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二十一章 巾帼不让须眉者,大闹青楼寻弟来

章节字数:2880  更新时间:10-03-10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一章巾帼不让须眉者,大闹青楼寻弟来

    繁花开遍,一年更胜一年,春去秋来,哪朝又是留恋不去的岁月?

    昨夜下了一宿小雨,淅淅沥沥荡漾开初夏的虫鸣,今日阳光明媚,照亮枝头垂落的玉珠。

    我早早起来往账房赶去,几位管事早已恭候多时,小厮们在房中忙碌地走走去去,账本一本一本叠成山高,我一边听着管事们禀告府中的大小事务,一边翻着账本噼里啪啦地打着白玉算盘。

    “拨三千两白银往柳州府赈灾。三日后史家太老爷大寿别忘记差人持名帖送寿礼去。阜阳王、燕山王、常昊王三家王爷并郑国公萧府等五家,东平郡候、南安郡候、西静郡候、北宁郡候四位候爷下个月齐聚京城向经天子朝贡,到时候别忘记替老爷设宴送上拜帖……”一口气交代完十来件大事之后,又指出账簿里数十处大大小小的错误,众人领命下去办事。我又从早忙到了黄昏,这才将这一季度的账本核实完毕,拿起硬纸小折子朝渊阑院南厢房走去。

    若芊正坐在外厅捣弄香薰,我询问大奶奶这会可是有空,她抿嘴笑笑指了指后室。我点头撩开珠花垂帘,越过洛神戏水翠玉屏风,再经过一个拱形木槿萱花门,便来到内室,只见萧夫人卧在软榻上半阖双眼,偶尔几声咳嗽。屋内还有一人在抚琴,是夫子刘旭冉。

    我正踟蹰着要不要进去,琴声便停止了,听闻萧夫人道:“悦容丫头,来了就进来罢,在那里发什么呆。”

    “这不听老师弹得正好,听出了神呢!”我笑嘻嘻地走进,朝刘旭冉微微颔首。虽然年前奔笄之后便没去书卷草堂学习,不过还是改不回先前的称呼习惯。走到萧夫人身前探了探她的额头,“恩,烧已经退了,看来老师的凝神曲还真是神奇。娘亲今日精神好些了吗?”说话之余端上一杯去热凉茶。

    “已经好了许多,只是稍会有些咳嗽。”萧夫人在小丫头的搀扶下坐正身子,从我手中接过茶盏饮下一口便要作罢,在我的坚持下无奈饮尽,我这才将空茶杯接下交给丫鬟,便闻萧夫人对着夫子笑道:“我这个女儿啊就是喜欢操心,越大越霸道,明明只有十六岁,却比其他活了半辈子的人还要精明,下人们都怕着她,连我这做娘的也拿她没辙,怕是只有夫子你才能治得了她。”

    刘旭冉道:“十姑娘巾帼不让须眉,又一片孝心,有她为您分担府中事务那是大奶奶的福气。”萧夫人听了连连点头,嘴角笑意更深。

    我佯装嗔怒道:“江清河浊自有公晓,还是老师给悦容一个公道话,不然这份心思在那没心肝的娘亲面前也是无用的东西,我都成了夜叉鬼了,还人见人怕了呢!”

    屋内众人怔了一下,随即爆开笑声,嬷嬷丫鬟们笑趴了下去,萧夫人也是又笑又咳的,我赶忙上去为她拍背顺气:“快别笑了,再笑下去又要我的不是了。”

    萧夫人探出如葱纤指戳着我的脑袋,嗔了一句:“谁敢说你姑奶奶的一句不是,多半要拿不到工钱了!”随后问我上个月下人的工钱都发放了没有。我点了点头,将季度对账的小折子递到她的面前,她展开随意扫了一眼便阖上,道:“你办事我放心,我病着的这些时日也真是辛苦你了。”我摇摇头说了几句贴心话,挥退丫鬟坐在她的身侧为她捶背。

    期间几句小聊打发时间,萧夫人向夫子询问在劫和天赐的功课,刘旭冉对在劫夸赞有加,道他天资聪颖又为人朴实勤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心里暗道,若是你发现他真正的天赋,怕是要拍案而起惊呼神人了。又闻夫子谈及天赐,道此子本是极为聪明善辩之人,奈何生性顽劣静不下来好好读书,都把心思用到别处玩乐去了。那神态颇有黄河磅礴奈何浪涛东去的唏嘘之感,看得出夫子对天赐的期望很高。

    萧夫人微微蹙眉,问我:“天赐这会儿人呢?”

    我赶忙道:“受了我的托去富阳城收田租去了,都十六岁大的人我想合成也该让他料理一下府中的事。”说的是实话,不过算算时间早该回来了却至今没见人影,多半又跑去哪里耍玩了。

    萧夫人睨了我一眼,心知我在袒护他,叹息:“都怪我从小惯坏了他,才使得他这般无法无天,平日里他也就听你的话,你还是好些让他做点正经事,不求多有出息,只求别闹出什么荒唐事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点头称是,心里暗暗叫苦,他闹的荒唐事还不够多吗,这京城里谁不知道这混世魔王楚家十二爷?

    萧夫人道:“晚上老爷要来渊阑院用膳,快些差人将他唤回,否则让老爷知道了又要挨一顿打骂。”

    我受命而去,张旭冉本欲与我一同离开,萧夫人说心口好似堵着一口气,夫子又留了下来为她弹曲凝神。

    走出南厢房后,我对着小厮道:“将柳大管家找来。”

    自我受萧夫人之托掌管楚府内务之后,便将昔日不受用的跑腿家奴柳固安扶持到大管家一职。要知道一个管理者的成功离不开人才的发掘,柳固安就是我寻得的德才兼备者,并且对我的重用和信任极为感激,更是对我忠心不二。

    我站在渊阑院外的丰华亭中等待,俯首见园中花势倦怠,看着不免伤感,喃喃念了一句:“昨日春去悲花落,今日夏来恨雨淋。”

    身后传来一句清朗之声:“冷月诗魂人两个,颦卿泪眼谁人心?”

    回过头见柳固安踏着落花而来,一身青莲涟水云翔衫,高束发髻别着一支简单的翠玉簪子,看着我时那张清秀的面容荡漾开水纹般的微笑。

    我道他这诗接的不好,太过凄凉,他只是笑笑也不反驳。

    没经出口询问,柳固安早已洞悉我的心思,笑着说:“十二爷在今日申时便从富阳城回到京中,刚进城门被成玉少爷和李家公子给拉着离开,说是万花楼里新来了几个姑娘,是夜郎国的舞姬,好几家公子哥们都在等他热闹场子。”

    我听着黑了脸,口中直呼:“那混账小子,看我不扒了他的皮!”怒气冲冲地往外头走去。

    柳固安急忙将我喊住,面有难色:“十姑娘,这万花楼怕是你姑娘家去不得的地方啊。”

    我道:“柳管家认为府中谁堪此重任,能将十二爷给绑回来?”

    柳固安苦笑:“那还非得十姑娘不可。”

    ※※※

    莺莺燕燕女儿娇,乱花渐欲迷人眼,万花楼里花万里,男人銷魂寻欢乐。

    可惜今日的万花楼不是花好月圆欢乐时,因为我楚悦容要来这里拿人了。

    几十个华服家奴排成两列大步闯进,一路清人开出一条道来,柳固安在前头引路,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前脚刚踏上鲜红的波斯地毯,那鸨母便一脸苦笑地迎了上来,“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啊,您这会儿可别再为难我们小本经营了!”

    明明是个销金窟亏她还说得出口的小本经营,我懒懒扫了她一眼,一个月前万花楼窝藏天赐,被我闹得十来天开张不得,看来是心有余悸但还没学乖,不然这次怎么还会放那小子进去?

    我甜甜一笑,“今日不是来砸场子的,乖乖说出天赐的下落,我拿完人便走人。”

    鸨母面露为难,是心知楚家十姑娘不好惹,楚家十二爷更不是善类。

    我一见她那脸色便知是个两面讨好心眼不扎实的阴人,一把将她推开,喝道:“给我一间间地搜!”

    随着我一声令下,万花楼顿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那些女票客们一个个光着屁/股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手忙脚乱地合着衣服,姑娘们声声凄厉尖叫,吓得花容失色。

    鸨母瘫坐在地拍着柱子直哭着没法活了,“哎哟喂我的妈呀!就算是王员外家的虎姑婆跑来找丈夫,也不是这么个折腾法啊,这日子该怎么过!”

    我也懒得理她,就等磨光她的性子让她自己主动交代。

    果然半刻不到鸨母就屈服了,抱着我的大/腿求道:“我的好姑奶奶快别闹了,我带您去找十二爷还不成?”

    谁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上,高贵的品质也往往只在少数人身上体现,我睨了鸨母一眼,哼了一声:“那就劳烦带路了。”

    小手帕擦着眼角的泪,鸨母点了点头,抽噎着将我引向二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