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二十二章 天赐嬉戏万花楼,悦容初遇常昊王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0-03-09 0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楼走廊尽头是一个精致的萱花小窗,缀着一轮新月,窗前置着一台红木香案,案上摆着一个上好的青瓷烧云花瓶。

    鸨母微微转花瓶,墙壁便自动开启一扇门来,另一头出现一条金碧辉煌的长廊,比起这边要来得更加奢华富丽。鸨母说那里是专门供王侯贵胄们玩乐的地方,非是寻常富豪一族可以承受得起的享受。

    真是一群奢靡腐败的朱门酒肉徒!我冷哼一声大步走进。

    恰时一扇涂着金漆的鲤鱼龙门打开,走出两个衣着华丽面容俊俏的年轻公子哥,满面熏红走路跌撞发着酒疯,正是天赐那两个狗腿子跟班楚成玉和李孝义。

    与我迎头打了个照面,两人就像被泼了一滩冷水似的立即清醒,指着我的鼻子结舌道:“夜……夜叉鬼!!”

    我抬起下巴,眼睛危险一眯,那两人察觉自己失言喊出了背地里给我起的绰号,不由浑身打了个寒颤,连忙捂住嘴巴脸色惨白如死,哈腰作揖连连道歉。

    楚成玉搓着双手尴尬问道:“姑妈,您老怎么往这边来了。”被一个年长我五岁的大男人喊做姑妈虽然有点别扭,论辈分也的确承受得起,于是端起长辈的姿态训导他。楚成玉表面俯首称是,暗地里挤眉弄眼,李孝义见状悄悄往后头移动,想要溜回去透风报信、

    “站住!”我随即将他喝住,指着墙壁说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先给我老实在这里面壁思过,待会回去再跟你们好好算账!”

    越过那两人,推开身前的金漆雕花门,那瞬间一阵尖锐吆喝声迎面逼来,只见房间内紫色帷帐漫飞,雕梁画栋极尽奢华,华贵牡丹地毯上置着一张上好红木雕成的圆盘大桌,一个玄服男子正将一名绝色少女压在上头褻玩,双唇激烈亲吻发出啧啧之声,右手大胆地滑过少女白嫩的大/腿探进褻褲里头。四周围坐着着十来个人,都是一些锦衣少爷们,一个个面带酒色,对着餐桌上这幕活色春宫无不抚手叫好。

    乍见眼前纵情声色的靡乱一幕,我不免红了脸,屋内众人玩得正欢,竟无一人发现我的到来。

    又见厅堂外围,一个男人懒怠倚在赤色玄柱上,一身绫罗锦衣紫金冠,轻啄手中的白玉酒杯,眉宇间百般聊赖,眼神冷清,与大堂内声色高涨的众人倒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你?”门开的瞬间,那男人偏头见到我,神色呆滞稍许,放下酒杯缓步行来,面带惊艳赞道:“看来消息不假,今日果然不虚此行,当真有个绝色美人。”

    尚未反应过来,人就被他一把拉了过去顺势推至墙上,湿热的吻迎面落下。是个惯于撩拨风情之人,灵巧的舌头娴熟地侵占嘴巴,只觉得醇厚的男性鼻息带着酒香和淡淡的药草味,瞬间填充口鼻所有感官。

    知晓他是将我当做万花楼里的姑娘来调戏,心里不由又羞又恼,奈何口舌被逼着纠缠说不得话,又推不开那伟岸的身躯,他反倒愈发动起情来,双手开始大胆在我身上巡走。

    正在窘迫不堪的时候,忽闻他闷哼一声顿住动作,一个庞大的黑影罩在我们身后,是那本在大堂中聚众嬉戏的玄服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这里,紧紧勒住那人的胳臂,冷冷道:“王爷,她可不是你能随便碰得的女人。”

    那人微微蹙眉,像是明白了什么,遗憾地看了我一眼,叹息:“既然美人已是他人之物,小王自当不夺人所爱。”

    就在他放手的瞬间,玄服男子一把将我揽进怀里护着,笑着说了几句客套的虚应,随后对着身后那群纨绔子弟喊道:“诸位抱歉了,本公子有事要先离开,今日扫了大家的雅兴就让我来请客权作赔罪好了。”从怀中掏出一大叠厚厚的银票,就这么往空中随意一抛。刹那间一张张银票哗啦啦地在半空散开,如白蝶蹁跹一般漫天飞舞,错乱恍如纷飞的世界。

    回过神时,他已拉起我的手在尖叫声中跑出房内,下了万花楼,又抱着我跃上马背,低喝一声策马而去,将柳固安等人以及那繁华如梦的万花楼远远丢在了后头。

    十里花巷华灯初上,一匹黑马疾风般奔驰,有人在大声惊呼:“楚家十二爷策马来了,楚家十二爷策马来了!”

    所有人闻声纷纷躲了起来,如避瘟神恶鬼,一瞬间长巷内空空无人,只余黄尘漫天飞扬。

    我看了直叹息,做人做到这份上了也不知是成功还是失败。

    谁料背后之人却哈哈大笑起来,颇为自豪地说道:“看来本少爷的魅力依旧慑人!”缰绳一甩,马啸嘶鸣,以更快的速度穿过长巷。

    唯恐摔下马背,我紧紧抱住他结实的腰身,他俯首看我,叹息:“悦容姐,你还真是胡闹,那是你一个姑娘家该去的地方吗?”

    我还没开口说什么,反倒是他先怪罪起我来,不由怒火上扬噼里啪啦怒骂他一顿。

    他也好怪的性子,我骂得越凶他反而越开心,见我骂得没了力气这才说道:“我这么做是有打算的,你先别管。”

    我沉默半会,闷声应了下来,知道天赐的真性情并非世人所看到的那般跋扈荒唐。

    从小跟他们一起长大,当然了解在劫跟天赐这两人,一个内敛一个张扬,在劫深藏了八分,就不知道天赐故意张扬了几分?

    一路上闲聊,问天赐田租的事办得怎么样了,他道全部租金都已拿到。我探手管他要银子,没料他却回答:“刚才全都扔出去请客了。”气得我对他又是一番拳打脚踢,他也笑嘻嘻地全部受下,还叫我别打红了自己的手让他心疼。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无力叹息,想着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的,这辈子要这么为他受罪。而后探寻着问他窝在万花楼陪那些少爷们胡闹为的什么,他左右他言就是不答,心知他要是不想说谁也逼不得,也没再深入询问下去,心里头倒是揣摩起方才那男人的身份,若是没记错的话天赐当时喊他“王爷”。

    “他是哪家王爷?”

    “当今天下还有哪几个王爷,你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出来?”天赐哼了一声,显然对那人颇为不喜。

    我支着下巴细细琢磨,那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燕山王和阜阳王皆已年近不惑之年,倒是听说常昊王三年前病故,由长子世袭爵位,多半是他了。

    手指不由自主地覆上嘴唇,那常昊王给我的感觉怎么这么……

    忽感身上一阵紧致,是被天赐环臂用力搂住腰身,不由嗔道:“抱得这么紧做什么,快要喘不过气了。”

    天赐道:“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不想悦容姐了嘛。”

    我侧身瞪了他一眼,“收起你那些讨姑娘家欢心的甜言蜜语,对你姐姐我没用!”

    他大笑着双腿一夹,马儿跑得更快,恍惚间听他幽幽道:“若是对你有用,我又何须说给她们听?”

    风声如爆竹般在耳边撕裂,一时没将最后那句话听清,抬头探寻望着他,他再也不发一言,专注看着前方,鬓发漫飞划过他的嘴角,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有着一种我看不清的意味深长。

    黑马长啸,早已疾速奔进楚府大院。

    ※※※

    那一晚,萧夫人命人精心准备了一桌子酒菜,却在饭前有小童来报,说是府中来了紧要的客人,老爷要亲自前去招呼今晚不在渊阑院里用膳。

    能让楚幕北这般躬亲招待的客人,想必身份不俗。萧夫人就这么白白忙碌了一夜也不恼,依旧神色不变地让下人去叫十一爷和十二爷过来用饭。

    期间,楚幕北又差人前来让我过去一趟,竟是由他得力手下张鲁先生亲自来请。

    辞了萧夫人随着张鲁过去,却不料张鲁将我带至东角门,早有一辆马车停在旁门相候,两匹上好的汉白马牵拉,四下罗幕低垂。

    张鲁道:“老爷请十姑娘上车去见贵客。”

    纵然心中不解,也不疑有他步入车上。马车颠簸走了许久,这才停下。那张鲁禀报地方到了,请我下来。抬头见宅院豪华,府门前立着两座石狮子,赤色兽门上挂着一张金镶牌匾,龙飞凤舞题有六字,竟是——敕造常昊王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