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七十章 一朝嫁作他人妇,真真假假如戏子

章节字数:3110  更新时间:10-04-12 1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日,经天子下诏将我赐给常昊王。

    华盖紫金车撵,九马拉之,千人仪仗,打朝凤门过,万人朝拜。

    常昊王靠在我耳边,沉沉声音似许承诺,“总有一天,你会再登此门,不是王妃,而是皇后。”我心一紧,俯首无声。

    在劫和天赐以娘家小舅子的身份为我拉的马车,一路送进常昊王府。

    在劫的脸色有点苍白,许是舍不得亲姐嫁人。我知他是个害怕寂寞的孩子,抚着他的脸道:“姐姐永远爱你,想我了就来看看我。”他俯首轻恩一声,看不清表情,沙哑地问:“嫁给他你会幸福吗?”

    幸福这东西啊,太虚了,谁能说得准?我抿嘴笑起,轻微点了点头,无非给他个心安,给自己个圆满。

    他喃喃自语,像是自我催眠:“那就好,那就好。”

    隔着凤冠垂落的珠帘,依稀看到他的表情,轻得跟风似的微笑,让人冷不丁心疼起来。

    天赐一把抓起我的手腕,“姐姐,我带你走吧,不嫁了。”我一怔,他神色微微僵硬,玩笑带过:“姐姐这么美丽的新娘子,不是太便宜了那贱男人。”

    当今天下,也只有他敢这么说常昊王了,我忍俊不禁别过身去偷笑。

    后听姹紫嫣红说,这两人当天都喝了不少的酒,哭哭笑笑没了形态,被楚府的家奴抬着回去的。

    那日常昊王开心极了,眉宇间尽是意气风发,笑容没一刻从嘴角退去,抛下满堂宾客,早早回喜房伴我。

    莹莹红烛,相顾无言,含笑对饮合卺酒,他欢喜道:“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妻。”听他唤一声妻,竟让我泪眼凝噎。他为我抹泪,取笑大喜日子哭着多不吉利,托起我的手放在嘴边细细亲吻,终是抑制不住爱意,一夜无度索取,让我疲倦得整日下不了床。

    没过几日,父亲来找我,显得十分客气,言语间隐隐暗示了楚家回归东瑜的事。我随口与他聊天,说的虽是家常,半句不离在劫和天赐。父亲心领神会,笑说日后继承魏国公衣钵者非他们二人莫属。后探我口风,倚重哪个弟弟。我沉默良久,叹息:“便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两人相视一笑,父女不似父女,倒似刚做好一桩大买卖的商家。

    父亲走后,我找了恰当的时机跟常昊王提及此事,他沉吟几声,说会为我办好,又笑盈盈问:“悦容要怎么回报本王?”除了人前,他已经鲜少在我面前自称本王了,每次都有调侃的意味。

    我抿嘴笑笑,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往他唇上轻吻。他喘息着热情回应,我抽身而出笑嘻嘻地躲开,被他猛然抱起,“真是个妖精。”人已被带到了床上,一把撕了衣衫。

    又过几日,便是初五了,是经天子的诞辰。没忘记广成昕死前托付,于是瞒着常昊王,只身一人去了趟大司马府。

    朱红大门交叉贴着封条,秋风残卷着黄叶吹打破旧的红灯笼,昔日门庭若市的大司马府,如今萧瑟残败,再也不复曾经的辉煌。早已看惯人情冷暖,我无甚感慨,翻身跃进泥墙,依他所说来到后院,找到了那株桂花树,果真在树下挖出一个酒坛子。

    略抬眸,见一个男人的背影匆匆离开,没有细想追了上去。

    漆黑幽深的巷子,泛着青雾白光,那人影一下子不见了,正在我左右寻找时,又在巷子的另一侧出现,似在等我追上。

    追至郊外一处小竹林,远处深林有狼嚎,我打了个寒战,顿觉气氛诡异,心里开始有点后悔。

    正要抽身离开,响起笑声:“既然来了,怎不逢个面就走?”

    认出这个声音,先前曾在皇宫废殿听过,是广成昕背后的高人,云盖先生。

    我顿住脚步回身看去,月色落照大地,那人身穿黑衣,鬓发斑白,方正的脸有种熟悉感,细想起来,不正是萧晚风遇袭那晚隐身在树林里的那个男人?

    敛去惊讶的表情,笑着欠身行礼,“悦容见过云盖先生。”

    他含笑看我,对我能喊出他的名字并不感到惊讶,忖度的目光让人有种被看穿心思的虚感,“时光如梭,昔日那小丫头片子转眼已出落得标致模样了,心眼也不小,也难怪他那样冷情寡欲的性子,都会被你动摇。”

    暗惊,听这语气似乎见过我小时候,而口中的他又是谁?

    不等我多问,他转身踱步,“来吧,现在万事俱备,就缺你了。”

    我踯躅在原地,“你引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是大司马要你来,并非老夫。若非要问老夫有什么目的,当然是……”回首冷冷一笑,“让一个人永不翻身。”

    利用我,能威胁谁?答案不言而喻。

    我变了脸色,拔腿便走,谁料没走几步就感浑身无力,手中跌落的酒坛子破碎后飘出白烟,上面有迷香!

    广成昕啊广成昕,竟在死的前一刻也要给我下圈套,这份忠心教人苦笑不得。

    脚步踉跄着倒下,有一人从身后将我接住,宽厚的胸膛带着熟悉的熏香,我心头一凛。

    迷迷茫茫抬眼看去,映入眼中的竟是经天子那张俊美的脸,不是记忆中那儒雅带着书生弱气的模样,倒像祠堂供着的那尊修罗神像,完美无瑕的五官,眼底冷酷狠戾。

    “你……为什么……”话没说完,眼前黑了过去。

    幽然转醒后,人已被绑在木桩上,经天子和云盖先生就站在我旁边,似在等待谁的到来。

    夜色凄冷,四野苍茫,唯有竹林随风摇摆,发出阵阵阴冷的窸窣声。

    我冷眼看着经天子,仿佛从来不曾认识他。忆起当日无意撞见广成昕和云盖先生密谋,当中的第三人原来是他。他伪善得太完美了,骗过全天下的人。

    经天子侧首与我回视,神色带着一丝怜惜,怜惜中又有决绝,黑曜石般的眸子锐利如刀,恍若洞悉尘世所有纷扰。我苦笑起来,有着这样眼神的人,心底有多清明?先前我在宫中耍的小伎俩,多半像个小丑似的被他看在眼里。既然早知我动机不纯,为什么还甘愿事事让我如意,哄我开心?

    “圣上,您骗得悦容好苦。”我低头,似有悲伤。

    经天子抿嘴笑起,还是那份儒雅的模样,“悦容,你又何尝不骗得朕好苦?”

    骗来骗去,大家都在演戏,戏里戏外,分不清哪个是真的自己,他和我都没区别,天生的戏子。

    视线扫过云盖先生,问:“当初要杀萧晚风嫁祸给常昊王的就是你们?”

    云盖先生笑笑,经天子颔首,“本想让萧晚风死,萧家复仇,与常昊王两败俱伤。”

    台面上这两股最大的势力相斗抵消,何愁其他势力不在阴谋下各个击破?

    可惜了,我笑道:“计划最终失败了。”

    经天子看向我,叹了一声:“是的,被一个女人给破坏了,还让赵子都盯上了成昕。悦容啊悦容,你累朕至此。”

    “人生也真是报应不爽,圣上现不也累悦容至此。”我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处境,“然后呢,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他静道:“赵子都若要救你,半个时辰后会一个人单刀赴会。”

    设好了天罗地网等人来投,结果可想而知。我脸色苍白,佯装镇定,“他不会来的。”

    “不,他会,而且还会惊慌不已地赶来。”语气是肯定的。

    我忍不住大喊:“如果你要杀他,当初在我进宫那天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等到今天,你到底要做什么!”

    “那天根本没打算杀他,也杀不了他,就算杀了也只会让三军叛乱,得不偿失。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为了你自毁名声,常昊王之威望早已不复从前,人心不古,何谈世风?说来还真得感谢你啊,悦容。”

    我心中凄楚不已,舍了那一世的英明,再窥庙堂,名不正言不顺,这就是爱得疯狂的代价么?

    “那广成昕在宫中埋下兵马又是为了什么。”

    “一来是保护朕,二来是留住你,三来是确认你的利用价值。”

    “价值如何?”

    “倾国倾城,足以颠覆天下。”经天子痴痴凝视,声音温柔得出奇,“今夜无论他死还是朕活,留下来的那个人都将为你改变世界,你都会成为一国之后。”似预言,又似誓言。

    我忍不住冷笑起来,这人要利用我来杀我的丈夫,居然还这般多情地向我倾吐爱意,是疯子还是傻子!

    “就算我死,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说出这句话,我有种报复的快/感。

    他睁眼冷冷看我,怨恨的,又悲伤的,最后都化作一声长叹,冷硬道:“赵子都死,又如何?”

    恰时,远传传来马啸,我心中一颤,抬头望去,便见竹林彼端,尘烟滚滚,那人策马而来。衣衫凛冽的风姿,让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追在我马车后面,追问着若做到我提的条件,是不是真会嫁他为妻。和那时一样啊,执着坚定的表情,仿佛世上没什么可动摇他。

    夜空,一轮如勾新月,如死神镰刀。

    经天子的表情淡淡的,分不清是痛恨还是痛快,从身后环住我的肩膀,耳畔送来邪魅的低语:“悦容,他为你送死来了,最后再多几眼吧,以后怕没机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