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九十三章 恩恩怨怨无尽头,美好憧憬皆是苦

章节字数:2857  更新时间:11-06-14 03: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宴散之后,父亲的表情并没有如期中那般舒坦,后来听在劫说起宴会上的事,我也无甚意外,果然萧晚风给父亲出难题了,丢下一句:“若你我萧楚两家再结秦晋之好,魏公回归东瑜之事,不过尔尔。”又暗示将十姑娘下嫁萧家。他一向是个擅用权势来达到自己目的的人。司空长卿又怎可罢休?当场一掌击碎木案扬长而去,让场面一时尴尬。

    原本精打细算以为尘埃落定的事,就因当今最有权势的郑鲁二公意见相左而被搁置了。

    事后父亲一见我便恼道:“孽障,都是你惹的桃花债!”

    再后来已近年末,大伙儿都忙碌起来,置办年货、修葺祠堂、拜祭祖庙等碌碌不休,这事便渐渐淡去。

    二八那日下起了今年的第二场雪,也是最后一场雪。身为一方公爵,司空长卿在这日要启程回金陵准备主持三十那日的年末祭奠,那是大世家最为重视的盛事,烹牛宰羊献五谷,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听说萧家两兄弟日前也回长川去了,这皇都总算落得清静了些。

    我亲自送司空长卿出的门,他依依不舍地捧着我的手说:“悦容,明年立春了我就来娶你。”婚事便定在立春。我微笑着点头,目送他带着那场风雪遥遥远去,想起昨日从下人口中听说的事,他为了娶我跟三娘大吵了一架,差点就断绝了姐弟关系。除了我与他舅甥关系之外,还因我曾帮助过二娘淑夫人救下燕山王,三娘一直记恨在心,又因我多言,父亲似乎有意将衣钵传给在劫或天赐,为了二哥,三娘就更加恨我入骨了,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弟弟娶我?

    成亲前便诸多不顺,成亲后怕是更不容易吧,听说司空家的老太君是个厉害的人物。

    刚送走司空长卿,回渊阑院的路上就与司空夫人迎面相逢,我恭敬行礼喊了声:“悦容给三娘请安。”她冷冷嗤笑,“这声三娘便省了吧,过了明年立春,你又该随长卿叫我一声大姐了。这乱了辈分的称呼,可真叫人受不起!”不想与她争吵,我默不作声。她见我这样也觉得无趣,边从我面前走过边对身旁的嬷嬷道:“前夫刚死没多久就勾引我那单纯的小弟,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做的尽是见不得人的龌龊事,不知廉耻。”

    她口中所骂的自然不是萧夫人,忍了什么也忍不了这事,我怒道:“不许你侮辱我娘!”司空夫人嗤笑:“你以为你娘是什么贞洁烈女么,我呸!充其量不过是个婊/子,勾引了大的,又勾引了小的,指不定你们姐弟俩跟那楚洛溪一样是个孽种!”我心中一凛,楚洛溪不正是楚家离奇死于枯井中的第三个儿子?

    面上不动声色,我冷颜告诉她,要是再敢出言不逊,来年梨香院的修建工程和下人们的工钱将会让她心寒。

    要知道现在楚府的内务我虽撒手不管,全都让大管家柳固安接手,但我对柳固安有知遇之恩,他还是事事会向我请示。

    “你居然敢威胁我!”司空夫人气得浑身发抖,留下一句:“算你厉害!”愤愤扯着手帕离开了。

    三十那日早上祭祀完毕,晚上如往日那样聚在万荣堂向老祖宗请安,九世同堂隔着屏风吃年夜饭。老祖宗对在劫愈发的疼爱,对天赐也不错,唯独我却不像以往笑颜相向,倒是给了个冷脸,叩拜时也让我多跪了许久,以至我的腰背到现在还酸痛。司空夫人在一旁冷笑着,我暗想多半是她嚼舌头了。

    大哥依旧一派严肃,眼角却是多了几分笑意,听说那比我大两岁的侄子年前成亲了,那时我还在宫中伺候经天子,新媳妇现在都有五个月的身孕,大哥也快做爷爷了呢,自当欢喜。

    二哥为人依然刻薄,因先前跟在劫有过私怨,拿我的事借题发挥,不免又一番冷嘲热讽,真是跟他母亲一个鼻孔出的气。在劫几次怒得欲拍桌子,被我阻止住了,倒是天赐与他蹬鼻子上脸对嘴起来。二哥也不敢跟天赐来硬的,因天赐先前投靠萧晚风麾下,萧晚风得势之后天赐也被擢升为皇都禁军统领,就连父亲见到这个小儿子也要给好脸色看,更何况被革职闲在家中的二哥,而今还在四处托关系想官复原职,自然有事求着他。

    在酒宴上竟见到了二姐楚茜妍,我不由尴尬地朝她打了声招呼,她冷冷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毒蛇。知道她是恨我的,二姐夫正是史延仲,史妃赐死,史延仲也刑以腰斩,史家满门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只有二姐被送回楚家,那还是赵子都看在我的面上法外开的恩。我害她成了寡妇,儿子都被发配边疆,她自然恨我入骨。平日与我关系较好的九姐,也与我疏远了,想是还在为了她未来的夫婿司空落对我心有芥蒂。本来他们年前立冬便要成亲的,后因史妃宫变,又因郑鲁二家起兵讨伐,皇城里乱哄哄的,婚事又一拖再拖。后来父亲说,就跟十丫头一样明年立春把亲结了吧,图个好事成双。

    这好事是成双了,心情却成了霜。大家族里的恩恩怨怨绕来绕去就跟藤线一般理不清,我不甚疲惫,这日草草吃了几下,又跟其他兄弟姐妹叔侄舅嫂们寒暄几分,早些离席了。

    出了万荣堂,也没打马车回去,拢着白狐求毛绛色披风,一个人打伞走在回楚府的路上,雪一片片落下,满眼皑皑,街道两旁张灯结彩,大红色的灯笼高挂,更显得无人的街道冷清而寂寞。我呵了口热气,捂着暖袋,心里却觉得凉冰冰的。望了望漆黑厚重的天空,纷乱的白雪迷乱视线,我突然很想一个人,很想被他抱在怀里,不再面对这世上的纷纷扰扰。

    “子都,你在天上过得还好么?别担心我,我会让自己一天天好起来的。”

    抚着肚子,我一边走着,一边喃喃安慰自己。

    楚府那朱色大门就在眼前,远远看见彩灯之下站着一道颀长身影,穿着秋香色裘毛箭袖,披着藏黑金雕披风,扣着一顶二龙戏珠悬金冠,星目玉容,鬓发处詹饶着几片雪花,摇曳风雪中,竟美好得几分不真实。

    站在他面前,我仰面笑笑,“你怎么也回来了呢,在劫?”

    他从我手中接过纸伞,随手抖掉我肩膀上的雪花,“你不在的地方,我也不愿久留。”我俯首笑笑,掩饰胸口那抹悸动,道:“那我们都进去吧。”

    走了几步,却发现在劫没有跟上,孤零零地站在朱色大门口,幽幽看着我:“阿姐,不成亲了好么。”我走过去弹掉他眼梢眉角来不及融化的白雪,笑道:“又说傻话了吧,不成亲能咋办,这人不要活了么?”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一脸认真地说:“活得如此痛苦,我宁可跟你一起死。我带你走吧,去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找一处青山流水繁花盛开的地方,就死在那里,被水冲刷干净这人世带来的肮脏,被落花堆积的花塚覆盖,带着一身清香,来世清清白白地做人。”

    多么美好的憧憬,我竟听得红了眼眶,他动情地凝视我,竟忘了这是楚家的大门,俯首亲吻我。回过神后我吓住了,赶忙将他推开:“呆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忙抬首朝屋外张望,茫茫飞雪世界里,唯有北风呼啸,远处爆竹声声,哪有什么人影。

    正当我暗厢舒气的时候,听闻冰雪挤压的脚步声,一个人影慢慢从暗中走出,头上肩上已堆积了一层厚雪,似在告诉我他已在那里等我整整一夜。

    无甚表情地看我,他说:“主持完祭奠,我突然很想你,很想见到你,便马不停蹄从金陵赶来,一路跑死三匹好马,就为见你一面。”

    不由冷笑起来,“可是,我亲爱的小悦容,你就让我见这样的一面吗?”

    我慌张不已,焦急解释:“长卿,你误会了,事情不是这样的!”

    “姐姐和弟弟竟做出这种事,还想着私奔,你们真够龌龊的!”他一把将我推开,手掌一摊,纹龙红缨枪跃然而出,锐利的枪头指向在劫,冷冷道:“是男人的出来跟我打一场,我死了,就让你带她走,你死了,下辈子记得做个明白人,别再痴心妄想!”

    寒风一阵呼啸,突然沉寂下来,雪落无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