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三十三章 闲余八卦惹嫌疑,生命之苦唯艰难

章节字数:2942  更新时间:10-03-13 1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时分,我回了楚府在房内打点舞衣,姹紫和嫣红在外屋聊天。

    “明天那鲁国公就要来咱们楚府了,我真有点紧张!”

    姹紫问:“紧张什么,难道你喜欢司空大人?”

    “都说鲁国公长得宛若天神,见过他的姑娘没有不爱的。”

    “可你没见过他。”

    “我见过他麾下首席家臣!”

    “谁?”

    “曲慕白曲将军,一个从来没有败绩的战神,人又长得俊俏,做事沉稳为人厚重。”

    我听了讶然失笑,想起在常昊王府那一夜,那被我脱得精光的倒霉蛋,他要是沉稳厚重,我就是天仙下凡!

    “可我听说两年前他曾吃过一次败仗。”

    “真的!?我都不知道,是谁这么厉害?”

    “就是咱们大奶奶的亲侄子,萧晚风萧大爷。”

    姹紫哦了一声,“别人我还不敢说,若是萧大爷的话我真的信了,那……萧大爷明个儿来不,听说他不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

    “准来,自家姑妈的寿诞不来不成礼。”

    “那萧二爷呢?”

    “听姑娘说是来不了了,阜阳王来京都之后水土不服,现在病在榻上,他要陪长乐郡主回去探视。”

    “真是可惜了,我看姑娘嘴上不说,心里其实盼着能见到他。”

    我在屋内摇头,姹紫这丫头总能猜到我的几分心思,不过这回倒猜错了,我却是希望他别来,情愿在他心中一直保留曾经的美好,也不想被他看见我明夜那副供人娱乐的丑态。

    “喂,我跟你说个事哦,也是有关咱们十姑娘的!”嫣红突然压低了声音,我笑着不说话,倚在门扉看她能嗑叨出什么。

    姹紫好奇问什么事,嫣红靠着她的耳畔说:“还记得篱落院的那位司空少爷么?”姹紫点了点头:“记得,论辈分是梨香院三奶奶的侄子,当初是作角子送进咱们楚府的,如今也有十个年头了。”

    角子,也就相当于质子。互换角子在当时的大经国十分常见,是藩王公侯之间表示和平友盟的方式,楚家也曾派出旁系公子送去了司空府。

    这司空少爷单名一个落字,是三奶奶二堂兄家的儿子,三奶奶又是鲁国公司空长卿的亲姐姐,说来司空落的地位远比楚家送去的角子要来得尊贵。

    想当初司空落欲来楚府,司空夫人为让他住得舒适要重建篱落院,这事还是我在七岁那年为救在劫向萧夫人求药那时提上去的,顺带还报复了那时对我使阴招的贱婢如苑。一年前司空夫人做主,替司空落向楚府提亲,楚老爹就将年长我一岁的楚家九姑娘许配给他,婚期也近了,就在今年冬至。

    嫣红说:“你知道不知道,其实一年前司空少爷是想向十姑娘提亲的,恰逢那时长乐郡主替萧二爷也来给十姑娘提亲了,你说这做角子的少爷怎么能跟萧家二公子比?偏偏求亲的话说出口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所以就改口将十姑娘换成了九姑娘。谁知最后十姑娘没嫁,那司空少爷却有了婚约,听篱落院的丫头说,她们那主是个十分沉郁痴情的人,经常看见他偷偷画着我们姑娘的画像,本来只是一个月的婚期也被他一拖再拖,拖了整整一年。”

    我万分讶然,居然一点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印象中只见过那司空落数次,每次见他都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谦逊有礼地问我:“十姑娘最近可安好。”而后就没有再多的交集了。怎么就没想到,他犯的是这样的心思?这古人的感情表达,还真是压抑。

    姹紫掩嘴笑道:“谁叫咱们十姑娘是众多待嫁姑娘里最漂亮最本事的,当然成了香饽饽,要是性子不那么泼辣,说不定更抢手,听说前不久常昊王也曾向老爷提亲,后来不知怎么的又被按下了。”

    “就连萧二爷和常昊王的婚事都给拒了,真不知道姑娘眼里能看得进谁。”

    “谁敢管十姑娘的事,皇城里出了名的辣椒子,还不被她扒了一层皮!”两人笑作一团,好一会儿消罢下来,姹紫又说:“我看啊,八成柳管家心里头也念着十姑娘,只是碍于身份不敢讲。”

    我在门后听着眉头紧蹙,这两个丫头还真是口没遮拦,越说越离谱都没完没了了!

    推了门走出去,吓得两人惊跳起来,我阴笑道:“好啊,都长舌到我的头上了,你们好大的胆子!”

    忽而瞥见门口站着一人,我怔了一下,大惊喊道:“九姐姐!”

    楚丽华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淡淡地说:“没事,我就刚经过,听见十妹房里有笑声顺道来看看。”之后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冷硬地离开了。

    那俩丫头见气氛不妙,深知是闯祸了,跪地求饶:“姑娘,奴婢知道错了!”

    我冷冷看着她们,“从明天起,你们两人去浣衣院劳役三个月,扣去期间所有的工钱,以后再乱嚼舌头,小心我缝了你们的嘴!”

    “是,谢姑娘仁慈。”两人叩头请罪,抹泪离开。

    我坐回房内,许久怒气难消,不知道楚丽华到底在外头听见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看她离开前的神色,心里多半是对我有了成见。

    “刚才我见姹紫嫣红那俩丫头哭着跑出去了,这是怎么了?”在劫踏着暮色走进,背后一片夕阳余晖,如血染的风华。

    我默不作声,俯首摇了摇头,在劫一见摆在桌上的舞裙,“这是……”

    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把这事告诉他,心知也是瞒不住的,便将萧夫人要我明日献舞的事说了一遍,当然,那个人的存在和我从小就身中蛊毒的事,都隐去没说。

    在劫一掌拍向桌子,“不行,我绝不同意!你堂堂楚家千金小姐,怎么可以去做伶人卖笑的事!”

    心情本来烦躁,现在更觉得累,说话的口气也恶劣起来:“不同意找大奶奶说去,别在我面前撒气!伶人卖笑的事怎么了,觉得下贱丢人吗?告诉你,咱们那早死的娘亲生前干的就是这事,你可以看不起我这个做姐姐的,但你绝不可以对娘有半点不敬!”

    “阿姐,我……”

    “我累了要休息了,你离开吧。”别过脸不再看他。

    在劫不肯走,央着哄着让我别生气,我始终没说话,最后他也只能无奈地离开,临走一拳敲向墙壁,道:“是你太随性,还是我太认真?你随口说说的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当真理,为什么你却总是要让我伤心?你曾说过会永远和我在一起,一年前却想抛开我跟别人离开;你说过这辈子只为我一个人跳舞,现在你却要像舞姬那样供那么多男人欣赏……你不跳又怎么了,为什么怕得罪她?有什么苦我陪你吃,有什么罚我陪你担,从小你就跟我说,人可以出身卑贱只要灵魂高贵,我曾无数次为自己有你这样的姐姐而骄傲,但是现在,你曾经的骨气和硬气到底都哪里去了?”

    在劫走后,我拂袖将舞衣忿然摔到地上,“是,我是怕得罪她,从小到大我步步为营时时小心,阿谀逢人讨她欢喜,我都是为了谁!”伏在桌子上,胸口莫名疼痛,像破开巨大的裂口,流着不是血,是泪。

    “我这都是为了你啊在劫,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一句低语幽幽飘来:“我一直都知道。”

    当我以为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原来他从来没有离开,那双手温柔地从背后将我抱住:“对不起阿姐,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好……”哽咽着,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其实,我很早就明白我和在劫对于人生价值,开始有了本质上的区别。他总认为一个人的灵魂正直才是不能折去的存在,甚至比生命更贵重,这是我小时候教会他的道理。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改变,改变的那个人是我,在我承受了将近十年蛊毒的折磨之后,我觉得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在生命面前都可以低头,所以在我心里,为了活下去,没有什么痛苦是不能忍受的。

    “在劫,你说得很对,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改变,永远这么正直干净。”肮脏的那个人就让我去做……

    “姐……你说是我们长大了才觉得苦,还是童年本来也苦?”

    “生命就是如此。”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幸福自由地生活,能活得美满当然好,不能难道就不活了?

    在劫不再说话,今夜他将学会一个道理:有人相助是幸运,没人相助是命运,不要苛求帮助或者抱怨生活,因为生命是自己的,就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

    作者有话说:下一章悦容要出风头了,诸位看官,速速撒票预热一下^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