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二十六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在劫之恨不解月

章节字数:2359  更新时间:10-03-09 0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抚着在劫漆黑如墨的头发,我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说听闻我被父亲暗厢送来常昊王府,便随后赶来,隐身暗处保护,见我被常昊王轻薄,遂用计将跟踪而来的假夜枭曝露行踪来支开常昊王,却不料曲慕白负伤潜逃,不偏不巧进了我的房间将我挟持,又见常昊王带兵闯入,当时情况僵持不下,便自动现身引开众人为我解围。

    我怪他冲动行事,这常昊王府守卫森严岂是他闹事的地方。他轻笑一声,“别说是区区常昊王府,哪怕是皇宫内院,萧府司空大宅,只要你在我就在。”

    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守门通报常昊王前来探访,我迅速将房间整理一番,在劫翻身跃上悬梁,四平八稳不落一丝尘埃。我这才开门与常昊王在门口虚应,他朝屋内扫视一眼,没有进去,也没有表现异样的发现,只脸色并不太好,多半是没有抓到夜枭,又让我乍来王府遭遇折腾,不由觉得扫了颜面。

    几下言谈不卑不吭,我却听出他话语中几分道歉,便笑着宽慰他几句,后道:“夜色已深,悦容有些乏了,明日再叙罢。”常昊王不疑有他,嘱咐我好生歇息,离开时忽而倾身向前,如蜻蜓般轻啄我的嘴角。

    我怔愣半响,屋内随即响起细碎的断裂声,是横木在指尖勃然捏碎。

    常昊王眼角一冷,我心头慌张,连忙捧起他的脸大喊一声:“王爷!”他惊了一下,呆滞少许。我嫣然笑起,抬起手来开始整理他因一夜奔波而凌乱了的发冠,柔声道:“王爷,你日理万机,肩负国之大计,可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悦容……”他动情地握起我的手,目光几许柔情,“唤我子都便可。”

    常昊王身为当今天子的堂弟,世袭王爵之位,乃三王之最,身份高贵更是万万人之上,就连我的父亲见到他也不敢直呼姓名,谁又胆敢僭越?我面上含笑,心头惊怕,唯恐屋内那人收不住脾气闹腾起来,也顾不得礼数,便道:“子都,夜色深了,你快些回去休息吧,我们来日方长。”他反复细念“来日方长”四字,饮蜜般微笑着点头而去。

    目送那道修長身影消失在广陌流飒的月光之下,我暗暗舒气,进屋那会,骤见一张鬼面立在烛火阑珊处,惊魂时又见一双幽怨的眼神,恍若迷途挣扎的羔羊。叹息着上前摘去他的面具,那张犹且青涩却早已显露头角的面容,修眉入鬓,眸似夜泉,五官与我五成相似,却比我更完美地继承了娘亲的雍华。

    我问他想些什么,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不开心,他用力抓起我的手臂,毫无缘由急急追问:“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他,常昊王?”我困惑吱声。

    在劫沉下眉眼,咬牙逐字说出萧晚月的名字,眸心瞬间闪过狠戾的杀意。

    我看着心头一惊,虽知自一年前那件事情过后,在劫便极为厌恶萧晚月,却没料恨得如入骨,便听他说:“我早些就察觉,常昊王与萧晚月有着一双极为神似的眼睛,你今夜与他游湖时频频失神,难道不是因为还在挂念那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呆若木鸡,莫怪当初阁楼乍见常昊王时,隐隐有着熟悉怀念之感,当时怎么就没有发觉,他的眼睛竟与心里头那个说要与我泡井水的得意人物如此相似。双手不由自主附在唇上,再度忆起常昊王的亲吻,那种莫名的悸动,原来不过是错投在另一个人身上,一种记挂多年的牵绊。才知,人的多情,或许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耳畔响起气败的低喃:“你是不是又想跟他走了,就跟一年前一样,你又要离开我了!”抬头触上在劫惊慌地眼神,我的心头顿时百感交集,沉默半会垂下眼睛,叹息着告诉他,人生就是一个圆,一半是相遇,一半是分离;人也是一个圆,找到了另一半围成一个圈才算完整,“我和你总是要长大的,然后嫁人娶妻有着各自的家庭,活在各自的圆圈里。”

    他听了气红眼眶,怒视着我,口中直嚷着他不娶妻,也不许我嫁人,如果非要两个人才能围成一个圆,那么就让我和他圈在一个世界里。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我的肩膀来回摇晃,像是要将我从幻境中摇醒,却不知他自己一直活在虚幻里。

    这世上哪有这样霸道的人?姐姐弟弟又哪能像夫妻一样守一辈子?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勘不破这层迷障?

    我见他又变成了一年前的癫狂模样,吓得急忙捂住他的嘴巴连连劝慰:“我的好在劫,别闹了,门外守卫会听见的,你说什么姐姐都依你还不成?”

    闻言,他终于停止闹腾,激越过后的面容,宁静得让人分外心悸。见我百般无奈的眼神,在劫狼狈地别过脸去重新覆上鬼神面具,纵身跃上悬梁躲在暗处,任凭我怎么叫也不肯下来。

    这一夜,我就坐在床上,抱着膝盖,与悬梁上一声不响的那个孩子大眼瞪小眼。

    如果幸福是浮云,如果痛苦似星辰,那我此刻的心情可真是万里无云,漫天繁星。

    要知道,我们姐弟俩从小到大都极为亲昵,从来不曾红过脖子,就算说一句重话也是很少的,反而是天赐,整日被我追着打。可自从一年前的那件事过后,我这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劫对我的感情远超出了姐弟的范畴。以前或许还可以权作是孩子不懂事,是他太过依赖,我太过保护。但他而今都已十六岁了,也快是娶妻成家的年纪,却对我表现出那种种赤露深沉的感情,让人担忧又害怕。

    想着累了,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夜半转醒,发现枕畔浸了湿润,幽幽闻得暗处传来喁喁之吟,仔细一听,是我前世极为喜欢的一首歌,儿时曾随意哼过,在劫听了一次便记下了。唱的是一生情,很多人总会哼上一两句,每个人却都有各自不同的心情,今夜我再次听到,竟觉得伤感不已: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看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看那些誓言谎言/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寂静漆黑里,隐隐约约这声音,近似几分梦中的不真实。人世间繁华烟云,浩浩荡荡扫去喧嚣过后,是什么最终沉淀下来,让人彻夜无眠,又让人反复吟唱一夜,自悬梁滴落的那稀罕物,湿润了我的枕畔?

    恍惚间,想起了一年前,往事历历在目,仿佛犹在昨日,难弃,亦难追。

    事情的起因,还需得从我十五岁生日那天说起,那时萧夫人为我行笄礼,以示女子成人,受邀而来的赞礼者,竟是萧晚月的正妻长乐郡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