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九十八章 巧言令辩换生机,暗下决心誓成凤

章节字数:2806  更新时间:10-04-30 14: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日去见萧夫人,让她替我请见主上。

    除了每季第一个满月之夜这固定时间要去石屋取解药之外,其余来自主上的命令和联系,都是由萧夫人传达的。

    尽管每次见他,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但这次不得不见,为了司空长卿。

    当晚便收到回音,说主上在老地方等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一次见面他都不再点灯,习惯在黑暗中拥抱我,或者,折磨。

    我很少主动求见,这似乎让他很高兴,不像往日那般疯狂对待,竟还好心情地让我选择跟谁说话。我闭目,说出子都的名字。他就像个体贴的情人,用我最怀念的声音,说着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暖暖的鼻息吹过耳畔,却像来自地狱的腥热,才知残忍的人温柔起来,远比温柔的人残忍起来,更让人恐惧。

    “听说不日前,你救了司空长卿一命?”

    我点头应是,他轻声冷笑,周遭的空气如结了冰:“我记得你的任务是杀他,而不是保护他,我亲爱的悦容,为什么你这么不乖,总是要让我生气?”用力扣住我的手指,忽然按紧,那种十指相扣的缠绵,带来十指连心的痛楚。

    忍住没发出痛声,我说:“因为现在还不能杀他。”

    他没有意料中那样勃然大怒,很安静,冰凉的手指一下下抚着我的脸颊,也没说话。有时候他的安静,比他愤怒咆哮时更可怕

    他说:“给我一个完美的理由,否则你将会受到惩罚。”那双手放肆地在我身上游走,似在暗示所谓的惩罚,让人难堪。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几日备好的语言重新组织了一遍:“司空长卿是该死,但不是现在。等我/日后嫁给他,生下孩子,我的孩子就是司空家唯一的继承人,到时候再让他死也不迟,那么我就可以借幼子之名参与金陵的朝政,从而控制司空家的兵马、人脉和权势,这样就可以更加尽心为主上效命了。”

    利益的诱/惑,权力的神往,这个男人向来野心勃勃。我就不信,司空家足够主宰天下局势的雄厚实力,他会毫不动心。

    很漫长的一段沉默,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脸,也听不见他的声音,这让我无法分辨他的喜怒,莫名的恐惧让我心跳加速。

    “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如果我拒绝了,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毫无远见的主子。若跟错了主子,那将是属下最大的悲哀。我又怎么可能让你感到悲哀?但是悦容……”他的手覆上我的胸口,柔声道:“你的心出卖你了,它太吵了,吵着告诉我,你在说谎。”

    我不慌不忙,“它的吵闹,并非是我的谎言,而是源自您的胸膛。”

    他觉得有趣,问:“靠在我怀里,会让你乱了心跳?”

    我应是,伏在他胸前,听着他的胸口同样狂乱不已的跳动,大胆道:“就如同您一样,总为悦容而乱心。”

    他没有如预期表现出被料中心事时该有的恼怒,只是问我是否喜欢被他抱着,我自然乖巧地应是。

    他又问:“你若当真喜欢我,为什么总是要对我用敬语,彼此喜欢的两个人应该很亲密的不是?”

    原来那一字字“您”令他觉得不痛快了,想不到这种冷情的男人,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我告诉他,“您”这个字由“你”和“心”组成,代表着:你在我心上。

    他听了微微一怔,随即大笑出声:“真是好一张伶俐又可爱的嘴巴!我总以为只有女人才会爱甜言蜜语,今日悦容算是让我明白了,原来男人也不例外。”将我紧紧抱进怀里,隐隐闻得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草药味,很熟悉,似乎在哪里闻到过。

    来不及细响,突然被他扣住后颈往上提起,狠狠吻住了我。一种抵死缠绵,不死不休的吻。

    回到楚府,犹且觉得难以置信,这一次他竟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并且应下了我的提议。

    我一边走着,一边笑着,开始察觉他对我的一种微妙情感。只要我不害怕他,不拒绝他,甚至只需表现出一点点的依顺和乖巧,他都会不自觉地开心。

    原来他再怎么只手遮天喜怒无常,也是一个男人。这个认识,让我对他的恐惧减轻不少。动情的男人就跟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可爱又愚蠢。而女人既然有天生的武器,就该好好利用。

    当然,他也不是好欺的主,允下我的提议后,在我体内种下一种蛊虫,叫做“阴阳蛊”,阴蛊寄宿在男人阳刚的体内,阳蛊则寄宿在女子阴柔的体内,我若是跟没有阴蛊的男人欢爱,身体里的阳蛊就会进入那个男人的体内,让他血管爆裂四肢腐烂而死。

    “悦容,你是我的。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他再次对我表现出强烈而赤/裸的占有欲。

    想起萧夫人曾说,悦容,乖乖听话,别试图挑衅他,你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我在心底冷笑,真是该死的特别!他想让我成为他的禁脔!

    ※※※

    雪融后的天气犹且带着寒冬的酷冷,某日,我看到院子里一株嫩绿的芽苗从土壤里钻出来的时候,惊喜地叫出声来。春天总在人毫无知觉的时候,像个意外的访客蹒跚而来。绿色和阳光的色彩,属于生命,逐渐驱散我内心连日来的阴霾。

    想起一句话:心若改变,你的态度跟着改变;态度改变,你的习惯跟着改变;习惯改变,你的性格跟着改变;性格改变,你的人生跟着改变。

    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碌碌无为的人总会受到欺压,要超越平凡的生活,现在只能走在坎坷的道途上,为以后得势成龙凤凰涅槃的那一日到来,我必须忍耐,吃更多的苦。

    倚在榻上随意取来卷册看着,是方才柳固安送来的婚嫁礼折,详细记着婚期前后的运作,及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的六礼的注意事项。五天后就是我成亲的日子,婚庆的事全安排得差不多了,只是稍有一些细节还需向我过问。

    柳固安是个极有本事的人,凡事交给他总替我办得妥妥帖帖的,而且还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属下,见我面色带着倦容,离开后还特意差人为我送来凝神茶汤。

    那是他特意为我从法源寺求来的,早前我掌管楚家财务的时候时常通宵达旦地批账,有点神经衰弱,经常犯头痛病。他就为我求来那味茶汤,每日亲自煎泡,才改善我头痛的毛病。

    因原先的茶味偏苦,他特别以蔗水煮泡,非但去掉苦涩,还十分甘甜。那份心思每每让我念起,都感动不已。

    只是而今有了身孕,口味变得怪异,喜酸而恶甜,所以这壶茶就一直搁在桌上没喝,白白浪费了他一番心意,稍后要向他请罪了。

    又看了半会书,姹紫在外头通传:“十姑娘,十一爷来看你了。”我随手翻着书卷,应道:“就说我正在睡着,叫他离开吧。”姹紫在外头嘟囔几句,太低了听不清说些什么,多半是为在劫抱不平。

    我抿嘴笑笑,她又怎么会理解我和在劫之间复杂而矛盾的感情?一种超越姐弟的男女之情,说出来怕是会吓着她。

    想来也已好几日不曾与在劫说过话了,是在刻意冷淡他。从小他就这样,见不得我对别人好,现在更加霸道了,还想杀司空长卿。你说为什么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在爱的名义下无度地索取和伤害,因为喜欢,就可以将我当做所有物?那个变/态的男人是这样,就连我的弟弟也这样,如同孩子似的不许别人碰他心爱的玩具。

    我又不是玩具,而是一个人。

    稍会,姹紫又来请示,我本以为在劫倔起性子不肯离开,不料姹紫道:“不是十一爷,是司空少爷说要见您呢。”

    我怔了半响,才意识到说的是司空落,司空家派在楚家的角子,正是九姐的未婚夫。

    本该避讳不见的,转眼又想,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跟他说清楚,也算断了他那份痴念,别再想那些没可能而多余的感情,苦了他自己且不说,还害了我。

    放下书卷,道:“请他进来吧。”

    殊不知,灾难就这么开始了。

    =====

    作者有话说:《近在天涯》封推中,番外开更,追天涯的亲可以去看了^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