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二十八章 天地一合许其身,误会一场苍天笑

章节字数:2962  更新时间:10-03-09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睁眼看去,梦中反复出现的那双眼睛正盈盈注视自己,美眸如丝如倦。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真的醒了还是犹在梦里。

    迷醉中探手触碰男人的眼角,待到惊觉时,早已被他扣住掌心放在唇畔亲吻,暗暗地吓了一跳,忙睁开眼再瞧,又换回了常昊王赵子都那俊美无比的脸,极为神似的眼睛,清澈深邃,心底的情意不由因而滋生了几许。

    两人凝眸对望,竟皆未避,久久不分。他与那个人的脸不停交换,只觉亦真亦幻,惊疑不定,忽而清醒过来,又不过如梦一场。

    明媚的阳光已从帘子透进阁子里来,想必已是辰时。

    常昊王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坐在床前正对着我微笑,又问了一遍:“晚月是谁?”

    我红了脸,半响才支语说道:“不过是梦中胡言乱语罢了。”

    常昊王仍是浅浅笑着,道:“昨日扫了悦容的雅兴,今日我再带你于府中游玩,权当赔罪。”

    我见悬梁上早已不见在劫的身影,心想他定是趁人不备的时候离开了,这才舒心地点头应承。

    正与常昊王在水榭楼台上小餐,下人来报,说是楚府送来宫中消息,贵妃娘娘想念姐妹得紧,暄十姑娘进宫小叙,圣旨都已送到常昊王府外头。

    我听了不由讶异,这贵妃姐姐从小与我并不太亲,自进宫后也极少见面,又因小时候被我撞到她与萧晚月私会的事,一直防我甚密,这次怎么没有缘由地就请我入宫?

    常昊王深思稍许,送我出府。一辆镶黄华盖马车停在角门,马车前头坐着一个锦衣少年,晃荡着修長的双腿充当车夫,水淀蓝衫白羽冠巾,面如瓷陶唇若朱漆,正是我那老爱折腾荒唐事的十二弟楚天赐。

    乍见我出来,天赐眼睛一亮,暗暗朝我抛来一记眼色。我心头顿时明白几分,这贵妃娘娘的召唤八成是他赶早入宫特意请来的。谁不知天赐的嘴巴抹了蜜似的甜,从小最讨楚贵妃的欢喜。

    此番为了我,也真是辛苦了这两个好弟弟。楚老爹有攀天墙,瞒着他们俩一声不吭地将我送进常昊王府;他们也有过云梯,轮流行事,一人闹王府,一人地下请法旨,又将我安然接出王府。这一来一往也算有惊无险,倒让楚老爹的阴谋在金灿灿日光下宣告破产。关键时刻果然还得靠那两个小子,也不枉费我从小这么疼爱他们。

    天赐哟呵一声跳下马车,轻巧地蹦到我的面前,欢喜地晃着手中的皇榜,说道:“悦容姐,这次我很乖可不是来闹事的哦。”而后又对常昊王拱手虚应,说着什么感谢盛情招待我姐,他日万花楼小叙我来请客让你玩得开心之类的话。平日里狐朋狗友厮混惯了,说话也不见害臊。

    常昊王何等聪明的人,又怎么会看不懂眼前状况?也不愧是官场上打滚的人,神色不变场面逢笑,道是楚公子客气了。

    看在天家的面子上,常昊王也不对我强作挽留。临上车,他委婉向我打听一事,竟是当初我推掉萧晚月求亲的缘由。这档事多半又是父亲告诉他的,可他分明是知道萧晚月这个人的,刚才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

    我也装着糊涂,好奇探寻他们是否相识,常昊王却给了我一个十分玩味的回答:“萧晚月便是本王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

    尽管不懂这句话暗藏的深意,但总让我有种感觉,或许他执意想要纳我为妃,并非所谓的一见倾心,而是因为我曾拒绝过萧晚月。

    都云常昊王善识人心,方才梦中无意识的低唤想必早已被他看穿了对萧晚月的情意。我不再诸多隐瞒,也不想日后与他过多糾纏,便坦言相告,我楚悦容要嫁的的丈夫不得三妻四妾,只须爱我一人,待我从一而终,别说萧晚月是我心上人,就因他已有一房妻室,我就不情愿嫁给他,更何况你常昊王赵子都身边妻妾成群美人如云,我更是万万不可能做你的王妃。

    考虑到自己的立场和彼此的身份,这番话我还是说得非常含蓄的。天雷虽过仍有余威,还是造成了不小的震撼力。当时常昊王就这么呆呆看着我,活像看到六月飞霜似的不可思议,就连从小跟我闹着长大的天赐也被我吓得目瞪口呆。我尴尬地笑了笑,知道自己的言论对这个时代的男人而言是惊世骇俗的。

    半响常昊王回过神来,心有不甘地问:“有什么能够改变你的坚持,让你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我没有立即回话,男人都好面子,更何况他乃堂堂王爷,太过直白的拒绝不免伤他自尊,要是恼了起来强抢民女的事也干得出来。

    想了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然后双手合十放到他的面前,意思便是:若要我放弃原则嫁你,除非天地合一。

    别人高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则恰恰相反。他与我之间的关系,就好比飞鸟之于苍穹,游鱼之于海平线,春花之于严冬,是永远飞不到的尽头,抵达不了的终点,开不出花的结果。

    够直接彻底无情又委婉善良和平的拒绝了吧?

    常昊王这般聪明果然一下子就看懂了暗语,沉着脸瞪着我,神色有点怪异,眼中藏着惊愕,脸上云/雨不霁。

    我瞧着心中不安,赶紧跳上马车拜别。

    一路颠簸,拄着下巴发呆,想到常昊王和天赐方才的表情怎么的就很想笑,心里却觉得空前悲哀,一种身为女人由来已久的悲哀。

    不知道是谁说的,如果这个时代病了,当你无力改变什么的时候,要么跟着它一起病下去,要么一个人孤单地死去。

    于是,我就这么地在思想的病态和灵魂的死亡之间挣扎,高举着革命宣言:质本洁白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宁可高傲地发霉,也不去卑微地恋爱!没准哪日还真落得孤单而死的可怜下场。

    马车走了稍会,忽闻身后传来马啸,又闻有人惊呼:“王爷!”马蹄声嗒嗒而来,撼岳摇地。

    我心头一惊,掀开垂帘回头看去,只见常昊王策马狂奔而来,金冠上玄苏摇晃,五龙腾云华服凛冽翻滚,那张刚毅的面容看着我时骤显执着,紧追着我焦急地问道:“如若你刚才所说的我全都做到了,你是不是真会实践诺言嫁我为妻,是不是?”

    错愕地看着他,我一时答不出话来。天赐恼了一句:“还真是冤魂不散。”马鞭一甩,两匹上好的汗血宝马以更快的脚力将常昊王甩在了后头。

    浮云从空中掠过,如一场人生。

    那片天空之下,常昊王策马而立,被极快的速度与我拉出遥远的距离。

    我远远看去,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再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唯有那双熟悉的眼眸依旧清晰写着坚决。

    放下垂帘,我靠在马车的架壁上一路沉默不语,竟是因他这惜别一闹而惆怅了起来,不知是为所他表现出来的真情,还是因他像极心里头的那个人。

    恨起自己多情柔肠,总是容易陷入感动,这一世经历了这么多都没见多少长进,也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又恨自己的敏感多疑,感动之余又不免怀疑人性的真诚,就如同现在,不禁在问:常昊王对我的坚持,是真心的还是另有目的?若真是真心,又能真多久?

    我知道他的那些侧妃妻妾,不少都是出身高贵的王侯小姐,大经国内万中选一的美人。楚悦容虽是小有姿色,也有自知之明,与他并无轰轰烈烈大爱一场,充其量不过是日前在万花楼里惊鸿一瞥,一个尚且还称不上美丽的误会,若非利益权衡,何德何能让他为一株芳草放弃满园春色?更别说我所暗示的天地合一,除非是天上的神,地下的魔,人世间又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不可能?

    转过身又想,他终究是个王爷,高高在上的男人,抛不下的脸面,舍不下的骄傲,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当时间久了,有一日激情成了倦怠的回味,也就不再执着了,曾经的信誓旦旦便作烟消云散,我又何必为他庸人自扰?

    收起满腹心绪,我摇头笑笑,将常昊王的誓言转眼遗忘在脑后。

    却是很久以后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就是一场啼笑皆非的误会。有人说,这就是孽缘;也有人说,这是命中注定的安排。但对我来说,这更像上天捉弄众生的一个玩笑——

    他竟是将“天地合一”误以为“天下归一”,打着尊王的旗号,翻开了大经国诸侯攘夷的第一篇章,乱世因而初现。

    男人们总会为他们的野心寻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于是可怜的女人就须得承担起红颜祸水的千古骂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