,“天赐,在劫他不在了,以后再也不会跟你吵架了。”

    天赐一听突然发了疯似的冲上来,一把将在劫拽出我的怀中摔至地上,二话不说扑上去一阵暴打,拳头雨点般落在在劫的脸颊、下颔、腹部……边打边口中怒骂:“臭小子,谁准你死的,给我活过来,凭什么惹了悦容姐难过却不做声?活回来跟我好好打一架,爷再一拳送你去死!”

    我呆滞半会连忙上去拉开天赐由不得他作践在劫的尸身,孰知他却像失去理智似的打骂不停,我愤怒朝他脸上甩去一记巴掌。啪的一声脆响,我怔住了,他也怔住了,紧紧咬着下唇不再看我,又猛地扑上去一脚踹向在劫的胸膛:“好,死得好,从今往后悦容姐就由我照顾!”

    谁知这一脚踹下去,本是躺在地上毫无声息的在劫突然弓起身子呕出一口黑血来,幽然睁开双眼,一把抓住天赐的脚踝将他撂倒在地,虚弱地冷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阿姐还轮不到你照顾。”他抬眼幽幽看着我,眸心恍若水草晃荡,“在劫说过为阿姐一人而活,怎么可能不做到?只要你轻轻唤我一声,就算是地狱也为你回来。”

    我茫然立在原地,口中喃喃念着:“好、好,是我的好在劫。”回过神时早已泪流满面。

    将身体孱弱的在劫扶回床榻,赶忙命丫鬟将那半株雪灵芝熬成汤药解毒。事后大夫前来把脉,道是体内残毒已解,庆幸有十二爷这一脚震出胸口淤血换回一口气,否则真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送天赐离开的时候,我抚着他那张被我打得红肿的脸颊,歉然道:“对不起,还疼吗?”

    天赐微微偏过头躲过我的手,闷着声音说道:“什么时候你才能待我也像他这般真心?我……也是你的弟弟啊。”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开,微风碎裂,儿时的笑声回响耳边,徒留我一人在原地叹息。

    回到在劫房中,发现娘亲已经醒来,正在床榻旁拧着毛巾照顾沉睡的在劫。

    我隐去服下血蛊的事,将所有事情的始末告诉她,包括认萧夫人为母,跪在她的面前无声泣道:“娘,悦容对不起你。”

    “傻孩子,娘怎么会怪你,为了救在劫你已经做的很好,才这么小的孩子真是难为你了。”娘亲红着眼睛将我抱进怀里,抹泪道:“娘亲只恨自己没用,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身份地位,才让你们姐弟俩跟着受那么多的苦。萧夫人她有权有势一定会比我更好地保护你们,只要你们可以好好活着,哪怕不能见面,为娘也心满意足。”说到最后她早已泣不成声,我抱着她哭做一团。

    在劫吃了药之后静静昏睡着毫无知觉,就如同他刚出生那会,犹且不知他那最亲近的两个亲人正为他肝肠寸断。

    十日后在劫的身体逐渐康复,萧夫人差人来接我们入住渊阑院,三日后又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宴席将我们过继膝下。

    我和在劫携手而去的那一日,回头再看一眼明月斋,只见娘亲一人立在门口朝我们挥手含泪作别。那日的黄昏血色如染,几只晚归的大雁从天际飞过,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声声催人泪下。那幕风景,成为我们记忆中对娘亲最后的回忆,从此之后直到她死的那一天,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一面。

    半年后,当我们得知娘亲的死讯时,她已然下葬入土。

    生前照顾她的王嬷嬷对我们说,娘亲是过度思念我们以至于精神错乱抑郁而死。

    每天她都会坐在门口说等我们回家,每天她都会在餐桌前准备三碗饭,三副筷子,一边吃着一边朝我们的饭碗上夹菜,一个人对着空气痴痴笑着说:“悦容在劫乖,多吃点,吃多了才能快快长大,才能不被人欺负。”说完后她就一个人哭,哭得没了力气,就不再说话,一口一口将饭菜咽下去,也将所有的悲怆和眼泪吞入腹中。

    嬷嬷实在看不下去,说要偷偷带我们回来看她,谁知娘亲听到后非但没有欢喜,反而担惊受怕不顾身份地朝嬷嬷下跪磕头,口中反复念叨着:“求求你别带他们来,我不见他们,我不能害了他们!”就在她临死的那一刻,还在再三嘱咐,不得让我们知晓她的死讯,免得冲撞行事惹恼了萧夫人。若非嬷嬷告老还乡心中记挂此事,这才偷偷跑来告诉我们。

    听到此处,我和在劫脸上早已分不清泪水,世界模糊只剩下娘亲那张微微含笑的脸。

    在劫一把拉起我跑向外头,翻身上马朝着城郊十里外的黄土坡狂奔而去。

    一方的天,一方的地,被凛冽的风吹得肆意荒凉的山头,一堆黄土,一座孤冢,我们的娘亲就在这里沉睡。她死前多么寂寞,她死后又多么荒凉?有没有亲朋好友前来为她送别,她心爱的丈夫有没有为她流下一滴眼泪?为什么她竭力保护的那对亲生儿女们,也只能在她死了很久之后,才能偷偷前来为她上一柱清香?

    这个世界,人们都发疯似的想要活得轰轰烈烈,她却选择这么默默无闻地死去——

    这个被时代催压柔弱如风却又坚强如铁,名叫母亲的女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