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四十一章 各显神通战豪情,雾里看花常昊心

章节字数:2658  更新时间:10-03-30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霸气身前荡然身后,在劫再也不似以往处处保留,尽显一身武艺。英姿勃发,如长风破浪;戟舞长空,似千古神话。双手犹在杀敌,视线却从未在我身上离开。在那清澈的眼眸中,我看到了一种近似愧疚的情感,依稀想起儿时,他曾在我耳边反复呢喃:“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是谁丢不下谁,又是谁在保护谁?其实,一直是在劫啊!

    “在劫……”

    “悦容姐,我也来了,你怎么也不热情地喊喊我的名?”

    嬉笑的语态,肃冷的面容,又见天赐相继策马而来,手持苍穹影神弓,背负金缕万箭筒,开弓劈弦如弯月。在劫在前头冲锋,他在后头掩护,一发三箭,一箭三人。攻,所向披靡;防,无懈可击。两人搭配得天衣无缝。

    “你们……”眼眶突然热得发红。为什么每次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他们总会出现,带来最惊喜的感动?

    “嘿,小悦容先别太感动,还有我呢!”

    这声音……我心头漏跳半拍,眉目一转,便见一批马队卷着黄尘奔来,为首者果真是司空长卿,紫裘蟒袍金龙冠,白马银枪。所到之处敌人无不溃不成军,一枪一式带着横扫千军白虹贯日的煞气。

    仅一盏茶的功夫,数百杀手已被围剿得七零八落,只剩十余人被司空家的护卫军团团围困在中间。天赐见我全身四处是伤,眼睛红起怒骂了一声混账,再次弯弓欲要将余下乱贼射死,在劫道:“留下活口带回去审讯。”天赐哼了一声多事,还是乖乖地收起了弓往马鞍上一套,两人跳下马背,争相着跑至我的身旁询问安危,浑然忘了先前他们还在为我允婚的事闹别扭,都刻意冷淡了我好几日。

    这两个混账臭小子!我口头怒骂,心头却涌过暖/流,撑起精神强笑着安慰他们几句,随后将萧晚风扶起。却不料司空长卿泥鳅似的横插进来,也不顾人家是不是病患,一把将萧晚风甩到一旁,揽起我的肩膀使劲地前后摇晃,嚎叫着:“天呐,我的小悦容怎么被打成这副鬼模样了,我要报仇!”

    人都被杀得差不多了,还报屁个仇!我翻了他白眼,也不知他是天然呆还是腹中藏黑水,粗鲁的动作撕裂了我全身的伤口,痛得我眼泪直流,发狠地把剑架在他脖子上才逼得他放手。

    萧晚风痛苦地沉吟一声,抚着额头昏眩了朝我怀中倒来。

    “小心!”我赶忙上去接抱,却听在劫和天赐齐叫一声:“慢着!”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时在劫已双手揽过我的腰肩,“阿姐,我扶你。”天赐以肩支起萧晚风的腋下,皮笑肉不笑道:“大表哥,还是让天赐给你依靠吧。”天赐从小就不喜萧家两兄弟,背地里总是叫萧晚风“这东西”,叫萧晚月“那东西”,而今却亲热地喊上一声“大表哥”,也委实难得。

    萧晚风睨了他一眼,淡不可闻地嗯了一声,随后眯起眼睛一言不发,却见那抿直的双唇似有隐隐发抽,不知是身体不适,还是被天赐给疙瘩的。

    疏疏密密的树林,层层枝叶后头,站着一个男人,看着凹谷这方露出一脸怪异的笑容,恰巧被我转头后看见,心中当下一惊,再度睁眼看去,那里只余萧瑟冷风,哪还有什么人。在劫问我怎么了,我迟疑了半会摇头说没事,疑惑是自己眼睛看花了。

    这时,萧家的人马也跟着到来了,前拥后护的华盖马车中跳出两道身影,一人是萧夫人,另一人竟是长乐郡主,居然比萧夫人还焦急地飞奔跑到萧晚风身旁,见他神情虚弱周身狼狈,泪就唰唰地往下掉,哭道:“晚风,晚风!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伊涟求你了!”赵伊涟,正是长乐郡主的闺名。

    萧晚风闭着眼睛,声音平淡得没有波动:“弟妹,我没事,别失了自家风范。”长乐郡主神态微变,咬唇俯首道:“是,大伯。”言语间已恢复以往的端庄华贵,仿佛刚才那焦虑的失态只是一种错觉。

    我暗厢惊讶,这两人……有猫腻。伸长脖子朝人群探了探,没瞧见萧晚月的身影,心里也分不清是庆幸还是失望,又有一丝纳闷,他大哥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按照萧晚月重情的性格,是万万没有不亲自前来的道理。

    萧夫人在嬷嬷的搀扶下走过来,颤抖着手想要覆上萧晚风的脸,又忌惮什么似的收回,攥着手帕抽泣道:“风儿,我的好风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让姑母担心死了!”乍见他嘴角未干的血渍,萧夫人眼神一冷,问:“你动过武了?”萧晚风敷衍嗯了一声,我走过去歉然道:“娘亲,对不起,要不是为了保护我……”

    “啪——”话还没有说完,火辣辣的巴掌已经打在了我的脸上,打得我顿时两眼昏花。

    “我们萧家倾尽所有要保护的人,你居然,居然……”锐利的指甲指着我鼻子发抖,萧夫人气得毫无体态。

    我惊呆了,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就算遭遇再大的打击和背叛,她也总是像戴着面皮似的冷清持重。终于明白,在她心目中我的地位如此不堪,喊了她这么多年的娘亲,我都喊出了感情,她却无动于衷,将她伺候得再好再舒坦,终究不过是廉价的草,怎能妄图比得上她侄儿这样神赐的人物?

    在劫和天赐两人见我挨打,年轻性子还没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却也第一次如此无能为力,因为打我的那人是萧夫人,是楚家掌权的第一女主人!他们咬了咬牙,将愤恨往肚子生生地吞,跪地为我求饶,又像是自我惩罚重重叩头,“请娘亲喜怒,饶姐姐一回!”

    萧夫人还是觉得不解气,怒极时又一记巴掌朝我掴来。

    我眯起眼睛默默承受,痛感却迟迟没有降临,睁眼一瞧,见萧晚风僵硬着脸扣住萧夫人的手腕,冷声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伤了她,就算你是姑母,我也不会原谅。”萧夫人脸色瞬间惨白,似乎在害怕什么,口不择言地解释:“风儿,我……我不是……”萧晚风摆手将她的话打断,没再看任何人,淡淡地丢下一句:“扶我上车。”避开了长乐郡主的搀扶,命一名家奴在一侧领路。

    就在他前脚刚跨上马车时,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阵马蹄声,摇山撼岳地朝这边赶来,脚步声扎实也非常井然有序,显然是受过严密训练,不是军队便是官府兵马。

    不期然,在不远处逼近的一片黑压压当中,看到一面迎风飞扬的旌旗,黑底红边,徽记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金色老鹰。若我没记错的话,这标志正是近日来为朝供大典护安而派遣进皇都的骑兵,隶属当今天下第一王爷麾下。

    所来之人,是常昊王!

    萧晚风站在马车上一动不动,神色深思,回过头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想起先前他曾从杀手身上搜出的令牌,证据直指常昊王。我不禁暗厢忖度,常昊王究竟是真的主谋,还是被人陷害?如果他是无辜的,那么谁是背后操纵阴谋的野心家?如果他就是那幕后黑手,那么他现在率领重兵冲冲逼来,是要对萧晚风赶尽杀绝,还是另有所图?

    心头堵得慌,这就是我未来的丈夫么?他掌握着大经国最强大的军队,他口口声声说爱我,他甚至说要将整个天下送到我的面前,我却始终看不透他,也不懂他与我许下的承诺意味的什么,更不懂他的理想与抱负,或许那仅仅只是一种野心和借口?

    抬眼与萧晚风对上视线,仿佛在他佯装无情的瞳孔里,看到了探寻,以及,一种似有若无的期待。

    不由问自己,若有一天,我关心的人们真的要互相残杀,我又救得了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