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八十四章 戏里戏外最糊涂,预谋爱情起追逐

章节字数:2471  更新时间:10-04-20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柔和的光洒满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香炉袅袅飘着懒怠的白烟,空气里弥漫着一种香醇糜烂的味道。

    我起身阖上单衣,就算屋内燃着暖炉,赤/露的肌/肤触碰到微冷的空气,仍是泛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

    在铜雀菱花镜前坐下,将头发悉数拢道肩侧,象牙梳划过发丝,发出细碎的响声,一下又一下。

    床榻上的男人终于醒了,从铜镜中看去,他正懒散地侧身依在榻上,只手支着脸颊,紫罗锦被滑到腰际,露着赤露厚实的胸膛,披散的黑发如水缎一般从胳臂上蜿蜒垂下,有点魅惑,正笑吟吟地看着我梳妆。

    视线在镜中对上的那一刻,我略带尴尬地躲开。

    他低笑一声,慢斯斯地披上一件白衫,起身到我身后搂住腰肢,亲吻耳廓,“悦容,你真美,美得让我心痛。”

    不太适应地往一侧躲过,他便咬着我的耳朵,“还在害羞么?”扣起我的下巴,不给我反抗地机会,落下深深的吻。开始是轻柔地含着唇畔,慢慢地变得激烈狂野起来。

    那粗重急促的呼吸让我意识到危险,急忙将他推开,“你、你该离开了。”

    他不悦地挑了挑眉梢,拾起我肩侧的一撮头发把玩,“昨夜的你热情如火,现在的你冷漠如冰,我的小悦容,你在考验我的耐性么?”

    我没有回答,一阵风吹过,扬起书桌上一张宣纸,不偏不巧落在他旁侧,被他随手接下。

    冬日的阳光懒懒地落了他满身的金黄,他沐浴在明亮光线最中央,醇厚的嗓音轻轻念着: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我听得痴了,似要流出泪来。

    他偏首看我,“真是首美丽的诗,你写的吗?”

    我摇摇头,“是一个番邦和尚写给他情/人的诗。”

    “哦,那可真是奇了,和尚也生得如此多情。那么……”背着光,英俊的面容愈发深刻,似笑非笑,“悦容写这首诗的时候,在想着谁?”

    子都的面容在眼前晃过,我垂下眉眼,笑笑,“当然是在想你。”

    他收起了嘴角微翘的弧度,表情冷峻,“你说谎。”

    我的心一紧,他又微微笑起,将纸折好收进衣袖,“总有一天,你的谎言会变得真实。”

    “当然,舅舅。”

    “你又不乖了,小悦容,叫我名字。”他皱眉,死死捧住我的脸蛋,一副若不听话就不与我罢休的姿态。

    以前总爱让我那么称呼他,现在却听了就非常不悦,谁说只有女人翻脸快,眼前这男人也不差,并且脾气也不太好。

    顺了他的意,我道:“长卿,时候不早了,你该离开了,趁着大伙们都还睡着没人发现。”

    “怎么,觉得见不得人?”

    我笑着,“于礼不合。”

    他也笑着,“过了明天就合情合理了。”

    服侍他穿好衣服,半推半就地依了他缠绵悱恻的拥吻,这才让他满意离开。

    刚到门口又喊住他,将倚在床畔的银枪拿过去,“你的宝贝忘了带了。”

    他微笑地伸手来接,不是接自己的兵器,却是拉住我的手腕搂进怀里,“我落下的宝贝只有你。”俯首又是一记深吻。

    回过神时,他已把玩着银枪离去,留下一句:“明天就来带你走,我的宝贝。”

    我依旧站在原地,深意笑着。明天么,你能带走谁?

    换好了衣衫,出了房门,姹紫正恭敬地侯在门角。

    我拍着她的手背,说道:“委屈你了,姹紫。”

    姹紫恭眉顺目,摇头道:“为了姑娘,姹紫不觉得委屈。”

    我叹息:“放心,我会替你做主的,日后定让他娶你。”

    姹紫惊慌跪地,“司空大人身份高贵,姹紫只是一个小小婢女,不敢奢求嫁给大人……”

    “你喜欢他,不是么?”

    姹紫忙摇头,俏丽的脸蛋早已通红。

    “行了,我自有主张,你别想多了,听我的就是。”

    姹紫默不作声,我说:“现在快回房休息吧,就当没看见我,也省去老爷治你的罪。”姹紫点头应是,叩首说了声“姑娘多多保重”便欠身退下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酸,也不知是为她,还是为这个时代的女人,包括我自己。

    收拢了心事,对着冷空气呵了一口白雾,便快步往荒废的后角门走去,那里正停靠着一辆马车。

    上了马车,方放下垂帘,忽被拥进一道厚实的怀抱里,那人将我冰冷的手捂在滚烫的大掌里暖和,抛下一句:“上路。”

    车夫受命甩下马鞭,马车嗒嗒跑出了深巷。

    我动了动身子,微微窘迫道:“在劫,还是把我放开吧。”

    他却将我箍得愈发紧密,看不到表情,只听得见声音,分不清喜怒:“别乱动,就让我这么抱着。”

    日前的他,显得越来越强势了,我叹息着无法拒绝。

    稍会,他问:“事情怎么样了?”我回答:“非常顺利,他没有一点怀疑。”

    一盅催情的药酒,一味幽神的迷魂香,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姹紫替代了我服侍了司空长卿一夜,那男人分不清戏里戏外,我演得半真半假。

    “姹紫她……牢靠吗?”在劫心有疑虑。

    “这计谋是她提出的,半分忠心半分为情吧。女人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总会耍点小伎俩。她投我以桃,我报之以李,日后也不会亏待她。”抚着小腹,为了给孩子一个安全诞生的契机,我费尽了心思,这也算是两全其美之计。

    一路闲聊,我枕在他的肩头,竟觉得舒服得不愿离开了。

    在劫突然安静下来,许久才道:“真想就这么带你走,不回去了。”

    我笑了笑,“傻孩子,又说蠢话了吧,等这次完成了任务,主上便放我们自由。等蛊毒彻底解了,海阔天空,到时候我们想去哪便去哪。”顿了稍会,又加上一句:“带上天赐。”

    他闷闷恩了一声,有点不高兴,不知是为了目前受制于人的处境,还是为了一个多出来的楚天赐。

    半响,他微微吐了口气,显得心事沉重,“那男人,会这么简单放人么?”我无言以对,也没有把握。

    马车嗒嗒驶出了皇城,在劫问:“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我偏头想了想,“去常州城吧,那里是他司空家的重要城池,容易被他找到。”

    司空长卿这个男人啊,出身高贵,外表俊美,而今权势又如日中天,所以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甚至自负,认为世间无他所不能,包括女人对他的爱。

    虏获这种人的心,不能让他得到,至少不能让他完全地得到。

    我掩嘴扑哧笑了起来,在劫问我在笑什么,我答:“是想着明日他发现我不见了,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崩溃后一定非常有趣,只是可惜不能亲眼见到了。”

    “萧晚月呢,他到时候的表情又会怎样?”

    我收起笑容不说话,他也心知我不悦没再说下去,暗暗地叹了一声。

    一记黄尘弥漫冬日萧瑟的长道,一场预谋的爱情追逐,刚刚开始。

    =====

    作者有话说:文中的诗为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