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七十九章 一身痴态皆为情,芳心暗许惹惆怅

章节字数:2374  更新时间:10-04-16 14: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我赶到司空大营的时候,那里已经乱成一团,一路血迹,士兵们躺了满地,受伤或昏死,沉吟或哀嚎。

    血路的尽头,打斗犹且激烈,数十侍卫手持长矛将在劫围困在中间,他已伤痕累累,那身湛蓝水云衫也已被血迹染得通红,发冠早已凌乱。曲慕白黑衣如魅,在一侧冷眼旁观,不知在消磨对方的耐心还是自己的;司空长卿白衣银枪,远远看去便惊艳了天地的风采,脾气却不太好,纹龙红缨枪头指着在劫,频频怒骂:“混账,你要不是悦容的宝贝弟弟,我早就一枪捅死你了,由得你在这边造次,识相的快滚!”

    在劫恍若未闻,反复念着:“赵子都在哪里,我要带他回去见我阿姐,他在哪里!”

    司空长卿横眼,“真是个疯子,跟你说了他不在这里,你听不见吗!”

    我心中一凛,此刻的在劫的确是听不见,他的痴症又犯了!小时候每次受刺激都会变得情绪失常,最严重的一次是萧晚月来提亲那会,他气得几欲撞柱子也要阻止我,却也没有眼前这姿态癫狂。

    眼见司空长卿没了耐性正要出手,我赶忙大喊一声“住手”大步跑了过去。司空长卿乍见我,风华面容转怒为喜,口中直呼着“小悦容,我的好侄女,可想死舅舅了”之类的话。

    我视若无睹,径直跑到在劫身旁,焦心道:“在劫,我是阿姐,你听得见我在说话么?”

    “阿姐?”在劫呆滞的眼神终于慢慢清明起来了,“阿姐,你别担心,我这就帮你把他带回来,你别生气,别恨我……”

    看他被我逼成这模样,我哭道:“够了,在劫,可以了!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的什么都没关系。”

    他问:“阿姐还生气吗?”

    我摇头,“不生气了,这世上阿姐最爱在劫了。”

    他开心地笑了,眼泪从脸庞潸潸滑落,也不去擦,像个孩子一样。清澈的眼眸就这么痴痴地看着我,念了声:“真好……”眼睛一闭,终于体力不支往后坍塌倒下。

    我忙探手去接,有个人影比我更快地冲了过来抢先把在劫揽住,竟是那名叫烟雨的小丫鬟,口中焦急喊着:“喂,楚在劫,你没事吧!”

    一个下人,居然敢直呼主子的名字?我深思地多看了她几眼,方才事态紧急没将她看仔细,现在才发现她长得倒出奇的漂亮,十四五岁,柳眉黑目,俏鼻红唇,五官十分明媚,那身气质和谈吐,绝非寻常丫鬟。

    司空长卿挨了过来,阴测测道:“小悦容,别说你也是来找赵子都那混蛋的?”

    我抬眼静看他,略带祈求,“是的,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

    司空长秦狠狠道:“死了,被我一枪捅穿了心窝!”

    握起拳头,忍住浑身的战栗,“你胡说,他不会死的。”

    司空长卿一把将那传家的纹龙红缨银枪扔在地上,拉起我的胳膊将我提到面前摇晃,“楚悦容,你清醒点,那个混蛋这样对你,你还在发什么痴!你还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没心没肺的楚悦容!”

    “不是了,早就不是了……”抬首之际,早已满面是泪,“你告诉我,他还活着是不是,是不是?”

    司空长卿呆了,死死看着我,抬手想为我抹泪,却怕被烫伤似的猛地抽了回去,别过脸去,咬牙道:“是的,他还活着,萧晚风打开城门让我进皇都的唯一条件,就是把赵子都从我这里带走了。”

    闻言,我欢喜睁大了双眼,又听他说:“你别高兴得太早,他落在萧晚风手里指不定会更惨,那个人的手段,啧,不是人能受的!你要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可要及时了,去晚了的话……”

    这时,马啸响起,一年轻公子策马而来,正是天赐,被禁卫军挡在关卡外。

    司空长卿怒骂一声:“真是反了,当我司空家的营地是什么地方,一个个说来就来!”骂归骂,还是示意手下放行了。

    天赐来了之后,怒喝一声,竟不由分说扬起手中的马鞭朝那小丫鬟打去,“贱婢,住手!”

    我惊愕发现这小丫鬟也像发了痴症似的,见在劫昏迷不醒,居然反复地在他脸上刮着巴掌,神情惊慌泪流满面,喃喃念着:“你快醒来啊,楚在劫,别吓我啊!”乍见天赐挥鞭而来,她红着眼睛怒瞪过去,衣袖一挥竟将那鞭子只手接下,两人僵持着,大眼瞪小眼。

    走过去,我抚了抚她的脑袋,细声安慰道:“在劫只是昏倒了,待会就会醒来的,你不要担心。”

    她抬起那双黑幽幽的眼睛无助地看着我,“真的吗?”在我点头之后,她破涕为笑,又似意识到自己很失态,慌张地抬袖抹泪,朝我尴尬笑笑。

    天赐冷哼着将在劫从她手中抱过,她也不执著了,站在一旁抽抽噎噎着。

    回了楚府,为在劫包扎伤口熬药之类的活,都是那烟雨忙里忙外操劳了去,别人要是去帮忙,反而被她怒骂到一旁。

    我干巴巴地看着,插不上手,想着我的弟弟什么时候倒像成了她的所有物,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把天赐拉到一旁问:“这丫头是哪来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天赐哼哼了几声,“不就是悦容姐上次叫我从万花楼赎回来的那个头牌。”

    我惊呼:“你的小妾!”

    “你也看到了,她这样的性格给人做妾谁受得了?我就让她当着丫鬟,也让人受不住了,整日叽叽喳喳的像只麻雀,嫌她烦得可以,就丢去在劫房里伺候了。”

    我从错愕中回神,呆呆地问:“她不是爱你爱得都为你舍命了么,怎么现在反而对在劫……”朝屋里看去,她正坐在榻旁,一边抚着自己额头上的汗,一边为在劫擦脸,这份情意,明眼人都能看个明白。

    天赐冷笑,“我现在还巴不得她为了在劫马上就去死,世界也清净了很多!”

    我侧身瞪了他一眼,这孩子的嘴巴狠毒得够呛人的。

    天赐折身走进屋内,架着烟雨的胳膊就往外拖,边拖边骂:“你少在这里烦人了,在劫有悦容姐照顾还轮不到你,你给爷去外边凉快待着。”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渐行渐远。

    把烟雨未做完的活做了,我坐在在劫床边看着他沉睡时静谧安详的脸,忍不住抚了上去。

    瞧这眉眼这嘴角,越发显露出男人的稳健了,小时候还窝在我怀里豆芽似的小人儿,现在都长这么大了,都有姑娘家为之倾慕了……

    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寂寞惆怅起来。

    这时,在劫蹙眉沉吟起来,脸色苍白额头满是豆大的粗汗。一开始我以为他伤口发疼了,渐渐地发现不对劲,手巾覆上额头为他擦汗时,竟发现额角出现一条条血痕,像不断扭动的虫子,恐怖难看。

    对这种血痕,我太过了解了,这是血蛊发作的征兆!

    我不敢置信地摇着头,在劫怎么会中了跟我一样的蛊毒!

    =====

    作者有话说:这小丫鬟的身份不一般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