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七十五章 彼此折磨始到头,疯狂过后终是泪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0-04-14 15: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用力推开书房的大门,哐啷巨响,像是心扉被撞碎的尖锐感。所有议事的大臣都惊愕地看着我,依稀曾听见有人谈及郑、鲁二公还有薰皇子的名字,此刻的我无心在意,笔直走到高坐之人的面前,笔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我要和你谈谈,子都。”

    他半阖眉眼,抿直的嘴角显示不悦,仍如了我的愿挥袖退去众人。

    “放了他们,放了我的弟弟!”祈求着攥紧他的衣袖。

    他搁下手中的毛笔,将我的手不甚厌烦地推开,“没有人能在惹怒我之后还能安然活着,你凭什么让我放了他们?”

    我哭道:“凭我是你的妻子,凭他们是我最爱的弟弟!”

    手指掠过我的眼泪,他冷笑着,“真是廉价的眼泪,为了你最爱的弟弟?”兀地勃然大怒,将满桌子的东西稀里哗啦地推翻在地。我吓得满脸苍白,被他握住双肩一把拖到面前,用力地摇晃,怒吼:“从我们相识到现在,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个爱字,而今居然说他们才是你的最爱?楚悦容,你把我当做什么了!还是你当真如此下贱,连自己的弟弟都要勾引!”

    我瞪大眼睛,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抽离,颤颤道:“你……你说什么?”

    字字冷硬地从他口中吐出:“我说你下贱无耻!”

    我狠狠瞪着他,笑起,“是,我是下贱无耻,你不也爱我的下贱无耻!经天子不过抱着我睡了几夜,你就烧他寝宫取他性命,你怎么就这么在乎我?在劫不过亲我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告诉你,以前在楚家的时候我们经常做这事,跟天赐也做了,还躺在同一张床上一起睡,脱/光了衣服——”

    “啪——”一个巴掌狠狠打在我的脸上,常昊王阴冷道:“像你这种肮脏的女人不配让我在乎,你给我滚!”

    “赵子都,你会后悔的。”我面无表情地抹去泪,挺着腰杆骄傲地走出书房。

    外边的日头强盛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家奴们窃窃私语,我冷眼一扫,一个个如惊弓之鸟,瑟瑟地跑远了。

    茫然在偌大的宅院走着,想去地下室探望天赐和在劫。他们两人一个尚未出王府便被抓住,一个在我房中被带走,双双被关进王府的地牢中。

    地牢守门的是个年轻的将军,名叫王智,冷面无私,将我横挡在外头,“王爷交代,没他手谕谁都不能进去看那两个犯人,尤其是王妃您!”视线从我脸上扫过,很快地转移到别处,凸出的喉结滚动,咽下干涩的口水。

    在他眼中看到了惊艳和贪婪,我勾起嘴角,侧脸眯着眼睛睨他,知道这个视觉能让我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娇/媚,笑说:“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刚好路过跟将军说说话。将军今个儿酉时有空么?”不等他回答,笑吟吟地迈步离开了,展开水袖,将一条香巾不留痕迹地落在他的手中。走几步,回头频频顾盼,他痴痴地遥望,像失了魂魄。走过转角时再看,他埋首在香巾里轻嗅,一脸陶醉。

    我冷冷笑起,男人,不都这样?

    酉时,宁静地宅院传出一声野兽似的怒喝,王智从房里衣衫不整地跑出,口中慌乱地喊着:“王爷饶命啊!”忽闻一声哀嚎,再无声响。

    我拢了拢半开的衣衫倚在榻上,看着常昊王提着沾了血的长剑从门外怒冲冲地回来,就像一只嗜血的野兽,将剑抵在我的咽喉。

    “楚悦容,你都做了些什么!”

    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蔻红指甲拂过嘴角,漫不经心道:“这不如王爷所愿做个下贱无耻的人么,还没上床呢,您就回来了,做到哪个程度了,您不刚好看得清清楚楚?”

    他气败地将剑摔在地上,扼住我的喉咙怒吼:“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你说啊!”

    我收起笑容,冷眼与他回视:“放了我弟弟!”

    他摇头倒退几步,“为了他们,你居然这么逼我……”

    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骤然心痛得难以呼吸,我默默流泪,问出了这几日最锥心的不解:“为什么你突然变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非要相互折磨都不肯罢休?”起身抱住他,央道:“我们不再吵架了好不好,回到过去恩爱的日子,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你心里害怕什么你跟我说啊,为什么总要一个人憋在心里?”早就已经察觉,自从云盖先生那夜说了若有所指的话后,他就变得不再正常。

    常昊王身子僵硬,一把将我推来,喃喃念着:“不,我不在乎你,一点也不在乎你!”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我在房间里哭了又笑,笑了又哭,竟发现心痛不复从前。原来同一个人,是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的。当他重复地伤害你,那个伤口已经习惯了,感觉已经麻木了,无论再给多少次伤害,也远远不如第一次受的伤那么痛了。

    翌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京都湖上出现一道亮丽的风景,金色湖面波光粼粼,精致华丽的画舫随水细流,常昊王妃宴请皇城中的風流才子,以文会友,以乐传情。觥筹交错间,丝竹之声靡靡入耳,众人酒酣兴致大起,不知是谁高喊一声:“请王妃起舞助兴!”掌声滚滚中,那女子在船头翩然而舞,飘飘兮如风而来,袅袅兮随风而去,天水之间,人间尽头。

    正在众人如痴如醉之际,大批官兵将整座京都湖包围,十艘官船将画舫逼至岸边,就在众人恍惚梦醒后,骤见常昊王立身岸口杨柳之下,白衣如鬼魅,一脸杀气。

    我站在船头,掩着嘴角笑个不停,常昊王怒喝:“全都给本王滚下来!”

    众人方知惹来天怒,纷纷跪地求饶,被下令全部打入死牢,有人揪住我的裙摆哀嚎:“王妃,您快救救我吧!”常昊王大步上前,一脚将其踹开,狠狠瞪着我,像是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

    “王爷饶命,王妃救命!”所有人哭个不停,我却笑个不休,常昊王怒喝:“住口,不许笑!”他越骂,我笑得越开心,被他一把扛在肩上跃上马背,也不管满城百姓的眼色,一路奔进王府,我也随他一路笑回。

    “你就非要这么逼我才罢休吗,你该死!该死!”撞开房门,一把将人压在冰冷的墙面上,撕裂裙衫便从身后挺入,痛感贯穿体内的瞬间,我再也笑不出口了,痛苦地咬着下唇,痛苦地呻/吟,整日整夜被逼着任他无度索取,昏死过去又被痛醒,醒了又痛昏过去。

    不知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脑袋昏昏沉沉起了高烧,模糊睁开双眼,却见那双明月般清澈的眼睛看着我,幽幽晃荡着似水柔情。我张嘴喊了几声,不知喊了谁的名字,眼皮沉重,又失去了意识。

    再度睁眼,却看见常昊王用一副极为冷漠的表情站在床榻旁,记忆中的柔情眼神,似是自己做的一个美丽而脆弱的梦。

    他取来搁在桌上的一张纸扔到我面前,我拾起来展开一看,苍白的脸色更为苍白,“休书……你要休我?”心痛得几欲流泪,却在嘴角僵硬地笑了出来。

    “带着你的弟弟们离开吧,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说出这句话的他,平静得不带一丝感情,往日深情款款的模样,像一张面具从他脸上永远地摘去了。

    我默默不语,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穿起衣服往外走去,这已经是我所拥有的最后的尊严。走到门口他又叫住我,我欢喜转身,却见他拂袖将一支麒麟白玉簪扔了过来,吧嗒落在我的脚边,簪尾的“月”字笔笔深刻,如人的内心斑驳哀痛的印记。

    “你连做梦都叫着萧晚月的名字,真令人作呕,带着这肮脏的东西去找你的旧情人吧!”

    不言不语,俯首凝视着这消失许久的簪子,宛如凝视自己苍白无味的过去。

    不再看他,也不去拾取簪子,拖着长长的裙摆转身走出房门。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为什么还站在门后不肯离开?

    或许我希望他能追出来喊我的名字,希望在第一时间,我就能站在他的面前,然后告诉彼此,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

    等待了百年般漫长,他都没有追出,我知道,我们都回不去了。

    屋内传出困兽般呜咽的低鸣,反复地说着:悦容,对不起,请原谅我。

    我走进去,看到他无助地坐靠在墙角,墨色帷幔被风高高吹起,凛冽的声音撕心裂肺,在他身上投下一层阴影,寂寞,萧瑟,落拓。

    直到站在他面前,他抬头惊愕地看着我。我俯下身子亲吻他的嘴,说:“再见了,子都,再见了。”在双唇与声音之间,某些东西已在心底逝去,灵魂的翅膀,以及,痛苦和遗忘的权力。

    终于,我离开了。这是他的选择,我选择尊重。

    庭院里,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历历可见。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要到霜染青丝、时光逝去时,才能像这冬日的枝杆一般,清晰、勇敢、坚强?我们都曾醉在梦里,任芳华刹那,刹那芳华。

    原来,疯狂后的清醒,只有眼角的泪,留作纪念。

    =====

    作者有话说:小虐怡情^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