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六十九章 百态人生皆是情,人间正道是沧桑

章节字数:2901  更新时间:10-04-11 1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幽晃荡的秋日,树叶黄,菊花残,大雁南归,小厮们在院子里扫地,黄叶繁多,才收起些,回身又是飘零一片。

    人在冷冽秋风中瑟瑟如落叶,眷恋着温暖的被窝,手脚也不愿动弹。我探出手臂,触到冰冷的空气抽气地缩回被窝,身后那人沉沉低笑,将我搂过去戏谑道:“就让我来温暖悦容吧。”大手浮上胸口,又是一日荒唐的清晨。

    欢爱过后,我趴在他胸口抚着他垂落肩侧的黑发,漆黑柔软宛若绸缎,手一松总在指尖俏皮地跳开。我觉有趣得紧,一边反复把玩,一边静静听他说话。说着理想谋略,说着诗赋戏文,说着笑资闲话,还说起了他的亲人。

    他说:“我有位兄长,身子很弱,却总是想要当大将军,小时候玩在一块,他就拿着木剑发号施令,让我扮小兵往前冲。几回下来我跑累了,就说小兵战死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听了很生气,挥舞着木剑大喊,我的士兵是最勇敢强壮的,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死掉。非要我站起来再往前冲,一直冲到筋疲力尽生命终结为止。我当时也真是傻了,居然陪他折腾,第二天腿脚直打抖索都走不了路。”

    我掩嘴笑笑,“你是由衷尊敬这位兄长。”他郑重恩了一声,继续说:“但他这辈子是注定当不了大将军的。”我问他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身子弱的缘故。他摇摇头,“若没有明君,就算他空有一身的抱负,也壮志难酬。后来我就跟他说,以后长大了,你就做一个了不起的大将军,我就做一个知人善用的明君,一起平定天下。”早知他的野心,竟不知还有这层缘故,还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立了志,我问:“后来呢?”常昊王没再回答,俯首吻住我的嘴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几日似乎一直在听别人说起,有关于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故事。

    我看着静静躺在妆奁上的那支金桂,想起了经天子那晚曾说过的话,他说他想做一个好皇帝,偏偏时不待人,幼年时太后把持朝政,多年宫斗导致国力衰弱;长大亲政了,又有王公坐大,恶如豺狼。

    “成昕他是朕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你们都说他是奸臣乱贼,其实谁都不知道,他才是这个世上对朕最忠心的人。从朕第一次遇见他,直到现在整整二十一年了,他心心念念都是为朕解忧。他是九岁那年入宫做太子侍读的,小时候太后对朕管教极为严厉,犯了错都是他代替挨的打,现在身上还留着密密麻麻的鞭痕;十六岁那年,朕心爱的小宫女被太后害死,朕一人跑出宫不想再做这皇帝,是他第一个在山沟里发现了朕,一步步把朕背回去,对朕说,皇上您别怕,臣会帮你的,臣就算牺牲性命也要帮您做一个好皇帝;十七岁太后过世,朕首次亲政就遇到江淮临川一代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涝,朕忧心不已,他就留在宫中七天七夜,为朕出谋划策,回到家时,他那新婚夫人难产而死已有三日,等朕闻讯赶去的时候,只看见他抱着幼儿跪在夫人床前痛哭;三年前在东郊狩猎场,一只野狼王冲出树林,当时他只顾着救朕的儿子,却让自己唯一的儿子被狼叼走,等找到那匹狼时,他的儿子已被吃了一半,血淋淋的一片,他当时疯了似的冲上去将狼杀了,捧着那团血肉竟流不出一滴泪来……”

    我听得满心凄楚,经天子朝我淡淡一笑:“跟你说这么多,并不是要你为他做什么,朕知道子都成心要他死,你也救不了他,朕这无能的皇帝更加救不了。当年朕就是在这金桂树下与他结义盟誓,现在只求你为朕捎去最后一份思念和愧疚,对他说,此生此世,他都是朕的好臣子好朋友好兄弟!来世……也别遇见朕了,做个普通善良幸福的老百姓,安安稳稳地过完美满的一生。”

    我带着那支金桂去天牢交给广成昕,他静静地从我手中接过,竟笑了起来。

    当时我问他为什么可以为天子做到这种地步,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也牺牲了妻子孩子的幸福。天子明明保护不了他,就连他要死了,都不能来看最后一眼。

    广成昕淡淡扫了我一眼,说:“如果你认为对一个人忠诚需要理由,只能说你是一个可悲的人。”我本想反驳,良禽择木而栖,你那根本就是愚忠。但我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知道,这不仅仅亵渎了他的忠诚,也侮辱了他的友情。

    三日后他就要问斩了,临死前心情似乎格外平静,那日心血来潮有了兴致,竟喊住我,说若没急事就多留会儿陪他聊天,居然跟我说起他那早死的新婚妻子。是个娇羞的官家小姐,身子有点弱,每次见面都会低着头红了脸。说起她时,他的表情很温柔,温柔得像是三月江南河堤旁的杨柳。我问他:“你很爱你的夫人吗?”他沉默半会,却摇摇头,“以前一直以为是,后来才发现不是,原来一直都将她当妹妹爱着。”我好奇问:“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他没有马上回答,抬起那双狭长清冽的眸子看我,“是我叫皇上不要看你跳舞的,我对他说,凡是见过你跳舞的男人,没有不会为你动心的。”

    我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他这句话是在表明什么?我记得,他是看过我跳舞的,他还说过,我跳得不错。

    见我窘迫,他掩嘴微微笑起,不是记忆中那总是冷嘲热讽的模样,却像是个邻家的哥哥,一种很纯粹很干净的笑容。

    我想问,既然是喜欢我的,为什么还要一次次把我往死里逼。我没问,但已经想到了答案。他这个人啊,为了满腔的忠诚,连身家性命都可以不顾,还有什么舍不得放弃的?被人骂了一辈子的奸臣乱贼,一心为天子运筹帷幄,恐怖朝政也好,民不聊生的革新制度也罢,最终的目的无非是集权中央削弱王公,让天子获得真正的实权。奈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到死的最后一刻,仍是一个不被世人理解的可怜人。

    可怜吗?那也仅仅只是如我这般少数的知情人才会对他无端多出的感情,他自己却不怨不恨,说:“人生的酸甜苦辣我都尝了通透,这辈子也算活过了。最后还能和你说说话,真好。”

    我说:“百年后我若还活着,一定会让历史还你一个清白。”

    他轻轻道了声谢谢,又冷丁丁地说:“我的魂会在九泉之下看着你的,若你做了对不起皇上的事,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我笑笑,心想,早就已对不住他了,便与你死后的灵魂纠/缠又如何,还怕请不起道士驱鬼?

    问他:“最后还有什么遗愿?”他朝我探手,示意我附耳过来。我欺身过去,他冷不防地捧住我的脸朝额头轻轻一吻。我懊恼目瞪,他盈盈笑着坐回原地,那身白色单衣幽幽晃着,清癯不已。

    离开前,他在我身后道:“三日后别来看我行刑,我不想让你看到那不堪的模样。”我点头应下了,他又说:“下个月初五是圣上二十七岁寿辰,往年我都会从大司马府后院桂花树下挖出一坛子桂花酿送进宫去贺寿,今年怕去不了了,又怕皇上喝不到我酿的酒会寂寞,能不能劳烦你?”我亦点头应下了。

    他满足笑笑,说了声谢谢,又说了声对不起。我摆手而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的感谢和道歉我全盘收下了。

    三日后,我如他所愿,没去午门为他送行,一个人坐在庭院里看落叶一片片从枝头飘下,傻傻地发着呆。

    几个刚从外边采购回来的家奴在聊天,不知谁在痛快大笑:“哈哈,那个祸国殃民的大奸臣广成昕终于死了,真是大快人心!”所有人也跟着笑起,抚手叫好。

    我扫了他们一眼,没说话,又认真地发起呆来。

    一片巴掌大的梧桐叶落在手心,我拿起来看了看,苍老的叶面,像生命的年轮,枯萎了,凋谢了,甘愿默默化作春泥来护花,就像那一个傻人,从来不在乎世上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好。

    我将梧桐叶挡在脸上,无声地哭了起来。

    当所有人都在为他的死大笑时,总得有一个人为他流泪。这个人世,不该这样冷漠无情。

    =====

    作者有话说:曾经想过让广成昕成为男配,但实在是男主男配多了点,就此作罢。就算是炮灰,也算华丽留下一笔了,大司马威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