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九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章节字数:2631  更新时间:10-04-28 0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年初三,大雪初停。

    已三日不见司空长卿,听说他没回金陵,就住在皇都的那处宅院里,我琢磨着是不是该去见见他。

    萧家的柳荫别馆在城北,而司空家的天涯水阁就在城南,都是先祖时期建造的,这两处宅院遥遥相对,各执一方,像是命运早早预言了今日的天下局势。

    我下了马车,抬眼望去,白玉石阶连绵而上,宛如通向云端,天门前横置一条巨大黄龙,腾云驾雾之态,龙口咆哮,龙爪紧抓琉璃球,一派皇家威严。天涯水阁本是太祖皇帝的别宫,后来赏赐给屡建奇功的司空家先祖,重新修葺了一番,仍然保持着原先七成建筑,常年重兵把守,不是寻常百姓能靠近的地方。

    向守门的侍卫递上拜帖,不消半刻,有道人影从天阶上匆匆而来,杏色黄衫,手持摺扇,正是先前被我狠狠戏弄了一番的“英才周郎将”。

    再见周逸,我有点尴尬,他却行色匆忙地将我往里头引,边走边说:“夫人来得正好,我方才还想差人去请呢。”

    我心有困惑,默不作声听他把话说下去,“三十那日主公一言不发就策马往皇都跑,我和慕白紧随追去,却见他满脸是血神色异样地回来,怎么问都不说发生了什么。此后便整日借酒浇愁,我等规劝不得,反而挨了他的打。这三日,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里醉生梦死好几回,口中喊的都是夫人的名,我便琢磨着这事跟夫人有关,解铃还须系令人,夫人还是去帮忙劝劝吧。”顿了一下,又说:“萧家最近动作频频,怕是要对主公下狠手了,主公再这么颓废下去可怎么了得!”

    我心中已经了然大半了,一路随周逸进去,上了通天石阶后,有衣帽统一的小厮前来抬轿,华轿周周转转,送入一方宅院。地上的雪早已被下人清扫得干干净净,四周景色雅致,建筑无不瑰丽豪华。远处的锋塔拖着一片雪景,看上去美不胜收。

    浮雕朱漆的大门前站着人,穿着一袭黑缎水印长棉袄,长发高束脑后,面色冷峻,抿直的嘴角显得极为不苟言笑,正是那不败传说的缔造者曲慕白。见到我之后,他淡淡点头,侧身往后一请,示意我进去。

    推开房门,浓厚的酒味刺鼻而来。卧房雕梁画栋,无一处不光彩夺目,繁重复杂的层层金锣帷幔下,司空长卿便横躺在太师榻上,醉得一塌糊涂,手中还捧着喝了一半的酒瓶,源源往外流了一地的潮湿。闻这酒香,乃是上好的洛汤液,一坛价值千金,富贵人家也极少喝得起的稀罕物,就这么被他糟蹋了。

    我暗自叹息,走过去细看他,脸上的伤已做过处理了,正包扎着白色绷带,听周逸说,左眼虽没瞎,但视线可能要变得模糊了。那一刻,我愧疚得无言以对。

    早知那夜过后他的心情会不痛快,却不想他是这么自我折磨,这不是拿我的错在惩罚他自己么,也真是个傻人。

    坐在榻旁,闻得他在喃喃说着呓语:“悦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抚着他的脸,轻声问:“我该怎么对你才好?”他醉得糊涂,自然不会回答我,反反复复喊着我的名。见他这痴态,我百般难受。又见他还穿着先前那身衣服,衣襟前的血渍都已发黑,便命丫鬟们搬来澡桶灌好热水,又叫她们将七零八落的酒坛子撤走。她们原先不敢碰那些酒坛,想来是怕着司空长卿。我笑着说:“没事,有我担着。”她们这才受命去办了。

    我一边扒着司空长卿的衣衫,一边碎碎念叨:“也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爱干净的公侯大人,三天不洗澡不换衣裳只喝酒,说出去准要笑掉别人的大牙。”卸去衣物后,见他那身阳刚的男性体魄,颇为贪婪地多看了几眼,随后哗啦一声将他丢进澡桶内,捋起袖子抓着棉团便往他身上搓。

    洗到一半,他幽幽转醒,惊愕地看着我:“你在干什么!”我面无表情道:“如你所见,替一个肮脏鬼洗澡。”他这才察觉自己的处境,苍白的脸色顿时红窘起来,环臂抱胸,似在守着贞操。稍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拳砸向水面,哗啦啦地溅了我满面的洗澡水,怒道:“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给我滚!”

    我将棉团往澡桶里一丢,转身就走。身后随即传来他愤怒的咆哮:“站住,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要去哪里!”

    这脾气还真是差得令人难以消受,我回身掰手道:“如鲁公所愿,小女子这不马上‘滚’出您的视线么?”他应不出话,脸顿成酱色。我暗暗叹气,心知他是舍不得我走,只是一时拉不下脸。又走了回去,重新拿起棉团为他搓背。他沉着脸也没再赶我走,是怕我真的走了就不再回来了。两人都没再说话,房间内顿时安静得让人心悸,只有水声哗哗响着,源源流淌着一种令人心痛的寂寞。

    “悦容。”他轻唤我的名字,我淡淡恩了一声,忽而被他拉住手整个人带进澡桶里,咕噜噜地喝了好几口洗澡水。浮出水面,我大口喘气,一把拂开贴在脸上的湿发,怒骂:“司空长卿,你发什么神经!”他咧嘴大笑,笑声朗朗醇厚,是属于很早以前他的笑容,纯粹干净而清爽。自从遇见我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这样笑过了。我知道,我带给他的从来不是真正的快乐。谁说爱人是带着烦恼的幸福?那也须得你爱对了人。一旦爱错了,就连笑着都不快乐。

    “你笑起来真好看,长卿。”我抚着他的脸,微笑着。

    他痴痴地看着我,眼角有一点红,“悦容,知不知道你微笑的样子有多美,但你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自从你遇见了赵子都……”

    原来我们对着不同的人,做了相同的事,却又对着彼此,怀着相同的心事。

    游了过去,靠在他的胸口,默默道:“长卿,你真是个傻瓜。”

    “悦容,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的情形么?”

    我扑哧笑了出来,“怎么可能忘得了,你假扮夜枭私闯常昊王府,受了伤还跑进我沐浴的房内威胁我。”犹豫了半晌,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夜探常昊王府?”他回道:“自两年前赵子都协助萧晚风夺走我五岳六郡十二川藩地之后,我便对他心有怀疑,一直在暗中追查他。”我问:“追查他什么?”

    他没有回答,脸色有点怪异,随即恢复如初,手指梳着我湿漉漉的头发,道:“还记不记得,那时我们也像现在这样,一起泡在澡桶里论天下英雄?”我又忍不住笑出声来,“记得记得!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封出个大经国四大公子也就罢了,还将自己列在里头。”他随即不满道:“论人品才学相貌家世,我哪一点排不上名了?”我连连应是,自信不一向是他的个性?

    四目相对,竟有种错觉,那段伤痛锥心的日子不曾来过,笑容依旧可以毫无负担。

    仿佛昨日重现,旧梦重温,我们就这么泡在澡桶里,天南地北地聊着天。唯独绝口不提在劫,他已是我们两人之间最禁忌的话题。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浮生如斯,情生情死,也算情之至极。

    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只要记着,初见时彼此的微笑。

    “长卿,你爱我吗?”我轻声问他。爱,他回答得坚定。

    “是不是无论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是的,悦容。”

    “如果,我要你的命呢?”

    “那么,请你温柔地杀了我吧。”说完,他俯首吻住我的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