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九十一章 晚风如車纵横行,晚月似马攻守坚

章节字数:2961  更新时间:10-04-25 2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我第三次来柳荫别馆了,还是那熟悉的龙涎香,午后松懒的日光透过镂空的窗架斜射在他身上,一条条光线明暗变幻,细微的尘埃显得清晰可见。

    萧晚风正盘腿坐在蒲团上,跟自己下棋。这令我有种无敌寂寞,唯有与自己过招的感觉。

    以往每次和他私下见面,他都是一身闲装,今日却出奇的正式,内着黑底红绫里衣,外着繁重云纹五爪紫金莽袍,明月瑞翠银丝腰带,缀着一根红缨白玉挂坠,头发也一丝不苟地束成岌岌高冠,扣着与衣衫同色的紫金冠,鬓发两侧垂落鎏金色冠穗,衬得他那张白净清癯的脸庞神采奕奕,少了几许往日的苍白和病态。

    这才想起,他晚上是要来楚府赴宴的。只是有什么事非要在那之前找我过来一趟?

    他抬头见到我,笑了笑,招收让我在他对面坐下。我朝他盈盈欠身,为先前在刑场上的失态致歉。他摇摇头,“我不在意,你也别在意,我知道你当时很难过,痛苦和悲伤都需要发/泄。”

    那一刻我想问他,你的痛苦和悲伤呢?犹记得当初在刑场上,他唯一一次露出悲哀的表情,却是对我说:“我从来不奢望别人的理解和原谅。”

    但如果真的从来不奢望,为什么要用那样的表情对我说?若非与他几番深交,怕是也跟世人一样,看不穿他冷漠的表情背后,藏着丰富而浓烈的情感。

    “这段时间一直没去打扰你,是知道你心情不好需要静养,前些日子听说你出府游玩去了,今日方回来,所以请你过来小叙。”

    他道明此番请我过来的用意,略微俯首舒着广袖,冬日厚重的衣衫发出嘶嘶响声。

    又听他说:“待日后你嫁去金陵了,怕就再没这个机会了吧。”

    我刚回家,就连父亲也才刚知道我的亲事,却早已传到他耳朵,也真是好灵通的消息。

    静坐在他对面,维持着礼节性地微笑,“你我也算知己好友了,就你一句话,别说嫁去金陵,天涯海阁也会回来与你叙旧一番。”

    “你……”他深深看我,似有话说,最终还是搁下了,指着棋盘,“陪我下盘棋吧,总是一个人下挺无趣的。”

    我眨了眨眼睛,“那就献丑了,别怪我事先没声明哦,我这个人非但棋艺不精,就连棋品也很差,常常落子之后又悔棋的。”

    他扑哧笑出声来,深意道:“没关系,跟我下棋,你想悔几次都可以。”深邃的眼眸,似要将我整个人的魂都吸了进去。

    我干咳掩饰,俯首整理棋盘,将棋子悉数摆好,我执黑方将,他执红方帅。

    虽口头上说自己棋品差,却没一次悔过棋,倒是萧晚风今日的布局,带着一股杀气,让我溃不成军。

    几回败下来,我笑道:“你啊,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棋手,玩转天下,棋子尽在你掌握。”

    他沉默稍许,道:“无论棋手还是棋子,再厉害,最终都逃不过规则的束缚。帅只能行走在九宫格,相行田字格,马行日字格,炮要隔子打,而我最喜欢車,它可横行霸道,随心所欲。”说完,手中红車落定棋盘,一句:“将军!”我又陷入危机。

    正在我苦思冥想之际,身后探出一双手替我出棋,“马进四六格,解杀。”

    这声音……我身子骤然僵硬,不敢回身去看,只觉得他的胸膛贴着我后背的地方,滚烫得像在燃烧。

    萧晚风略抬眸扫了他一眼,“观棋不语真君子。”

    他笑道:“大哥今日杀气太重,会吓到悦容的,便让我做回小人吧。”

    萧晚风无甚表情,继续行車,步步杀招。

    萧晚月道:“若说大哥喜欢車,我则更喜欢马,八面威风,进可攻,退可收。”

    两人竟将其他棋子闲置,仅用車马争天下。而萧晚月则一直靠在我的背后,丝毫不避讳男女之礼。我想躲开,却又被他无言地牢固在双臂中间,令人无处可逃。心跳愈发凌乱,隐隐闻得他吞吐在我耳畔的鼻息,温热,酥痒,让人耳红心跳。

    一直晃神,也不知道他们战局如何,回过神来,竟成了死局,谁也没赢,谁也没输。

    正在僵局时,萧晚风抬眼见我一脸红窘,眉梢略微一蹙,居然自动让了一步坏棋,让萧晚月棋胜一招。

    一局终了,萧晚月才起身从我背后退开,仿佛所有压力卸去,我暗暗松了口气。依旧不敢正眼瞧他,只余光瞥去,他仍不减往昔风采,云发高束,白衫如袂,一副出世仙态,视线却如火如冰两种极端,落在我的身上,让人愈发不安。

    萧晚风淡淡问:“你怎么回来了,邵阳、泸溪这两座城池的事呢?”

    萧晚月睨了我一眼,回道:“司空长卿无暇分身,两城已妥善纳入长川之下,余下一些繁琐小事,我交给路遥去做了,回来处理点私事。”

    萧晚风冷哼:“为了私事,将公事抛诸脑后,也真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好弟弟。回去阵表千字,自责罪过。现在给我出去,别让人看着闹心。”

    似乎毫不在意萧晚风的冷脸,萧晚月微笑着,优雅如精致雕刻的白玉,“是,大哥。”离开前靠在我耳畔低声说了句:“悦容,我在外头院子里等你。”热气吐纳在耳角,一直不曾离开,我不应声,他就不罢休。我忙心慌意乱地点头算作回应,他才笑笑离去。

    抬首,触上萧晚风冷漠透着寒意的目光,心中一凛,凭我对他的了解,这眼神已是盛怒了,也不知是谁得罪了他。

    他收回视线,缓缓吐气,再度看我,已恢复往昔模样,“我记得你是喜欢晚月的。”

    对于这段感情,我从来不曾在他面前遮掩,“是的,他是我彼年豆蔻最美丽的梦。”

    “既然喜欢,为什么一再拒绝他的求亲。”

    我垂下头,“喜欢他,但我不会让他知道,因为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我希望他一直是美好的。”

    头上传来轻柔的抚弄,萧晚风抚着我的头,像个大哥哥关照小妹妹似的,“真是个傻女人,一直做着太过美丽的梦,有时候也宁可你去面对血淋淋的现实,但又怎么忍心?”

    听着他的低语,我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红了眼睛。

    他坐了回去,腰杆挺得笔直的,双手端放在长腿上,这种坐姿总给人一种威严的气度,说:“拒绝了晚月,为什么又答应嫁给司空长卿?别说你短短几个月内移情别恋了,九泉之下的赵子都可是会流泪的。”

    我瞥了他一眼,有时候真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能一本正经地说着冷笑话?

    回道:“司空长卿他……能给我想要的庇护。”

    他随即逼问:“什么样的庇护是他司空家能给,而我萧家给不了的?”

    我一时结舌,看着他因过分认真而显得咄咄逼人的眼神,竟觉得一种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

    “你……”

    “悦容,你知道我为什么至今尚未娶妻么?”

    我摇头,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凭他的身份地位,别说正妻,竟连一个姬妾都没有,让人不禁怀疑,他是有龙阳癖好不爱女人,还是……柳下惠?当然,这样的想法断然不会当着他的面问出口。

    萧晚风道:“不娶妻一来是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不想耽误女子的终生幸福;二来,我那忘年好友曾对我说,这副残破的身体要想活得长久,须得清心寡欲断情绝爱。他曾为我批命,三年前我若没死,三年后必死于所爱之人手中。”

    “啊!”我惊愕瞪大双眼。

    拄起下巴,萧晚风微微阖上双眼,漫不经心道:“现在我已经找到那个女人了。有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不在她杀了我之前把她杀了?那么,我就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精力,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探寻问:“你这么做了?”

    萧晚风睁眼看我,微微笑起,很轻很淡,“不,没有。因为我开始觉得,被她毁灭兴许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不信天命,但不抗拒命运的安排,如果注定要爱上她,那就让我摧毁世界,在废墟中等她到来。”

    我强笑道:“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想法。”好奇问:“那女子是谁?”

    他神秘一笑,朝我勾手,示意我附耳过来。

    我起身走到他身边,忽被他拉过去,脚步踉跄地跌坐在他腿上,慌忙间搂住他脖颈,抬头对上他笑意温温的眼眸。

    冰凉的手指拂过我的脸庞,他说:“悦容,这句话我只问一遍,你要想仔细了再回答。”

    我的心头一阵鼓噪,便闻他那充满蛊惑的声音自头上沉沉传来:“萧晚风和司空长卿的庇护,你选择谁?”

    =====

    作者有话说:二更了,留言票票跟上吧^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