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五十一章 高唱一曲解冤情,何处山头可归宿

章节字数:2662  更新时间:10-03-31 04: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了马车,再一次来到常昊王府,恍若隔世。犹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人与人之间还是彼此陌生的,初识常昊王,初见司空长卿,又怎会料得有今日这般际遇?也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线条生命的玄妙,像是参不透的经。

    小厮在前面引路,园内竹影婆娑,虽然是早秋,不是那种葱油油的绿色,但枝桠交错,婀娜多姿,也别有一番韵味。

    进了内堂官园,石径是一溜的水磨鹅卵石,光滑细腻,从竹枝掩映的圆弧窗内,刚好可以看见常昊王正坐在那里看书。

    较于庭院的别致,房内意料之外的简约,仅一把梨花木刻椅,一张花雕书案。唯有案上的玉龙笔架,铜雀砚瓦,金凤笺花,方显出这是一个王爷的书房。

    听闻小厮通报十姑娘来了,常昊王欢喜地站了起来,把手中的书丢了正要出来接我,煞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重新坐回去,板着一张脸又把书拿起来看了,却根本没放心思在上头,书册拿反了也不知。

    察觉我走进屋子里,他装得漫不经心道:“你今日怎么有空闲来找本王了?”

    我愣了半响,他这是闹的什么情绪?也没有细想,说:“悦容是给王爷唱小曲解闷来了。”

    常昊王惊愕地看着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噔噔噔地蹭到他面前,破开歌喉便唱了《窦娥冤》正宫滚绣球那段:“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著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舟。地也,你不分好歹难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我唱得激/情澎湃,常昊王却听得笑趴了下去,掩嘴道:“我的好悦容,你这是在为谁叫冤呢?”我眨着眼睛,煞有其事道:“王爷要是还没听懂,悦容再唱一段给你听。”

    常昊王急忙摆手,“行了行了,再唱下去这儿都要成冤狱了,你心里那点思量本王自然是知道的,燕山王这罪的确遭得有些冤,要放他也不是不可以,但须得拿了他的兵权,回封地养老罢,此生不得踏出封地半步。”

    他应得爽快,我反而有点无措,“就这样好了?”他反问不然该怎样,我一时结舌,他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声:“只要你高兴,我什么事不会应你?只要你在心里将我装下,哪怕是天上的星星地上的稀世珍宝,我都会不辞辛劳为你送来。只是……哪日在你的心里,才能为我让出一点位置?”

    “你……”我正不知怎么回话的时候,目光一转,瞥见书案上放着一叠镶黄皮面的硬折子,上面写着“楚悦容”三个字,正是被萧夫人送进丽人宫准备选秀用的名册和生辰八字,不知怎么的,居然跑到了他的手里。

    原来刚刚进门时他对我的那股恼气,是从这里头来的啊。

    随手翻看着自己的名册,我道:“这是萧夫人送进宫去的,事先也没知会我一声,我不过今早方知道,正要找你想法子呢。”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常昊王微微不自然地别过身子,“本王……本王又没要你解释什么。”嘴角却不自觉的扬出极为愉悦的弧度。

    明明是在欢喜,还装!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桃花眼水色唇,入鬓的飞眉上挑的眼角,天生一副游戏花丛的好相貌,此刻却为了我专注了痴态。心中莫名的柔软起来,也乐着说些好话哄他开心:“你也真是厉害呢,我都还没说,你早就做得稳稳当当了,有你护着,以后怕是没什么好让我愁的了。”

    他被我说得眉开眼笑,煞有介事地侧身看了看窗外的风景,而后好整以暇地捋着垂在胸前的长发,又伸手整了整束在头顶的发冠,端起了王爷的架子:“你可算发现本王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了吧。”

    这人怎也生得这么自爱?我掩嘴笑个不停,连连说是,随口问他这名册怎么会在他的王府里。

    “丽人宫的内臣侍令张公公是本王的人。”常昊王说得没有一丝遮掩,就这么将自己安插在经天子身旁的暗人向我拖出,是将我当做自己人了罢。这份心思,让我感动又心酸。一个转身被他揽进怀里,在我眉角亲了亲。虽然早就习惯了他时而亲昵的举止,但总是不免地乱了心跳。

    眉目疏朗嘴角含笑,他伸出手来扣起我的下巴,尽管我尽力地往下低头,还是不可避免地对上那双魔魅的双眸,“悦容,我想属于你,也希望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我红着脸说:“王爷又怎么会属于我一个人。”

    他大笑起来,“这有何难,本王曾听闻牧场豢养马匹都是烙上印记作为拥有权,你便在本王身上做个属于你的标志,此生此世,便为你所有。”

    这话说得,想他堂堂王爷,敢情把自己跟牲口比作了?我瞠目结舌,便见他从抽屉里取出别藏的墨砚,磨出了墨汁,又从玉龙笔架上挑出一支象牙毫笔交到我手里,随后捋起自个儿的衣袖,指着右边手腕,笑道:“来吧。”

    “这……”我干巴巴的眨着眼睛,他还真的认真了?

    在他催促下茫茫然地不知写了什么,回过神才惊觉,竟是一个“月”字。

    我心头升起凉意,他早知我倾心萧晚月,该不会多想吧?抬眼乍见他看着手腕上的“月”字出神,脸上尽是挣扎痛苦之色。我满心愧疚,探寻地喊了一声:“王爷?”恍若梦醒般回了神,他抬头对我僵硬一笑,把袖子翻回下来,将那多情伤心的烙印给严严实实地遮住了。

    我取来湿布,踯躅道:“我来为你把字拭去罢。”

    他闭目,浓密的睫毛细微颤抖着重重心事,“不用了,擦不去的,写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除非是剥了这层皮肉痛彻了心扉,否则是怎么也擦不去了。”

    我不信,抓过他的手撩起衣袖便往“月”字上擦,竟真的怎么也抹不去。

    “怎么会这样?”

    他告诉我,先前我写给他的信他总是随身放在袍子里,闲来想我了便拿出来瞧上一遍以解相思,一日那粗心的丫鬟把袍子拿去洗了却忘了取出书信,就此模糊了那封信的字迹,他心疼了好久,后来差人寻来了这种遇水不化的笔墨,正准备择日送去给我。

    我听着红了眼睛,搂住他的肩膀不住说着对不起。

    他埋首在我颈窝上,反复问着:“悦容,我可以爱你吗,真的可以吗?”

    捧起他的脸,在他唇畔上亲了亲,我哭道:“可以的,子都,我们可以的。”

    在人的一生中,谁没有一个难以忘怀的人?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萧晚月就是我心头的那座山,尽管我不曾越过山头,但我明白,也许山的那一边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风景。你才是我现在需要,并且渴望依靠的山头。”

    我无法否认,已被他的深情打动,我更无法否认,他能提供我以及弟弟们强而有力的庇佑。是真爱也好,是私心也罢,萧晚月是我拥有最美丽的梦,但梦终究是梦,是虚幻不可触摸的,而他赵子都才是真实的存在,才是我现实的生活和最后的依靠。

    “为了你,我会忘了他,我会让自己以后不再想他……”

    “不!你别再说了!”他低喝一声,翻身将我抵在书桌上,粗鲁地吻住我的嘴,仿佛我所吐露的不是誓言,而是最无情的伤害。

    =====

    作者有话说:熬了一晚写了三章,明天就不更新了,因为要考试,亲们祈祷我一次性通过吧╭(╯3╰)╮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