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五十五章 姐弟情深心两处,漫漫长夜路更长

章节字数:3101  更新时间:10-04-04 15: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人都离开了,宫娥太监们也退到殿外候着,房内只剩下我和经天子二人。

    夜更深,风更冷,以后要走的路还更长。镶金镂空的窗架外,银月如盘,高挂苍穹。满月,正是我蛊毒发作的时候。苍白着一张脸,恰好当作为借口,愧疚道:“圣上,悦容旧疾复发,今夜恐不能服侍您了。”

    将我横抱起来放到床上,捏好被角,经天子道:“是什么顽疾,怎么脸色这么差,还流了那么多冷汗。”柔柔眼神满是怜惜,正要喊御医,被我阻止住了,“不过是从小操劳落下的病根子,没什么大碍的,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他坐在床榻旁抚着我的鬓发,“那悦容快些睡吧,朕在这里陪你,也别想多了,朕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我们来日方长。”

    这话让我颇为惊讶,与其说他荒淫,倒不如说他滥情更为贴切吧。轻然嗯了一声,沉默稍许,又道:“皇上也快回宫休息吧,这里有奴婢们伺候,您明个儿还要早朝呢。”他笑了笑,白净的脸晕烘照在幽闪的烛火下,温温和和就像是块暖玉,“不去了,陪悦容要紧,朕今晚就在这看着你睡,哼小曲给你听。”

    为了一个刚进宫的女人就这么荒废朝政,也真是个无道昏君,怕是我那日后的名声会因他更加败坏。闭目掩饰眼中的轻视,轻道了声谢谢,再度睁眼,在宫殿悬梁上看见一块衣角垂落。经天子奇怪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我忙笑着说没事,趁他不备的时候点了他的昏穴。经天子叮咛一声,趴倒在床榻旁昏睡过去。

    下了床,对着空房子道:“你们都出来吧。”

    风声作响,纱灯下的烛火晃动几下,两道人影出现在我面前,便是风华少年郎:一人水淀蓝衫,面容内敛沉稳;一人玄色华服,眼神张扬娟狂。正是在劫和天赐。

    在劫问:“阿姐,你身子怎么了?”定落在我身上,那深邃悠长的视线,似有着将万物看穿的魔力。我撑起笑意,佯装轻巧道:“无事,不过是骗骗那傻皇帝的。”他安静看着我,没再说什么,却让我有种说谎后的心虚。

    赶忙转了话题,我问:“刚才在大殿上发生的事,你们都看到了?”

    在劫微微颔首,天赐双手枕在脑后,倚在玄柱上,还是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咧嘴笑道:“我说悦容姐啊,你可真是从来不教弟弟失望呐,瞧这戏演得真是神了,哪日教教我怎让眼泪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他日必成千古绝活。”我瞪了他一眼,叫他少嘴贫,道:“姐姐有事要拜托你们去做。”

    天赐抬脚踢了踢经天子的背,不屑道:“是不是要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这昏君?没问题,现在就为你办到,保证利索得天怒人怨惨无人道!”从腰间抽出匕首放在嘴边舔了舔,捋起袖子一副蠢蠢欲动准备干事的模样。

    “胡闹!”本以为他做官后稳重不少,怎么还这般不让人省心?我揪着他的耳朵噼里啪啦地教训了他一顿,他这才乖乖温顺下来,揉着红肿的耳朵笑得贼满足,“好久没被悦容姐拧耳朵了,这感觉还真让人怀念。”说得我啼笑皆非,也极为感触,这段时日大家都各忙各的,的确好久不曾亲昵了。

    在劫眉头一蹙,怒斥:“没形状的下作东西,正经点让阿姐把话说完。”天赐剜了他一眼,哼着鼻子啐声道:“少在爷面前装兄长,你也不过比爷早出生一天而已,整天臭着一张硬脸,还真当自己是茅坑里出来的石头?”于是乎,两人又起了口角,唇枪舌战,口水飞扬。

    我的头又习惯性地开始发痛,从小到大都这么吵了十几年了,他们不腻我都烦了,挤着青筋直蹦的太阳穴,怒喝:“行了,别闹了,说正事。”

    姐姐的威严不能小觑,两人终于安静下来,恭敬点头,“姐姐请说。”

    我正色道:“近日内,常昊王必将兵变,我要你们竭力去辅佐他。”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天赐那张鲜少正经的脸突然阴沉下来,瞪着我嘲讽道:“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悦容姐,你才只是订了亲,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地为未来夫家绸缪策划了?”双手抱胸,脚尖踢着经天子,“但你可别闪了神,这个昏君才是你现在的夫婿,别是弄错身份,胳膊拐着外边去了。”

    心知他不喜常昊王,我也不生气,提醒道:“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是谁给你的。”

    哐啷一声巨响,铜壶被愤怒地一脚踢翻,天赐咬牙道:“是,我知道,是他赵子都逼着姐姐嫁给他,才换得我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怎么样,那又怎么样?!只会让我更加恨他!我真的越来越不懂姐姐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像他这种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留心的?将你丢在这个毫无人情的皇宫里,任豺狼虎豹将你环肆,他却默然无视,他对你的情义都在哪里?我根本不屑去帮这种人!”

    高亢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无奈、痛苦、挣扎,眼角似带着冰冰的凉意:“你明明知道,我从来不会拒绝你的请求,为什么还要我这么做,让我这么难过?为什么你总是不懂我的心,这样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也真不想要了……做牛做马做猪做狗,都比做你弟弟快活!”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瞧这话说得……我眉眼一抬,便见他衣袖一卷,不理会我的叫喊,扬长去了。

    我茫然立在原地,心中堵着石头般难受,看着一直沉默伴我身旁的在劫,吃吃地问:“姐姐让你们不快乐了么?”

    他微微摇了摇头,“看着你快乐,我就会快乐。”我心疼地问:“天赐呢,他快乐么?”在劫回答:“能让你笑,就是他的快乐。虽然他口头上不应承,但凡你让他做的事,什么时候他没妥善地为你办好?”人前没见过他为天赐说过什么好话,人后却还是极其维护他的。

    我应了一声,说着谢谢,又说着对不起。在劫没有再过多的安慰,因为他知道,在一个人快要流泪的时候,那些安慰的话只会让眼泪掉得更凶。叹息几声,轻描淡写地嘱咐我在宫中万事小心,多留几个心眼,更别让这个昏君占了什么好处,“我相信姐姐有这个本事保护自己,但凡事谨慎的好。”我一一应下,他说其他的事会为我办好,叫我安心保重身子。

    离开前,我喊住了他,犹豫良久,才问:“姐姐小时候对你说过的话,你还信么?”关于他帝王命的说辞,我怕他对常昊王有异心。

    他沉默半响,声音淡淡的,却干涩得几近沙哑:“如果阿姐要我信,我就相信;如果阿姐不希望我信,那我就不信。”回过身,那看着我的眼睛率直得让我无法逼视,“如果你希望那个人君临天下,我就算是豁出生命,也会助他登上九五。能不能做皇帝对我而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看着你幸福,我就满足了。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也不需要向我试探什么,更加别为了其他男人对我怀疑什么,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悲哀。”

    他的一番话让我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给了他希望,又磨灭他希望,给了他信任,又伤了他的真诚,到最后我却还在扮演一个无辜者。也许天赐说得是对了,我习惯了演戏,都分不清哪一个才是自己真正的角色。

    我抱着他,再也说不出道歉的话,对不起这三个字,只是对他更大的伤害。

    “我爱你,在劫。”

    他身子僵硬半响,回手抱我,轻轻地,颤抖着,“我也爱你,阿姐。”

    谁知这两声“我爱你”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感?

    在劫走后,我刚整理好被天赐踢翻了的铜壶,便见天赐又回来了,脸还是很臭,将一包鸡蛋大的赭色布包丢给我,作势就要走,被我死命拉住。展开布包一看,里面尽是些白色粉末,便问他是什么东西。

    他硬着脸,口气故作冷漠,刻意显示现在对我的极其不满,也真是别扭可爱的孩子。听他说道:“这是万花楼拿来的东西,那里的姑娘平日里不想接客了,就会用这药粉来逶迤,下在茶水或者饭菜里,能让男人那玩意在三个时辰内不能犯罪,或许你会用得到,这分量够你用上十来次。”说完又重重踹了经天子后背一脚,骂了声:“姓赵的没一个好东西!”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了。

    我捧着肚子笑得蹲坐在地,一直笑,一直笑,笑得没了力气,笑得眼泪涟涟,渐渐地安静下来,渐渐地觉得好寂寞,好想哭。

    不是个好姐姐,我不是,不值得他们对我这么好……

    蛊毒发作了,剧烈的疼痛贯穿整个脑部,像是无数只虫子在脑浆里搅动噬咬,痛得我撕心裂肺。

    我抹去眼泪,回头看了一眼沉睡的经天子,换上夜行衣,躲过宫殿口的宫娥太监以及巡逻的侍卫,朝着宫外快速飞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