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七十六章 暧昧之情戛然止,天下风云渐诡谲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0-04-15 0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讥讽、嘲笑、同情、怜悯、幸灾乐祸……众人闪烁的眼神在眼前晃过,我跪在楚幕北面前,一言不发,藤条一下下抽打下来,教训这出嫁不过半月便被夫家休掉的家门之耻。

    “请父亲饶过姐姐!”在劫和天赐挡在我背后。楚幕北一见他们,老脸更怒几分,连着他们一起打,边打边骂:“想我楚家世代英名,怎出了你们这三个孽障!”

    “他们都我的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老爷有什么责备就冲我来说吧。”萧夫人从堂口走进,雍容面容一如往日,善于伪装的眼神第一次如此清晰地乍现锐利,楚幕北一怔,“你……”硬是说不出话来,向来霸气人前说一不二的魏国公,竟破天荒地屈就了,扔掉藤条拂袖而去。萧夫人淡淡扫了我一眼,“天赐在劫,将你们姐姐扶回渊阑院休息吧。”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也不再与我多说什么。

    回房后我躺在床上昏睡过去,热烧未退,反复做着形形色色的梦,醒来后却如泡沫般破碎,什么也记不起来。略动手指,惊醒了伏在榻旁浅寐的在劫。

    “姐姐,你醒了!感觉好点了没有?”

    呆呆看着他脸,眉宇间潋滟光华,兼备了男孩与男人的魅力,青涩而沉稳,纯粹而幽远,却是眼底那抹青黑,让他看上去疲惫极了。

    沙哑问:“我睡了多久了。”回答已有两日。

    偏头看向窗外,天色清濛,是凌晨破晓时分,世间万物寂静得出奇,显得偶有的寒号声分外遥远。守夜的丫鬟在外屋打盹,沙漏簌簌作响,香炉的白烟断断续续,烛火已奄奄一息。

    抬手抚着他清癯的脸,虚弱笑道:“傻孩子,你就一直照顾我?”他默默看着我没说话,眸心有种闪烁的火焰,让我想起不日前那次亲吻,尴尬地别过脸,道:“我没事了,你快回去休息吧。”他为我掖好被子,“现在还早,你再睡会,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不做声,侧身背对他,却总是察觉有股幽深的眼眸在身后凝视,让我浑身燥热起来。

    嘎声道:“在劫,我是你姐姐。”

    身后沉默许久,传来暗哑的低喃:“我一直都知道。”

    不点破的暧昧,违背伦常的情感,戛然而止。

    翌日,我被屋外的铮鸣声吵醒,询问出了什么事,在劫久不回答,似有遮掩,在我逼问下才缓缓说道:“要打仗了,郑国公萧晚风不知什么时候将薰皇子从常昊王的掌控下带离,三日前以肃清皇室血脉,振兴赵家基业为由拥戴薰皇子登基,在长川起兵从东南进军而来;昨日鲁国公司空长卿也以常昊王倒行逆施多行不义之罪昭告天下,以正义之师之名讨伐,麾下曲慕白将军率领三十万铁骑从金陵出发,打算配合郑国公从西北进攻。国内大大小小势力已不少开始骚动了,常昊王这次腹背受敌,偏尚未登基,国内人心不稳,有一番硬仗要打了。”

    俯首见我久不做声,温热的手掌覆在我的眼睛上,轻声说:“别想了,那种男人不值得你再为他劳心分神,好好养病吧。”

    我轻轻嗯了一声,问:“天赐呢,怎都不见他来看我。”

    在劫犹豫半晌,道:“他去投军了。”

    我诧异:“你们不是被革职了么?”

    在劫道:“他投的……是郑国公麾下,他说,要替你报仇。”

    我惊坐起来,“胡闹,快把他追回来!”情绪过于激动,一股呛意涌上胸口,让我干咳不止。

    在劫坐在床榻旁揽过我的肩,双手抚着背为我顺气,道:“追不回了,三日前姐姐昏睡后他就已经出发了,当时父亲和大娘都不知道,就跟我一个人说。”

    “你怎么不阻止他!”

    在劫沉默不语,近似完美的相貌点缀着沉静又寒冷的表情,我看了心中一凛,这孩子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眼神?许久他才道:“我不愿阻止,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你,此刻我或许也随他一同去了。”

    我瞪着他,他极好内涵地与我微笑回视,那一刻我怎么也对他发不出火来,闷气倒下,被子一抬遮住脑袋。他温柔地为我拉下被子,捏住被缘小心翼翼搁在我下巴处,“窝在里边对你身体不好,乖,别任性了。”柔柔的嗓音像暖风似的吹在耳畔,浑身酥痒。那一刻竟让人觉得他是懂事的兄长,而我不过是不听话又需要人照顾的孩子,腾地红了脸,说话弱了气势:“要……要你啰嗦,我是姐姐!”别扭地侧过身去,身后那人沉沉笑起。

    又过几日,皆在床榻上度过,外边的世界纷纷扰扰,无休无止的恩怨,全都被在劫以那霸道又带着温柔的笑语挡在门外。其实我知道,他是刻意将我与外头隔离,多半发生了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

    这日,微冷的空气送来清新的香味,我起了兴致和衣推开窗户,呵着热气探头望去,果见那早开的腊梅跃入眼中,绯色依依如梦,花瓣蹁跹若蝶,渐渐得看痴了起来。

    胸口开始作痛了,尽管这几日刻意不去想那负心的男人,但沉郁在心中的思念,不说并不代表忘记了,而今触景伤情,想着王府里曾与他共同栽下的那株梅树是不是也开了,他在赏梅的时候又会想起谁?

    转眼又想,他此刻怕早已迁入宫中,忙于国政,又忙于调兵遣将与萧晚风和司空长卿等人周璇,又哪来的闲情赏梅,怕更没时间来想起我了吧。只是稍作休息时,会是谁在他身边,晚上入睡时,又是拥谁在怀?是我那美丽妖娆的五姐,还是后宫多不胜数的国色天香?

    垂眉叹息间,眼泪滑落,有只大手从背后探出,将滑落的眼泪接住。吧嗒一声,泪水溅在掌心,荡漾开无色的水印。我回身看去,对上在劫忧思的眸子。

    “又在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他叹息着握起拳头,用掌心的热力散去了那伤心的水汽,将折在臂腕里的樱色白裘绒毛披风展开,轻轻地披在我的肩上,“已渐入冬,天气寒了下来,你身子又虚,也不多穿点衣服。”责备的语气,关怀的口吻,让人的心里一暖。

    他今日看上去极为闲适,不是往日被父亲严格要求的那袭高冠华服的世家子弟装扮,只穿了一件花纹简约的云纹白衫,长发以紫金临湘缎绳婉约地在肩侧扎了一束,长长地垂落腰际,飘逸如随风杨柳。

    拉起我的手说,“姐姐,今日天气不错,我带你到院子里走走吧。”

    亭台楼阁,帷帐高垂,橡木红桌长椅,隔上绫罗软垫,摆上香果小菜,再煮了一盅热酒,袅袅白烟中,看满院子的梅花开得正浓,别有一番景致。与我闲淡,时时妙语如珠,天南地北的趣闻,宛若信手捏来般随意。人前寡言冷清的他,唯有在我面前明朗快语,今日更甚从前,多半是念我方才落泪,有意让我开心。我也随他的意,不作愁容,闻得有趣的事,也掩嘴笑了起来。他见我笑起,微微勾着薄唇,也笑得满足。

    这时,一只浑身通白的雪枭从楚府天际飞过,发出洪钟般的长鸣,我惊讶道:“奇怪,还真没在皇都中见过这样的飞禽。”偏头看去,却见在劫神色略微有异,稍瞬即逝,又如往日模样与我笑谈:“是啊,的确少见。”我心中留下深思,面不作色。半会下来,薄酒上面,阖上眼倚在他肩膀佯装睡去。

    他轻唤几声姐姐,我不应声,匀称地呼吸着。他双臂一展,将我整个人箍在怀里,那清幽的男性气息顿然溢满鼻尖。从来不知在劫的味道,竟让人如此晕眩。指腹悄悄地覆上我的唇,我心中悸动,正在忐忑时,幸而那令人乱心的亲吻不曾唐突而来,只将我横身抱起,送回了房中,盖好被子,又静候半会,这才去了。

    在劫离开之后,我便睁眼尾随而去,果见他形迹可疑地往后巷子走去。

    老旧的东角门杂草丛生,他置身长巷一角,屈指附在嘴前吹起口哨,便见那雪枭嘶鸣而来,抖落着雪白的翅膀落在他的肩膀上,灵动转着脖子,眼睛黑珠子似的水灵。

    在劫笑着逗弄它几下,便有一男人披着黑色斗篷从巷子的暗角走出,朝他跪下:“属下见过魁主。”

    在劫淡淡应了一声,问:“交代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人道:“今早已探得消息,常昊王已秘密离开皇都与子玉将军会合,准备突袭曲慕白驻扎在尧山下的大军。”

    在劫点头:“很好,叫兄弟们半路伏击,造成恐慌乱其军心便可撤下,再将消息捎给郑国公,叫手脚利索的手下去做,萧晚风可不是那么好混淆过去的,别让他发现是我们在背后鼓弄。”

    那人受命而去,在劫曲着手指抚弄雪枭的额头,这一人一禽好似情人般亲密。

    忽闻在劫道:“悦容,你又不乖了。”

    我心头一惊,麻痹感从腿脚开始蔓延,他发现我了!

    =====

    作者有话说:小在劫慢慢浮上台面^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