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五十章 宦海浮沉人渐远,人生在世一场笑

章节字数:2102  更新时间:10-03-31 0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宴席上,那些惯于见风使舵的叔伯兄弟们,无不开始巴结讨好在劫和天赐。他们两人全都笑着应承下来,酒喝得很凶,一杯杯像是喝水似的不要命地往肚子里灌,半巡下来,两人都醉趴在桌子上。

    我命家奴将他们扶回我的房间,又怕丫鬟们照顾不好,端来水盆亲自为他们擦脸,却见天赐喃喃呓语喊着“悦容姐”,眼角竟挂着泪。我跌坐在床榻上,抚着他们犹且稚嫩的脸,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姐姐只想让你们过得更好,活得更有出息,错了吗?而今你们位极人臣,受人尊敬和羡慕,为什么还要哭,为什么都不快乐?”

    “如果我们的地位和荣华富贵,是阿姐牺牲了下半辈子的幸福换来的,我们又怎么会快乐。”

    昏黄的烛火照亮他的精致的面廓,在劫缓缓睁开眼睛,那看着我的琉璃瞳孔,不带一丝酒后的浑浊,幽深如壑,悲若深秋,那么清晰地写着痛苦,嘴角明明还习惯性地对着我微笑,眼泪却像断了闸的关口,源源地往下流,是那么的不开心,那么的让人心酸。

    我伏在他的胸口,不住地说着对不起。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或许我唯一的错误,就是太爱他们了,太希望他们都获得幸福。

    夜风吹进,熄灭了最后一盏奄奄一息的烛火,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镂空窗架在月光投射下落照在光洁的地板上,幽幽恍若水影,没有尽头。

    任由我无声啜泣,在劫并没有安慰,也第一次没有回手拥抱我,只是在黑暗里静静地说着:“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向你保证,不会让你再为任何人牺牲。”

    从那以后,在劫比以往更沉默,天赐比过去更张狂,我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开始觉得寂寞。

    一片树叶从枝头飘下,打转地落在我的窗台。秋天,来了吧。

    两人今天又没有回来吃饭,一人去了礼部尚书王大人府上赴宴,一人去了鸿儒侍卿张大人府上议事。做了官应酬也多了,忙得整天不见人影。忙吧,忙着也好,多见见世面,以后才会更有出息。

    我一个人吃着一桌子的晚膳,吃了几口,犹如嚼蜡,便摆手让嬷嬷们撤下了。

    刚漱了口,看了半会的书,丫鬟来报,二/奶奶淑夫人和大公子来拜访。

    我心中纳闷,这么晚了,他们找我会有什么事?

    刚让丫鬟将他们请进来,淑夫人便哭倒在我的怀里,口中直喊着:“悦容丫头救命啊!”

    这才想起,造反的燕山王,不正是淑夫人的父亲,大哥的外公?

    我让他们先坐下慢慢谈,又让丫鬟给他们上好茶,略带为难道:“二娘,大哥,不是悦容不帮你们,只是这事悦容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帮,如今燕山王关在大理院审讯,二哥前几日刚受命掌管大理院刑罚,或许他会有办法。”

    淑夫人才刚止住的眼泪,又被我说得嚎嚎大哭起来:“悦容啊悦容,你又不是不知你二哥和三娘的性子,他们这对母子睚眦必报薄情寡性的,求他们,不正好落了他们的下怀,还不伺机把你大哥和我往死里整!”

    我沉默着,心知二房和三房斗了那么多年,关系的确僵硬,楚沐晓也真的是少了点容人的度量,不似大哥胸襟开朗。

    见我久不说话,淑夫人朝大哥暗使眼色。

    楚沐晨叹了一声,道:“十妹,为兄知道这事会让你为难,若不是万不得已,是断然不会这般求你的。我外公他……他也只是为了诸位王公的一口气才造的反。你知道的,大司马那推恩令实在歹毒的很,长久下去哪还有我们公侯一族立足之地?外公带头起了义,却成了可笑螳螂,殊不知其他几位公侯欲行黄雀之事,如今倒好,好处都让郑鲁两公拿走了,外公便树倒猢狲散,打入死牢至今无人问津。今日我打点了关系进去看过他,过得很不好,二弟也实在过分,对他用了严酷的刑罚,他都六十好几的人了,哪受得住这样的折磨?再这样下去,怕挨不到秋后问斩,人就咽下最后一口气了。”

    我听着心中戚戚然,淑夫人乘势道:“悦容,现在只有你能救得了我父亲,只要你跟常昊王说说,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这……”我略带迟疑,淑夫人抹泪道:“而今大经国除了你未来的夫婿,谁还有这通天的本事救得了人?二娘这几日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心心念念都是我那苦命的老父,二娘求你了,求你救救他吧。”说着说着,跪倒在我的面前。

    “二娘,你这是做什么!”我惊慌地将她扶起,安慰了良久,才对楚沐晨说:“大哥,你先把二娘带回去休息,我……我再想想法子。”

    淑夫人还想再说什么,被大哥拦了下来,道了一声:“那就有劳十妹了。”搀着淑夫人离开了。

    翌日,我在给萧夫人上早茶那会探了探她的口风,她眯着眼睛,只说了句:“淑夫人现在还不能倒下。”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淑夫人的地位全都仰仗娘家的权势,若是燕山王问罪了,淑夫人在楚府的处境可想而知。少了淑夫人的牵制,到时候司空夫人便会作威作福,继而威胁到萧夫人的地位。

    我欠身请退,“悦容知道怎么做了。”

    刚走到门口,萧夫人又喊住了我,道:“悦容,下个月皇上的选秀就要开始了,你的名册和生辰八字我都已经差人送进了丽人宫,关系也打点好了,屏中的机会十之八九。这虽然是你之前的意思,但我看你最近和常昊王处得挺好的,就多嘴提点你几句。君永远是君,臣永远是臣,孰好孰坏孰轻孰重,相信你能掂量清楚。你会明白为娘的一片苦心吧?”

    衣袖下的手指不住颤抖,我紧紧抓住袖角,回身笑道:“悦容明白,有劳娘亲费神了。”

    萧夫人似有深意地睨了我一眼,摆手道:“行了,去做你该做的事去吧。”

    我点头应是,一边快步地往外走,一边忍不住冷笑起来。

    人生在世,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

    楚悦容,你真是一个笑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