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七十七章 仁义不施失天下,为己私心求助来

章节字数:2161  更新时间:10-04-15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见在劫对着那雪枭道:“下次别再偷偷飞来找我了,小心被人射下作晚餐。”方知那声悦容喊的并非是我。

    雪枭极有灵性,扭着脑袋低声鸣叫,似吐相思。

    在劫抚着它的羽毛,眸心一丝沉郁,“要是她也与你这般心心念念想着我,那该多好。”随即一笑,哀愁不负豪情。

    手臂一挥,宽袖如袂,指着苍穹道:“天空是自由的,飞吧,悦容!”

    那雪枭长鸣一声,展翅冲上天际。

    一碧青天之下,狭长幽深的巷子尽头,在劫含笑仰面,白衣翩翩似烟波浩渺之中。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有种锥心的痛感,随他看向天空彼端高飞的白影,竟落泪了。

    天空是自由的,飞吧,悦容。

    我会的,总有那一天,在劫。

    回到屋里重新躺下,不到半刻在劫也回来了,我佯装幽幽转醒,见他站在床榻前对我微笑,也随他回以笑容。

    两人小聊了几句,在劫忽而倾身为我在裙摆上摘取草根,我一怔,忙道:“兴许是方才赏花的时候沾的。”说了便后悔了,不免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在劫浑然不察有异,点头恩了一声。

    共同用完膳,前厅来传,老爷请十一爷过去。在劫嘱咐我好好休息,便随小厮同去了。我送他至院子里,偏头看去,园林被家丁修得整整齐齐的,哪还有什么杂草?又看向在劫渐远的背影,不由得叹息良久。

    落日余晖,夕阳尽美,冬日的暮色总有种萧瑟和绚烂两种极致的美感。萧夫人就拖着这种美感踏入我房中。

    那时我正伏在榻上看书,见了她忙起身相迎,她摆手让我躺回,自行在长椅上坐下,丫鬟们上好茶果,她随意问:“身子恢复的如何了?”我答将近痊愈了。她又问:“看的什么书?”我答《过秦论》,她问:“看完后有什么收益。”

    心知她并非随意而问,必然与眼前局势相关。回了一句:“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萧夫人笑笑,目有满意,道:“方才我过来时,朝中几位大臣来拜访,你父亲也把在劫叫了过去商谈,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我冥想稍许,“而今天下大乱,父亲是在抉择该站在哪一方更有利于楚家兴衰。”

    萧夫人并没有否决,问:“那悦容若是站在你父亲的立场,会顺应哪一边?”

    我道:“顺应民心。”

    萧夫人咄咄逼问:“民心顺向哪里?”

    我痛苦闭上了眼睛,“鲁国公司空长卿以讨伐乱臣贼子倒行逆施之罪而起兵,是为仁;郑国公萧晚风以拥戴薰皇子登基为名而起兵,是为义。此二人为仁义之师,天下自当归心。”

    萧夫人静静看我,“悦容,你很痛苦,是为常昊王?”

    我没有否认,“他虽然负了我,我也不愿他落得不好的下场。”而害他失了仁义之名的,也恰恰是我。

    萧夫人叹了一声,道:“以前怎觉得你的性格像我,现在却觉得少了一样我有的,也多了一样我没有的。”

    我问:“少的是什么,多的又是什么?”

    “你太重感情了,总是少了份冷静,但也拥有了美丽的……”她没再说下去,偏头看向窗外,竟渐渐地痴了。

    那花苑里红霞落下梦幻般的色彩,夫子刘旭冉在长廊上轻轻走过,那身青衫风中轻舞,宛如水草般优雅。

    她收回视线,喃喃低语:“人之所以不懂得珍惜,是因为得到得太过容易;人之所以后悔没有珍惜,是因为失去得太过痛心。”

    问:“悦容,你属于哪一种?”

    我竟一时回答不出。她不再多说其他,起身要走,我下床去送,她指了指榻上的《过秦论》,淡淡道:“以后还是少看这书的好,女子无才便是德。”我恭顺点头应是。心想,这表里不一的姿态,也的确与她极像。

    事后,我换了身衣服出去了,带上萧晚风的那支玉簪子。

    其实萧夫人问的,我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不懂得珍惜,后悔没有珍惜,我两者都是。

    ※※※

    乌云席卷了最后一抹红霞,翻滚着下起了雨,将一列列士兵的铠甲洗得晶亮,却无法熄灭熊熊燃烧的一簇簇篝火。萧晚风驻扎在洧川上游的军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张咆哮的虎口,透着浓浓的霸气,和危险感。

    成列士兵在里里外外巡逻,我借着夜色潜入,很快便找到了萧晚风的营帐,除了象征他身份的十二黑甲狼骑在帐外守护之外,便是那绣着华丽夺目的纹饰蓬布,以及从帐篷里传出的极为珍贵的龙涎香。他向来注重生活的品质,吃的要色香味俱全,喝的要茗茶甘泉,用的都是绫罗绸缎,就算行军在外也改不了的习惯。

    我才靠近营帐三丈之遥,不愧是他倚重的侍卫,十二黑甲狼骑很快便察觉我的存在,高声厉喝:“是谁,出来!”一个个拔刀出剑,严阵以待。

    要跟这十二人过招,我还真不是对手,更何况这周遭还有萧家骁勇善战的骑兵数十万。

    我走出暗处,正在苦笑着想,是不是该束手就擒能更容易见到那人,恰时营帐里传来一道醇厚略带懒怠的声音:“是我的朋友,让她进来。”

    为首者领命唱是,侧身探手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掀开帐篷垂帘走进,龙涎香愈发浓郁扑鼻而来,便见蓬内烛火明媚,无一处摆设不是精致奢华,昂贵的锦绣木槿红地毡上设着一道书桌,书桌旁横列一张金玉软榻,以两盏立地仕女纱灯隔开,榻上铺着极为稀罕的白熊皮毛,他就倚在上边,内着白色寝衣,披着一件绣着白荷水纹的蓝衫,靠着紫罗兰的香菱引枕,一手托颔,一手持着卷宗阅读。

    我进去后他也没有抬头,只淡淡道:“早知你会来找我,却没想来得这么快,悦容。”

    都被他指名道姓了,我摘去面纱无需遮掩,跪在他榻前俯首道:“悦容有事恳请萧大爷。”

    话还没说完,眼前黑了下来,一块白绒毛毯落在我的头上,他也不知什么时候下的榻,为我擦着湿发,轻声道:“淋雨可不是好习惯,下次要改了。”

    我错愕的看着他,修眉星目,鬓发如云,那张俊脸仍如记忆中那样面无表情,甚至有点麻木不仁,却骤然让我有种心悸的错觉。

    =====

    作者有话说:男主再一个个出来过个场^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