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五十六章 欲乱后宫荡天下,恰闻双妃斗心盛

章节字数:2598  更新时间:10-04-05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暗的房间,一盏昏黄的烛火,在青白色的屏风上投下一道黑色人影,影子随着烛火摇晃,幽幽闪闪,飓飓如冥府鬼魅。

    忍住从幼年时烙下的恐惧感,朝屏风后的黑影跪下,“悦容见过主上。”话落瞬间,一粒褐色药丸从屏风后射出。我反掌接下,立即丢进口中,剧烈的疼痛渐渐地得到缓减,再叩首,“悦容多谢主上赐药。”

    “做皇帝的女人,感觉如何?”是经天子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苦笑:“看来主上今日心情不错,都来寻悦容开心了。”

    “寻人开心,也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起来。”是常昊王的声音。

    “那主上今日为什么不开心?”

    “你这在关心,还是在试探?”是司空长卿的声音。

    “自然是关心。”

    “除了你那两个宝贝弟弟,往往你过多关心一个人的时候,心中都在打着不小的主意。”是萧夫人的声音。

    我不再回答,也不因他多变的声音而惊讶,只要他愿意,这世上任何人的声音都可以从他口中说出。他是萧夫人背后的人,两人是主从还是合作关系不得而知;我不知道他手下有多少像我这样的暗人,但每个够资格成为他手下的暗人,都是通过最残酷竞争手段存活下来的野兽,包括我;我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也不知他是这觊觎天下的哪一股势力,只知他的权势很大,大得无孔不入;他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恐惧感,萧夫人非常忌惮他,我自然更加怕他,要知道我的生与死,就在他心情的好与坏。

    他换了一种陌生的声音说:“你进宫虽然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更有利计划进行。”

    “主上要我怎么做?”

    “扰乱后宫,想尽一切办法,助常昊王以最快的速度起兵取胜。”

    我暗自心惊,先前他让我挑拨常昊王与司空长卿的关系,我便将他排除在这两股势力之外,现在他又要我帮助常昊王,到底是为什么,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主上与常昊王是什么关系?”话一问出口,我就后悔了。

    骤然刮起一阵阴风,熄灭了屋里唯一那盏微弱的烛火,黑暗中如死神降临,一把扣住我的咽喉,高高地提在半空。颈项传来冰冷的触感,就像恶鬼狰狞的魔爪,一下下握紧,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屏住呼吸赶忙请罪,“主息怒,悦容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冷笑一声,将我摔在地上,贴在我的耳廓轻声道:“我可以允许你的关心,但绝不容忍你再三试探我的想法,想要活得更久,只需忠诚地执行命令,不该知道的事别太好奇。”吹过耳畔的风温温热热的,像是三月拂柳的春风,却让我打心底里升起寒意。

    我一边咳嗽一边应是,他沉默稍许,让我离开。

    走出石屋子,四野苍茫,黑暗的角落停着一顶华轿,萧夫人人从轿中走出,借着月色凝视我的脸,似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只道了句:“好好地活下去,别再挑战他的耐性,虽然他最宠你,也有底线。”

    我俯首应是,目送萧夫人离开后回到仁德殿,将犹且趴在榻旁的经天子搬到床上,宽去他的衣带,便躺在他的身侧睡去了。

    翌日醒来,经天子茫然问:“朕怎么会睡在这儿?”我告诉他是因为唱小曲累了打盹了去被我扶上床的。他嘟囔着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了,随即又被我打诨过去。

    方起床,他皱眉嗤地吸了一声,转动着胳膊,“悦容,朕怎觉得这后背酸痛得紧?”

    “兴许这床榻不够舒适,改明儿臣妾唤人垫上绒棉。”

    经天子点了点头,稍半会又开始喊疼,我笑道:“那臣妾给您按按罢。”他嗯了声,转身趴在榻上,待我取来精油,他已卸去衣衫,便见后背横列一块淤青,恰是一个脚印的形状。我当下黑了脸,楚天赐这小王八羔子,出气也不带踢这么重的,想害死我不成?亏得这淤痕在后背,要是让人瞧见皇帝这般受了伤,查下来谁也别想好受。

    为毁灭证据,赶紧将精油换成祛瘀膏,均匀涂在经天子背部,捋起袖子揉面团似的在上面搓着,边搓边把天赐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也真是气昏了头,忘了他祖宗也是我祖宗。

    经天子闭目抱着枕头,一脸享受,不时发出舒适的呻/吟,“悦容的小手儿真巧,弄得朕舒服极了,有你在,以后也不怕有啥累着的事。”

    这昏君能有啥累着的,多半都是荒淫的事。笑着应道:“那是臣妾的荣幸。”

    “悦容身子怎么样了,还不舒服么?”

    “睡了一宿好多了。”我回答着,侧身取药,手指不甚划过他的腋下,便闻他銷魂地吟了一声,我怔了怔,转眼被他拉过翻身压在下面,湿热的吻如雨点而来,那双手也极为放肆地探進衣衫揉/捏胸口的柔软。

    我惊慌着一把将他推开,经天子跌靠在床榻一侧,长发垂泄如墨,白衣半宽,露出厚实的胸膛,不经意间透着男性阳刚之美,若舍去那荒淫的行径,也的确是个让人赏心悦目的男人。

    我就这么与他面面相觑,他先是错愕半响,随即怒沉龙颜,“楚婕妤这是什么意思,不屑服侍朕吗?”

    我心头一凛,赶紧游了过去,小鸟似的靠在他的肩膀,柔声道:“皇上误会了,能服侍皇上是臣妾三世修来的福分,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不愿意。只是刚好想起宫里的规矩,今早是要给楚贵妃和史湘妃请安的,去迟了怕恼了两位姐姐。”

    经天子拍了拍额头,“是啊,朕怎给忘记了,别人也便罢了,她们两人是万万不可轻率的。”边跳下床,边呼喝:“来人,更衣!”

    彩衣宫娥们盈盈走进,试脸、漱口、洗手、焚香、着衣……一件件,一桩桩有条不紊地弄着。刘公公也迈着细碎的脚步走来,在旁叩首道:“启禀皇上,贵妃和湘妃两位娘娘一个时辰前便在凤藻宫候着了,就等婕妤娘娘前去请安。”

    经天子皱了皱眉,“怎么不早来禀告?”

    刘公公道:“奴才见圣上一直睡着,也不敢打搅,怕惊动了圣安。”

    经天子随意摆了摆袖,随后拉过我的手笑道:“你看啊,早年凡有封妃的,也不曾见她们这般谨慎过,这次都知朕喜爱你早早的就来等着了。”

    是了,谢谢你的恩宠,将会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我暗自怒骂,面上笑着歌功颂德。

    言语间已着好衣衫,经天子拉起我的手往外走:“来,朕陪你往凤藻宫这走一遭。”

    我微微蹙眉,这第一天请安就让天子相陪,不免让人有仗势欺人恃宠而骄之感,他这是在宠我帮我,还是刻意给我惹麻烦?委婉拒绝,说怕太过失礼。

    经天子笑笑,拍着我的手背道:“悦容刚进宫有所不知,楚贵妃和史湘妃两人平时倒是好相处的,可偏巧要是走到一块,那气氛可就呛人了,宫女太监们夹在里头不少遭了罪,就连朕都也没少好受过,朕是怕你委屈了。”

    我别过脸暗想,你若陪着,怕是以后的委屈还更多。

    恰时前殿太监来报:“启禀皇上,上殿递来请柬折子。”

    经天子烦躁摆手,“不见不见!这帮匹夫没一天让朕清静的。”

    太监回道:“是大司马大人请见。”

    一听是大司马,经天子随即换了脸色,正要出去接见,又顿住脚步为难地看着我。

    我还巴不得他快走也别给我添乱,忙装得深明大义,笑道:“圣上您就去吧,国事为重。”

    经天子感动地看了我一眼,让贴身太监刘公公随我一道,便匆匆离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