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二十章 相亲相爱成誓约,日后变迁谁堪言

章节字数:2923  更新时间:10-03-08 2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章相亲相爱成誓约,日后变迁谁堪言

    趁着天赐在后堂休憩那会,我回了一趟渊阑院,那时已是拂晓时分。萧夫人正坐在厅堂内,从在劫手中接过请安的早茶轻啜,见我回来便招手让我坐在她的身旁,探寻问着天赐现在的情况。

    我红着眼睛说:“已然悲伤了一宿,今早才哭累了睡过去,说是今后只剩下大奶奶真心待他的娘亲了,让我转告您切莫为他难过,好生保重身体才是,待他守完头七再来向您请安,免得您沾染了灵堂的晦气便是他的不孝。”

    萧夫人听了之后捏着手绢低泣,口中唤着媛夫人的闺名,又喊着天赐“心肝宝贝儿”,当下侍立之人无不泪下,我也跟着哭个不休,嬷嬷丫鬟们这才上来纷纷解劝住了。萧夫人让我这些时日好好伴着天赐,唯恐他心头难受想不开,嘱咐我一有异常即刻知会她。我口中应承下来,心知她是要我监视天赐。复而小聊几句,便与在劫一同请退。

    走廊上慢行,抬头看见在劫眼眶底下一层黑影,我问:“昨夜一宿睡得不好?”他默不作声,只身一个劲地往前快走,我拉着他的衣袖儿却被他一把甩开。正在错愕的时候,见他背对我冷硬着声音恼了一句:“我在罗香园外头等了你一夜,你们倒是姐弟情深抱了一夜,原来在你心中,我跟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分量。”

    什么时候见过在劫这样与我怒颜相向?我呆住了,回过神那人早已不见踪迹。赶忙追去敲他的房门,闭门也不见应答,叹息着回到自己房中休憩,嘱咐丫鬟们两个时辰后叫醒我准备再去探望天赐。躺在床榻上心头念在劫过激的言行,终究是太累了阖眼便睡过去,睡梦中依稀间闻得有人在床畔反复叹息。

    个把时辰后丫鬟将我唤醒,一经询问才知在劫方才一直就守在我的床畔。匆忙梳洗一番前去找他,却不见房内有人,周转几下寻人无果,遂去了罗香园又伴了天赐整日。

    因为挂念在劫,姐弟两人毕竟从小就不曾拌过嘴,这日便早早辞了天赐回到渊阑院,好去安慰我那闹性子的主。

    更敲三下已过子时,丫鬟们说十一爷早已躺下就寝。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内室,借着洵洵月光安静地观摩他的睡脸,恍惚间见他睁开双眼与我凝视,不说话也不转移视线,漆黑中唯独那双眼睛幽幽发亮。

    我笑了笑,脱去鞋袜在他身旁躺下。他怔了一下,神色微窘背过身去。我笑他是害羞了,便钻进被子里从背后拥住他,靠在他的耳畔说:“乖乖我的小在劫,阿姐今晚陪你睡觉,快别生气了。”

    在劫默不作声,好一会儿挣开我的手臂坐起身来怒道:“是不是楚天赐需要你,你也这般爬上他的床陪他睡觉!”

    三番两次的讨好被他泼了冷水,心中不免生气,也实在受够了他的无理取闹,“天赐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弟,他刚死了娘亲正是最难过的时候,你能不能懂事一点别再闹情绪了!”不忍再冷眼相对,我和衣而去,又停在门口踌躇着,却听房内传来一声呜咽:“你怎么就不为我想想,我也失去了娘亲啊,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心头被他这句低喃狠狠刺出一个窟窿,终究是拉不下脸面,抹着眼泪默默离开了。

    接下来几日一直留宿罗香园,一来是要护着天赐取信萧夫人,二来是实在不想再跟在劫为了天赐起口角。小时候也真的太由着他了,才让他养成这样见不得我对别人好的性子,也许冷淡他几日让他反省一下也好。

    天赐不眠不休守灵好几日,人早已憔悴不成模样,我哄着他入睡为他掖好被子后,便一人来到院中散心,忽从半空落下一颗石子,不偏不巧吧嗒掉在我的脚前。抬头看去,只见在劫晃荡着两条腿儿坐在琉璃飞檐上,高束的金冠背着月色闪着亮眼的光,月光悠悠晃荡在他饱满的面容上,正一脸幽怨地看着我。

    见过他的可爱调皮呆傻,确实没见过这般小媳妇模样,我不由扑哧笑出声:“呐,你爬这么高做什么,不怕摔着吗?”

    他撅起红艳艳的嘴唇,“这么多天都不回来看我,你还关心我在乎我吗?”

    一见面就埋怨,也真是改得了脾气改不了天性,我好气又好笑,佯装怒道:“那里危险,快给我下来。”哪知他跟我扛上了似的摇头坚决说着不。我搬来木架梯子,“好,你不下来我上去,要摔的话姐弟两人一起摔死也算还世界一个清静。”一边说着一边双脚噔噔往上爬。还真是乌鸦了我的嘴巴,刚摸到砖瓦的皮面脚便一滑人往后头仰去,凄厉惊呼一声,忽被在劫勾起腰身给拉了回去,惊险回过神来人早已稳稳当当地坐在琉璃屋檐上。

    有点惧高我朝在劫挨过去,紧紧攥着他的手臂逞强笑道:“从这里看去风景还真是不错。”目光一扫才发现这处地方的视觉角度能将整个灵堂尽收眼底。敢情这几日他就一直坐在这里,说好听点给我放哨,说难听点便是偷窥了。

    我瞪着他:“尽做些荒唐事,知道错了进来道个歉便成,窝在上头学什么小贼德行。”

    在劫别过脸闷声道:“我错在哪里?倒是你可分得清谁才是你的亲弟弟。”

    我叹息:“你是我弟弟,天赐自当也是我的弟弟,我不会为了你疏远他,更不会为了他疏远你。这楚府人情冷暖如皮包着的骨头谁也看不清楚,也就我们仨从小一块儿长大,为什么不能相亲相爱?”

    在劫听后只言不发,我俯首唤道:“出来吧,天赐,别躲着了。”早前便瞧见他拿着披风出来寻我,看到在劫与我私谈又躲了起来。

    天赐犹豫半会,从梨花树后缓缓走出,抬头看着我,眼眸幽幽晃荡一潭清泉,洋溢着异常莫名感动的情绪,多半是把我的话给听得清楚了。

    我笑着朝他招手:“发什么愣,快上来吧,这里风景很不错呢!”他顺着梯子爬上瓦檐坐在我的身侧。

    在劫却死死盯着天赐挂在胸口的长命锁和翡翠玉,哼了一声:“我就是看不惯他这较劲,什么事瞎凑合。”

    说来在劫不爽天赐,除了打小结下的梁子,还是有其他原因的。一出生娘亲便为我和在劫打造了一对长命锁,而那翡翠挂玉则是七岁那年老祖母赏赐,也是成对的。天赐不过是孩子天性,别人有他却没有,心里当然不乐意,央着萧夫人也为他打造了跟我们两人一模一样的长命锁和翡翠玉,成天乐呵地戴在脖子上晃悠。在劫就不高兴了,说“不就是一个死皮赖脸的臭蛋,横竖要进我和阿姐中间的第三者。”

    于是那两人又吵了起来,从六岁那年第一次打架,到草堂时在夫子面前互黑对方,再到眼前争着与我亲昵,大事小事家仇国恨全都一股脑地搅在一块清算,将我摆在中间溅了满面的口水。

    眼见劝架无用,我正要发怒,忽见天赐吵得两颊通红,比起先前病恹苍白的模样多了一丝生气,又见在劫眼怒骂中带着一丝笑意,心中顿悟原来这才是他们兄弟表达友爱的方式。

    一左一右拿起那两人的手合在一块,我欣慰笑道:“果然是相亲相爱的哥哥弟弟,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齐齐恼了一句:“谁要跟他相亲相爱!”同一时间抽回手,还放在衣角上反复搓着,活像沾了什么污秽的东西,眼神刀子似的刮着对方。

    这会儿我见了却不再担心,反而觉得可爱得极,大笑着手臂一展揽住他们的肩膀,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口中喊着:“要相亲相爱啊,相亲相爱!”

    那两人的脸红如辣椒,却也默不吱声地任由我抱着。

    抬头看见满天星光璀璨,编织成皎皎银河图,我忍不住脱口:“好美!”夜空划过一抹流星,我赶紧闭眼许愿,依旧死命地念着:“要相亲相爱啊!”

    耳畔隐隐传来两道不甘不愿的应答:“知道了啦。”

    抬头瞧见那两个孩子不善言语的别扭神态,我呆滞稍许,重重嗯了一声,笑得无比满足,为着我们三人此刻所拥有的世间最真挚的亲情。

    然而,又有谁能料到,就在今夜这并肩共看了一夜星光飒踏的三个人,在很多年以后竟站在风云际会的巅峰主宰历史的变迁。

    只是那个时候,可曾有人想起今日这个誓约,说要相亲相爱?

    ========

    作者有话说:下一章开始就长大了哦~留言啊推荐啊,华丽丽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