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三十章 阴谋暗生藏杀机,阴差阳错成罪犯

章节字数:2130  更新时间:10-03-10 23: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厉害也活不过二十五,先生何必为他费了心思?”广成昕的口气颇为不屑,转头一念:“不对,他而今分明二十有八!”沉默思索稍许,又说:“也许那相士不过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

    云盖先生冷哼:“在司马大人眼中,在下可是那黄口欺人的江湖术士?”

    “难道……”

    “如大司马所想,当年为萧晚风批命的相士正是在下。”

    废殿中响起一道浑厚之音:“为何会如此?”只是简单一句问话,却飓飓如天庭圣言般威严。

    我不由心惊,除了广成昕和那云盖先生,这废宫内竟还有第三人,我却丝毫不曾察觉他的气息。

    殿内又传来人声,“怕是有人违背天命逆改萧晚风的命格,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皇朝命数也将因此发生改变。”

    神秘人问:“有何改变?”

    云盖先生回答:“几日前我夜观星象,先天命盘十二宫位中,三大杀星所在命宫三方四正会照,成‘杀破狼’格局。杀,为祸乱苍生之贼;破,为纵横天下之将;狼,为奸险诡诈之士。三星齐现,意为天将大乱。又一股紫气东来,东面正为萧府属地长川,乱世者若非萧府之人也必与萧府息息相关。而萧家子弟能成乱世者,唯有萧晚风一人耳。”

    广成昕道:“如此说来,萧晚风非除不可!只是……要对此人下手,又不得与他正面冲突,谈何容易?”

    云盖先生道:“阳谋不成,还有阴谋,我倒是有一计。”

    “先生请说。”广成昕欢喜请教,彼此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从枯树后头蹑手蹑脚走出,想挨上前去听得清楚,只隐隐闻得一句“朝供大典那日可方便行事”,便有人厉喝:“谁在外面!?”话音落下的瞬间,三根丧门钉随即穿过门窗格子逼面射来。我闪身躲了过去,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跑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处地方,四周红墙绿瓦芳草萋萋,是个精致的别院。

    正在吐气,忽闻尖锐的声音喊起:“人往那头去了,快追!”我心里一慌,来不及喘息,使出浑身的劲又开始了跑路。

    也真是流年不利祸不单行,刚过转角又与一个男人迎头撞上,冲击力道太大,两人双双往后倒去。

    那人跌坐在地,揉着屁/股咬牙咧齿:“哎哟,好痛!”抬起头,飞扬发丝下露出一张俊逸的脸,琉璃眸子怒视着我:“混账东西,你没长眼睛吗?”

    乍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我只觉得五雷轰顶,麻痹感从手指开始蔓延全身,分不清身在何处,自己是谁,眼前这个男人又是谁。

    大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襟,巴掌随之刮下,“啪——”一声裂天脆响,我破口怒骂:“张影,你这个畜生王八蛋!竟然还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曾被我深爱着的丈夫,给予他真挚的感情,富裕的生活,把自己最美好的人生和岁月都给了他,然而他又是用什么来回报我的?就在我车毁人亡的时候,他又在做什么?

    是的,他正在与我最好的朋友偷欢,讥讽我嘲笑我是这个世上最愚蠢可笑的女人!

    现在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很好,非常好!我勒紧他的脖子,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他抚着红肿的脸,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你居然敢打——唔——”

    我又一巴掌打下去,冷笑道:“打的就是你!既然敢再出现,就别怪我不客气,放过你一次就不会放过你第二次,对不起我的人我也不会让他舒坦,背着我搞外遇,恩?你有种!我让你有种!”抬起膝盖用力撞向他下跨的命根子。

    一阵杀猪似的嚎叫撕裂半空,贱男人双手捂着胯满地打滚,口中直哭爹喊娘。

    就这这时,不远处传来混杂的脚步声,隐隐听见有人喊道:“声音是那头传来的,快,快!”

    追我的人来了,还来得不少!我脸色一变,看了一眼地上打滚的人,“算你今天命大!”再出一脚,将他踢进莲花池,转身跑开了。

    刚跑过一片芭蕉林,一双手忽然从厚重的叶子后头探出,一把将我攥进里头。

    大惊之余,抬头对上一双清澈明朗的眼睛,我欢喜喊道:“在劫!”

    他探出食指放在唇前,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拉起我的手寻路出去了。

    宫城外,天赐犹且坐在华盖马车上等候,手掌不停对着脸扇风,口中念着:“天气还真是热啊。”乍见在劫拉着我双双出来,奇怪问他:“诶,你怎么来了?”

    在劫冷哼一声:“你明知她是路痴,居然还放她一个人进宫,回去我再跟你算账!”立身蹬上马车,也不给天赐说话的余地。

    “啧,我没奉旨怎么进宫,再说这宫里头不是有人带路么,你耍什么大爷脾气!”天赐在马车外跳脚,我尴尬地安抚他好一会儿,三人这才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翌日,我像往常一样早起去书房批账,见到梨香院那厢管事的请示硬折,写着抽取鹿茸、虎鞭、冬虫夏草等名贵壮阳草药,不由好奇地问:“三奶奶要取这些东西哪处去?”难道是楚老爹金枪难立需要壮阳了?

    管事尴尬轻咳一声,压低着嗓子挨在我的身前说道:“十姑娘,这些草药是三奶奶要送进宫给贵妃娘娘的。”贵妃正是三房司空夫人的女儿,也是二哥楚沐晓的亲胞妹。

    这回我更好奇了,“贵妃娘娘要这个做啥?”

    管事又压低了几分声音:“十姑娘你有所不知,昨个儿宫中传来消息,说圣上遇刺客了,被人扔进了御花园的荷花池,还伤到了那个……那个地方!”

    “咯嗒——”朱批笔管从手中脱落,我茫然张大嘴巴,“不……不会吧?”不会那么巧?

    管事生怕我不相信,重重拍响胸脯很认真地保证:“千真万确的事!”

    瘫坐在椅子上,我突然很想哭,心里头只剩下一个念头:

    完了,我灭了皇帝的种!

    =====

    后记:

    云盖先生:此女(悦容)真乃影响天下运势之人!天子生不出儿子,何惧乱世不起?

    刘旭冉(夫子):云盖兄真相帝!

    愤怒的楚悦容:神棍去西!

    忧郁的小醉醉:留言啊,票票啊,收藏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