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八十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孽爱无惧地狱苦

章节字数:2672  更新时间:10-04-17 0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冰冷的石屋,昏黄的灯火,苍白的屏风后,那黑影幽幽晃荡着鬼魅般的诡异。

    我走进去,匍匐跪在他的面前。卑微的姿态,难以遏制内心的悲愤。我的弟弟,居然也被他控制着!

    他见来的是我,冷冷笑起,存心捉弄似的用在劫的声音说:“阿姐,今天应该是我来拿解药,怎么来的是你?”

    愤怒让我忘记了对他的恐惧,狠狠瞪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连我的弟弟都不放过!”

    他似乎开始乐忠于这个角色的扮演,“阿姐,你错怪主上了,我是两年前尾随着你来到这个石屋才发现了你的秘密。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痛心,看你这样为我受罪,真想就这么死了算了!”

    我呆住了,原来两年前在劫就已经知道了这事,却假装不知,什么也不说,为什么?

    又闻他说:“但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受苦?我说过,我们是一体双生的姐弟,有什么苦一起吃,有什么罪一起受,你可以为了我饱受屈辱,我同样也可以为你承受折磨。选择了跟你一样的道路,就是为了替你分担痛苦,我让主上把那些肮脏的事情都让我做,杀人放火栽赃陷害。每一次做坏事后虽然感觉很恶心,恶心得让我忍不住呕吐,但是一想到阿姐不用受这样的罪,就觉得好幸福……”

    “住口!住口!”我捂住耳朵嘶声痛哭,心剧烈地痛着,像是被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原来在我看不见的世界里,在劫一直这么默默保护着我,为我吃尽了苦头,我却什么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傻,怎么能!

    还记得我曾对他说,在劫,你要永远这么正直干净,千万不要改变。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当时的表情看上去那么悲哀。原来早已肮脏得面目全非了,他和我,这可悲的命途。

    我叩首哀求:“主上,求你放过我弟弟吧,只要你放过他,我什么事都愿意为你去做……”

    沉默半晌,他开口了:“常昊王兵败,未来将是萧家和司空家二分天下,我要安排你去做内应,萧晚月和司空长卿这两个人,你要去谁的身边?”

    那个宛如月中谪仙般的人物,我始终不愿意欺骗他,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司空长卿。

    石屋里一片寂静,一只飞蛾扑拍着脆弱的翅膀往屋内那盏唯一的烛火扑去,嗤的一声细响,飞蛾烧死,烛火熄灭,石屋陷入一片黑暗。

    他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提着我抵在石墙上,发狠地吻着我的嘴。我惊恐地反抗,他咬着我的脖子粗声问:“不是说什么事都愿意为我做吗?”

    我闭目停止挣扎,他笑得姿狂,卸尽我的衣衫,手指探入体内,反复地用在劫的声音问:“阿姐,舒服吗?”

    “疯子,你这个疯子!”我越是怒骂,他越是笑得开心,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知道,他不是真的要我的身体,只是为了那不知名的怒气,要我屈辱着发出羞耻的声音,舐舔着我的耳朵像是报复似的嗤笑:“好湿啊……就算内心不愿意,身体也能找到快/感么?”

    半会下来,我浑身汗涔,无力地挂在他的肩上。他的手指从我体内抽出,又带着异物快速插入。手指的冰凉触感让我忍不住惊呼出声,他哼笑几声,手一放任我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相信你弟弟会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留下这句话,他离开了,石屋里只剩下我犹且紊乱的呼吸。

    慢慢地起身,我勾起手指将解药从体内掏出,用散落在旁侧的衣衫擦着上边的秽物,在黑暗里一遍遍冷笑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总有一天!

    穿好衣衫走出石屋,冰冷的月光落照,世间万物蒙上一层银霜,看上去那么的洁白无暇。

    洁白无暇的背后,却是污秽不堪。

    门口的角落里发出幼兽似的低泣,走过去一看,宛如雷击,我惊愕地瞪大眼睛。

    在劫蜷缩在墙角,因蛊毒的发作而浑身抽搐,痛苦的表情,满面是泪。

    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丑陋一幕了吧……我探过手去,他的肩膀抖了一下,不住往后退去。我心里一片冰凉,他果然觉得我很肮脏,很下贱……

    他哭着说:“阿姐,你让我死吧,没有我,那个恶魔就不能再威胁你了!”

    我在他身旁坐下,不再给他逃避的机会,一把将他紧紧揽进怀里。解药送到他的嘴边,他别过脸不吃,牙齿紧咬出血来,眼中一片死色,没有丝毫存活下去的意念。

    眼见脆弱而年轻的生命在怀中一点点消逝,我惊慌无措,还有什么能给予他求生的意志?

    伏下身子,轻轻亲吻他苍白冰凉的唇,“我爱你,在劫……为阿姐活下去吧,保护我,别留下我一个人,求你了……”眼泪一滴滴地滑落,顺着脸庞溅落在他的瞳孔。

    他一眼不眨地看着我,悲哀地,心痛地,感动地。

    吃下了解药,搂住我的颈项将我的头拉下,小心翼翼与我拥吻,仿佛那里是他虔诚向往已久的圣地,灌注了他所有的灵魂和血肉。

    这种饱受道德谴责的感情,不求神,不求佛,不要救赎,不要原谅,就让彼此的孽爱,缠绵到地狱的最深处。

    ※※※

    暖色的光线洒落在窗台,铺上一层金黄,婉转鸟鸣声中,我幽幽睁开双眼,眼前美好的画面让我微微晃神,好似昨日种种不过是一场疲惫的噩梦。

    丫鬟们像往日一样进来伺候我梳洗,我盯着妆奁台上那支麒麟白玉簪,忆起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容。想不到这么快,我又要拿着这东西去求他了。还是,这一切本就是他精心的安排?

    将簪子收入衣襟,我推门出去,便见院子里梅花点点,渲染了半方天空。

    他就这么静静站在花瓣蹁跹的世界里看着我微笑,内着杏色里衣,外披云纹水淀广寒衫,头束紫玉冠,眼梢眉角无限风情。

    樱色花瓣落了他满肩,悄悄告诉了世人他已在这里痴痴站了许久的秘密,像是为了遇见谁,连呼吸都在反复地练习着。花瓣好似不愿离他而去,随风细致颤抖,迷/乱了这纷飞错乱的视线。

    “阿姐,早安。”他的脸颊微红,写着期待,漆黑星眸乍见我时掠过欢喜的华光。

    我缓缓笑起,“早安,在劫。”他问我是不是准备出门,我点头应是。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柳荫别馆。那是萧家在皇城的别院,大火烧毁后又再度重建了起来,而今住的正是萧晚风。

    在劫一听已明白我的去意,“那好,我陪你去吧。”抬袖要牵我的手,被我略带慌张地躲开了。

    尴尬的手僵硬在半空,他脸上的欢喜被落寞取代,转瞬又像无事似的笑起,“那阿姐早去早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及时跟我说,我……等你回来。”

    无法去看他的眼睛,我颔首恩了一声,越身而去。每走一步,心事沉重一分。我知道他的欢喜为了什么,也知道他的落寞为了什么。明明是我自己害怕寂寞地活在这个世界,却非要拉他陪我受苦,于是给了他残酷的希望,却推开他执念的双手,许了他冰冷的美梦,却留给他渐远的背影,任由他对这份无望的爱情苦苦守候,也给不了他渴望的回应,也忘了他是我这辈子所要偿还的所在。我,真是太坏了……

    想必此刻他是一脸悲伤地在背后注视我离开罢,不知觉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真看他立在原地,仍是先前的姿态。

    繁花纷飞的画面,模糊了他的表情,唯有那颀长落拓的身影,骄傲地站成了一株守望的寒梅,像是在向我述说着,一种无怨无悔。

    =====

    作者有话说:这个主上有点BT,爱之深责之切吧。姐弟俩的感情终于迈出一步了,我这个做娘的好想哭啊TT0TT~~~~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