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三十六章 莲花塘畔动真心,苍天捉弄痴人笑

章节字数:2659  更新时间:10-03-17 0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日,我像往常一样天还蒙蒙亮就起床去账房议事,半途竟遇见司空家的角子——司空落。一袭淡薄的蓝衫婉约地在肩侧束着头发,就这么安静地站在石子路上仰面望天,像是被世界遗弃了似的,却在见到我时面露惊喜。

    显然他是刻意等在我必经的路上,像以前那样温和地问了一句:“十姑娘最近可安好。”

    我礼节性地虚应着,正在错身而过后,他又喊住了我:“等等,十姑娘!”

    “还有什么事么,司空少爷。”我回过身没好气地问,经过昨夜那一遭子的事,实在是对“司空”这个姓产生了莫名的排斥,小的害我与楚丽华姐妹生隙,大的逼得我不得不应下常昊王的婚事,真是大大小小没一个省心的!

    婚事昨晚早就传遍了大经国,在劫和天赐现在还跟我闹情绪。明明是我被逼着嫁人,到后头怎么都是我成冤家了,这个世界也乱得一塌糊涂。

    司空落踟蹰着不知怎么开口,墨迹了好久,我也没这个耐心陪他消磨,指了指身后的路:“司空少爷要是没事,我先离开了。”

    “等等十姑娘!我……就是想亲口问问你,你……真的要嫁人了吗?”他急急地喊出口,白净的脸憋得通红。

    看着他过分认真的眼睛,我重重叹了一声:“是的,要是日子赶上了,可能会在冬至那日同九姐一起把亲结了。”这话我是瞎说的,日子哪里订了?要是常昊王高兴,明天就可以一顶花轿将我抬过去,楚老爹指不定还拍手叫好呢。

    司空落信了,脸色瞬间惨白如死,咬着唇问:“十姑娘……是、是真心喜欢他吗?”

    “司空少爷,以后你就是我姐夫了,我这个做妹妹的还得提醒你一句,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别去追求其他一些有的没的,终究不过是虚假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说是不?”

    从小被作角子寄人篱下长大的人,本来就善于察言观色,我的随便一句话,他就透心里明白了,苍白着脸苦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猛然抬起头,眼中汹涌着一股水汽:“你别觉得困扰,我只是想还自己一个甘心,一个无怨无悔!十姑娘,你可还记得三年前,那白荷塘前发生的事?”

    我没有说话,三年前跟他有关的事都模糊了,也只能说明是不被我放在心上的小事,可司空落却说得十分激动。

    “那年早夏,是我的生日,习惯了一个人过,散步至荷塘畔,听见几个丫头在塘边聊天,竟是取笑我娘不过是粗鄙屠夫的女儿。因为不受宠所以才被送来这里当角子,我一直知道他们都瞧不起我在背地里嗤笑,当亲耳听到,却还是如此难受。就在这时,你出现了,怒骂她们。你骂得红了脸,就连耳根子都红成一片,当时我惊呆了,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人,会为我这样卑微的陌生人愤怒,那一刻我不可遏止地为你感动。”

    我许久说不出话来,惊愕、无奈、悲嗟……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确确实实哭了。

    “还记得那天你穿着粉色的碎花裙,微风吹起你的长发,看上去美丽极了!你走到池塘旁,摘了一朵莲花,对站在暗处的我说:‘屠夫女儿的孩子怎么了,妓/女丫鬟贱婢的孩子又怎么了,还不跟皇帝小子一样,小时候都尿过床!谁也不比谁高贵,谁也不比谁卑贱,就像这朵白莲,生时清清白白,死时也干干净净!’你走了之后,我蹲在柱子后面大哭了一场,把十几年的委屈痛苦无奈全部都哭了出来,我终于知道,这个世上并非是我所想的那么寒冷的,至少……至少还有一个人,至少还有一个你,像阳光一样给予我温暖……”

    颤抖的声音,潸然泪下的脸庞,司空落的述说,伴随着那日清晨的鸟鸣,深情了蓝的天,白的云。

    我想起了这件事,却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我不知他当时就躲在柱子后,而那句让他念念不忘的安慰,可笑的也并非对他所说。他也并不知道,当初在荷塘假山后面,还窝着我那两个弟弟。

    原来人世间,都会有一个巧妙连环的骗局,悲者看它是讽刺,乐者看它是幽默。

    他就为了一个误会,爱了我那么多年,多疯狂啊,是老天还是他?

    叫我怎么忍心告诉,他真正爱上的,不是我,而是寂寞后对于温暖的渴望?

    我只能静静地对他说,该放的要放,该忘记的就要忘。

    他笑得勉强,却毫不虚假:“十姑娘,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有些命中注定的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在这无常泛滥的尘世。我不恨缘浅,也不强求情深,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感激你欣赏你爱慕你!也许这样的感情,在你转身之后就会被遗忘,我还是想要亲口告诉你,还自己一个坚持!”

    “你……”我哽咽着。

    忽而,一声嗤笑响起:“唷——这都演的是哪一出啊?”

    一道人影从树上倒挂下来,黑色长发随着几片树叶旋转。

    竟是那司空长卿!

    翻身落在我的身旁,他双手抱胸,嘴角咬着草根,笑吟吟地说:“大清早的就来这么劲爆深情的一幕,倒叫人好受?”

    我怒视着他,一言不发。当感动伴随着眼泪即将喷涌而出那一刻,就这么被他吓得全都堵在口子上,现在怎么也宣泄不出来,那种感觉才叫真正的不好受,他懂不懂!

    司空落乍见他,神色一惊,赶忙俯首恭谨作揖:“侄儿见过叔伯,给叔伯请安!”

    懒懒扫了他一眼,司空长卿别过脸思索半会,漫不经心地沉吟:“恩?”随后摆手就像在打发小狗:“行了,不用多礼,我有事要跟悦容说,你离开吧。”

    司空落看着我,眼中多有苦涩与不舍。

    司空长卿低喝一声:“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想窥听我们谈话好出去卖消息赚银子!”

    司空落忙道不敢,俯首请退而去。

    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司空长卿挨了过来,问:“诶,你说刚才那激/情澎湃的人是谁啊,我怎么都记不起来,竟然还乱攀关系叫我叔伯!”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家当做棋子使唤的子侄却不认识,居然还好意思问!忍住没说什么,越过他,死命地往前走,因为我有种预感,要是再跟他交谈下去,指不定会被气得吐血。

    一声怒喝响起:“站住!舅舅要说的话还没说呢,谁准你走了!”手腕随即被抓住死死不放。

    深深吸气,压住内心翻涌的暴躁,我慢慢转过身子,静静地说:“司空大人,请问您要说什么。”

    “小悦容乖,叫舅舅。”笑得阳光明媚,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此刻我多么痛恨楚幕北娶那么多老婆,害得我非亲非故硬是被套上这层摆不去的关系,也真想痛扁眼前之人一顿,却又怕被他报复,只能咬牙没骨气地喊了一声舅舅,再请问他有什么指教。

    他说:“舅舅昨晚早就看出来了,你不喜欢嫁给赵子都那个花心羔子,所以我想出一个好法子,可以让你既不用委曲求全地嫁他,也不用担心会被他仗着手中权势找你麻烦。这可是舅舅我想了整整一夜才想出来的哦!”随手指了指自己眼底的黑眼圈,像是证明什么,又像是邀功似的。

    这人能想出什么好法子?

    我也没多少指望,只是配合着询问:“是什么妙计?”

    他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那就是——”昂首挺胸,拍着胸脯作得意状:

    “跟舅舅私奔到金陵去!”

    ========

    作者有话说:最近在考驾照,白天要在场地练车所以只能晚上码字,更的比较晚,亲们别等太晚,白天看也是一样的哦~

    哦了?那留言、票票奉上吧╭(╯3╰)╮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