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四十五章 长相厮守独一人,白玉为簪允诺言

章节字数:2593  更新时间:10-03-30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晚风懒怠地扫了我一眼,没说话,从卧榻上缓缓坐起身来。我犹豫半会前去扶他,他并没拒绝,与我比肩在案矶前的蒲团上盘腿坐着,摆了摆衣袖,让屋内弹琴的伶人退了下去,房间内只剩下窗外遥远的雨声,吧嗒吧嗒打着窗台,吵闹却也动听。

    许久,他开口说道:“你知道的,我身子不好,其实三年前早该死了,以后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我正色道:“别尽说不吉利的话,你的病会好的。”心里也明白,萧府这十几年来倾尽所有,也只能勉强保住他的性命,若真要根治,不知天下有哪个仙客神医能做到。

    他这样耳清目明的人,怎不知自己的身体状况?对我善意的安慰投以感激一笑,舒了舒广袖,为自己倒来一杯酒饮下,“若有天我不在了,萧家的一切都要让晚月接管,我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坚强沉稳有抱负的男人,可他偏偏沉迷文弱之气,整天伤春悲秋,这几日还流连仙乐楼夙夜成醉,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你说以他这样优柔寡断的性子,怎么能撑起萧家未来的兴衰荣辱?让我如何放心?”言语间,又喝下了好几杯。

    都说长兄如父,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山一般沉重的操劳与责任。

    将他饮酒的手挡住,我说:“你是病人,心里再怎么犯愁也好,我都不许你喝酒。”

    萧晚风趣味地瞥了我一眼,“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

    是的,就连萧夫人这样强势的女人也都怕他,凡事都由着他。我抿嘴道:“就是没有人敢说,我才非说不可,若真不放心自家的弟弟,就把身体养好,酒喝多了必然伤身,伤了自己的身就不怕伤别人的心?”

    “伤心?”萧晚风摇头觉得好笑,“这世间有谁会为我伤心?小妹恨我,二弟不理解我,其他的人全都怕着我,没半点的真心,哪来的伤心?”

    见我一脸怜惜,他仿佛不堪直视似的别过脸,“抱歉,我失态了,跟你说了一些不知所谓的话。”

    我摇摇头,他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我救他一命,他便无保留地与我交心。既然他与我交心,我也不会与他虚情假意。把酒杯从他手中取下,“如果真没人对你真心的话,那么,到时就让我为你伤心。”

    “你在可怜我?”

    “你认为文武冠冕的郑国公,需要被我可怜吗?”

    萧晚风似有深意地端详我好久,忽然抬袖掩着脸笑得没了体态。我黑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笑话,以至于逗得他这般毫无形状。

    笑了半会,他收整面容,往日冷硬刚毅的面部轮廓,而今看上去分外柔软,或许是方才笑得过了头,那素来苍白无血色的脸庞,点染上了一丝红潮。此时的他不像一个雄霸一方的公侯,而是邻家闲衣素然的哥哥,身上淡淡的药味更让他多添三分温润。只是那饱受病痛折磨的清癯面容,让人心生悲悯。

    他捏了捏祥云彩印的袖袍,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道:“我早前就在长川听说过你,人人都说楚府十姑娘天资聪颖,五岁能文七岁能赋,不仅舞艺超群,琴艺更是技压群芳,今天弹一曲应景的听听?”起身赤脚在屋内走动,过长的衣摆在地板上流水蜿蜒,便将那千年紫檀木做的凤雕古琴取来,摆到我面前,瘦削的脸上闪着期待。

    动了恻隐之心,我道:“那就献丑了。”

    琴音和着窗外雨声叮叮咚咚地响,萧晚风闭眼聆听,总是深锁的眉宇此刻舒坦着一种宁静,听了半曲,呢喃道:“不相爱,才能不相恨;不相恨,才能长相思。”抬眼看我,“悦容,是这样吗?”

    我停止了弹奏,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他是在说我和晚月的事。

    “错了。”我对着他强笑,“悦容的相思,是一个人的长相厮守,跟他无关。”

    “知不知道,从你刚才走进这间屋子的那一刻,就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萧晚风闭眼,“悦容,你真是一个傻女人,想哭的时候就该大声哭出来,没有人会看到的。”

    为什么他的眼睛是那么洞彻,将我看得清清楚楚?那压抑的感情和疲惫,在他三言两语下,再也难以伪装。

    神赐予人们爱的权利,又如何让人们在同一杯中啜泣?一个人的爱情,这么痛苦;两个人的唯一,这么难。

    我捂面,刹那间泪如雨下。

    他不说话,也没有睁开眼睛,衣袖一揽,将我紧紧抱进了怀里。

    没有任何僭越的想法,只是单纯地,给予温暖的依靠。

    ※※※

    闲余日子匆匆而过,常昊王来看过我几次,那暗杀萧晚风的幕后黑手不曾从他口中有任何闻讯,我曾有意无意地向他暗示大司马,他明明听到了却充耳不闻,只说了一句:“悦容,知道春天为什么让人觉得温暖吗,那是因为她从来不去理睬冬天的严寒。”我听懂了他的暗示,是要我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卷进严冬似的权势斗争当中。于是,大司马广成昕的名字我再也没在他的面前提起,只是暗暗提点过萧晚风小心此人。

    常昊王去看过几次萧晚风,两人每次见面都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含沙射影的话,傻人看他们是在谈心,明眼人看他们是在阴损。也真是服了这帮弄权的,人心隔着肚皮,防来防去,活着不知疲倦。

    期间见过萧晚月几面,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君子之状,只是眉宇间那抹忧愁显得更为沉郁了,让人瞧着心酸。却有一事甚为奇怪,他似乎有意避着常昊王,常昊王也有意避着他,两人在楚府进进出出,却未曾打过一次照面。我想起常昊王曾说:“萧晚月就是本王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至今我仍无法明白这句话背后所隐藏的深层含义。

    就这么地,这十日期限的朝供大典在满朝文武的惴惴不安中临近尾声,幸好相安无事,未见硝烟战祸。

    朝供大典结束之后,除了受先皇之命而居于皇都的楚家一脉,其余王公都须得回自己的封地,未得皇诏不得久留皇城。这是大经开国皇帝定下的礼制,为防王公在朝中结党营私争权夺势。

    司空长卿欲将我绑着带回金陵,在楚家三奶奶也就是他的嫡亲大姐司空夫人软磨硬泡下,这才打消荒唐的念头,留下一句:“我会再来接你的。”被他的爱将曲慕白沉郁着一张俊脸给驾着走了。

    萧晚风回长川前将一物交托给我,说为报答我救命之恩,以后只要带着这东西找他,无论多么困难的事他都会为我做到。

    是一支麒麟白玉簪,簪尾刻着一个风字。

    其实我的妆奁里也有一支一摸一样的麒麟白玉簪,是萧晚月当初赠予我的,簪尾刻着一个月字。

    说来也真是奇了,他们兄弟俩竟拿着一样的东西,跟我说了一样的话。

    我隐隐意识到,兴许这簪子不是寻常的发簪,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所以他们才会以此与我允诺。

    回到房间,打开妆奁最隐蔽的匣盒,欲将这两支簪子放在一块,却错愕地发现,匣子里空空如也。

    萧晚月的那支玉簪子,不翼而飞了!

    我一边不动声色地暗中寻找,一边等待着皇宫选秀的日子到来。

    在这期间,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整座皇都都陷入草木皆兵的阴霾中。

    天际滚滚翻腾的阴云,似在暗示着一场惊天巨变。

    =====

    作者有话说:看到昨天满满的将近一页的留言,多愁善感的小醉醉感动得内牛满面,鸡东地继续二更,让留言和票票来得更猛烈些吧╭(╯3╰)╮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