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三十四章 歌舞一场惊四座,误会结怨安知祸

章节字数:2630  更新时间:10-03-14 12: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夜烟火绚烂,如光华,将美丽留给夜空,似年轮,将寂寞留给自己。

    外头觥筹交错,歌舞升平,我在内堂点妆,换上映月白霓裳,足踝手腕上都不对称地箍着黄澄澄的金环,环上又系着数只小铃铛,一舞动起来,便发出十分悦耳的声音。

    嬷嬷在外头催道:“姑娘,客人都到齐了,您该上场了。”我应了一声,挽上祥云彩袖走了出去。

    殿堂灯笼焰焰彩带高挂,放眼处宾客满座,人间尽是辉煌处。

    那莲花台便设在碧波水池中央,花开如万世风采。四周环肆列坐之人,是今日的贵客,无一不是掌管天下乾坤風流英俊的少年英雄,不由惊愕萧夫人处心积虑的安排。

    看那常昊王,金樽在手邀明月,谈笑间已是一方惊变;再看那郑国公萧晚风,烟波浩渺似仙来,冷眼所到,好汉折腰甘拜服……意料之外,未曾见到传闻中风采绝伦的鲁国公司空长卿,倒是那曲慕白恭坐案前,风采面容映照着水之光木之华,乍见我略略一惊,手中杯酒随之翻倒,而后又浅浅一笑,眼梢眉角如春过万里,重新拿起酒杯,朝我微微一摇,似在庆祝再次绝妙的相遇。

    自我出现后,座下众人窃窃私语,偏我耳朵灵光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哪家的舞姬,怎生得这般美丽?”

    “诶~说来你可别不信,她是魏国公第十个姑娘,千金之躯,岂能与寻常舞姬同日而语。”

    “难道是当年江淮第一名妓苏湘芸的女儿?”

    “正是。”

    “果真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瞧那模样那体态,哪个男人见了不銷魂,做千金小姐也实在可惜。”

    轻蔑的口吻轻佻的言语,看着我像是看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我忍住屈辱深深吸了一口气,缓步登上莲花台。

    莲花上空设有一根钢丝线,肉眼粗看难辨;岸畔左右两处阵列两座巨大的擂鼓,击鼓人后侧走出,是两个黄衫少年,面容隽永眼神坚毅,双手负背,正对着我微笑。

    是在劫和天赐!

    楚老爹在上座吹胡子瞪眼,“这两个孽障!又想做什么出格的事?”命管家将他们叫下去免得丢了身份。

    他们也不搭理,“咚——”一声敲响擂鼓,沉重宛若承诺。

    在劫侧身看着我,但笑不语,眸心传递的是一种信念:铭记这芸芸众生,我与你同在,荣辱与共。

    天赐眨了眨眼睛,“悦容姐,这么出风头的事,怎么能少了我楚天赐?”

    “你们……”这俩小子做什么的,干嘛煽情得让人想哭。

    不再言语,已是千言万语,鼓鸣再起,我翻身跃上钢线,伴随着鼓声飞空起舞。

    少年浑厚的声音朗朗穿过云层,如朱玉般声声洒落。在劫唱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咚!咚咚!”又几声擂鼓,天赐唱到:“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梦入少年丛,歌舞匆匆。老僧夜半误鸣钟。惊起西窗眠不得,卷地西风。”

    男子浑劲的歌喉,女子阴柔的舞姿,相得益彰,浑然天成,安得世间成绝技,便是天上天下难再寻。

    正在众人凝神屏息观看时,我心头一跳,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忽儿惊天一变,那钢绳“叮”的一声砰然断裂,我惊呼着往下坠落。

    众人哗然,在劫天赐措手不及,眼见我即将跌落湖中,一把红缨枪横空飞来,银色枪杆将我的脚尖重新垫起,便见枪头那端一双有力的大手紧握,那人孑然一身立于莲花台上,白衣黑发飞天曼舞,星目如光横天笑,竟是那曲慕白!

    只见他回头喊道:“鼓声别停!”

    在劫天赐立即神会,“咚咚咚——”鼓鸣再次响起,阵阵如雷响,我随即在枪杆上起舞,将最后一段跳完,成全一场完美的人生。

    歌消舞罢,天地无声。

    是人,是神,是仙?已不知,心不在己身,早已飘渺于山水日月间。

    沉寂许久,众人方才回神,掌声赞叹声相继响起:“早闻飞天旋舞如天女之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竟也能在枪杆上舞出,妙哉妙哉!””

    萧夫人感动地抹着眼角的泪:“先前便听三人说为祝贺娘亲寿诞要给我一个惊喜,真是难为他们了想出这样的主意,唱的好,跳得更好!”

    众人颔首:“真是孝顺的孩子们,魏国公有如此出彩的子女,真是好厚泽的福气。”先前的嗤笑和暗讽,在萧夫人一句“肺腑之言”后,全都变成了真挚的夸赞。

    面对众人如潮般的奉承,楚幕北拱手笑呵,“孩子年少不懂事,还得多多栽培,诸位过奖了。”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浑然忘记刚才是谁觉得丢脸勃然发怒。

    我从银枪上跳下,朝曲慕白感激欠身,“多谢将军,啊——”蛮横地被他拦腰带到面前,竟不顾礼数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贴着我的脸,笑说:“我们又见面了,该叫你陆静然呢还是楚悦容,恩?居然敢骗我,可让我找得辛苦!”

    我涨红了脸,与他拉扯不休,“快……快放手!”

    他站着纹丝不动任我打骂,硬是要与我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做什么害羞,我们俩的关系早已亲密无间了,不是么?”

    “你——”

    他的那句话说得不是特别的响亮,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周遭窃窃私语顿时嗡嗡作响,争相揣度彼此的关系。我悲愤交加有口难言,抬头捉摸到他嘴角那抹得意的坏笑,心知他是故意的,是要报复昔日我加诸咋他身上的难堪。

    在劫跃上莲花台,面如寒霜,“放开她!”

    “喔,代表正义的救美英雄终于出现了啊~”戏谑的口吻,不羁的神态,似乎不曾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更是挑衅似的将我搂了满怀。

    在劫握起拳头,关节咯咯作响,击鼓木桩随手一扬指向他:“再不放开我姐姐,别怪我不客气!”

    “少年人勇气可嘉,可知你是除了夜枭小贼之外,第一个敢拿一些破玩意指着我鼻子说话的人。”笑了笑,手指拂过我的脸,划过颈部,逗留在锁骨上打圈,明明跟在劫说着话,视线却半刻也不曾在我脸上离开,“但是你要明白,对我无礼,是要付出代价的。”

    话落的瞬间,风中传来锐利的刀声,“锵锵锵——”声消之时,在劫手中的木桩已化为木屑飘散水池中,只余下短短一节还留在手心,在劫已动也不能动了,早有一把冰冷的剑,神不知鬼不觉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木讷的表情,高束的黑发,一身黑装如鬼魅,那站在在劫身后持剑的男人,竟是昨日在巷子里救了我的怪人,淡淡地看了我一眼,静静地说:“没有人可以对主公无礼。”像是警告在劫,又像是在警告我。

    那搂着我不放的无耻男人笑吟吟地说:“行了,慕白,快收起剑吧,可别吓到了孩子,弄不好会留下心理阴影,影响他日后身心健康发展的哦~”

    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我的嘴角不停抽动,这才顿悟自己一直弄错了身份。难怪姹紫嫣红会说,曲慕白将军是个做事沉稳为人厚重的人,我却觉得他行事荒诞举止轻佻,原来那夜被我戏弄之人,才是真正的鲁国公,司空长卿!

    一不小心,我就这么得罪了一个大神级别的人物,要杀我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而他似乎对我很有“兴趣”。

    是福是祸?天知,地知,我不知。

    ==========

    作者有话说:小悦容,您自求多福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