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零三章

章节字数:2850  更新时间:10-05-03 1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色有点阴沉,厚重的云催压大地,灰蒙蒙的一片,让人的心情也沉闷起来。

    我赶早便往天涯海阁去,自然是为了在劫的事。

    司空长卿正在书房审阅卷宗,微锁着眉头,手指无意识地跳动,发出极有频率的“笃笃”声,那是他沉思时惯有的动作。曲慕白、周逸以及几个家臣幕僚在旁侧议事,隐约好似听到有人说萧晚风旧疾复发,日前陷入昏迷,此时正是攻城略地打击萧家势力的大好时机。

    众人见我来了,随即闭口不再谈论,心知他们还对我有所防备,也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书房内只剩我和司空长卿,两人彼此对视,默默不语。

    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扔下卷宗,叹息:“如果是为了你那弟弟,就免开尊口吧,我说过要先等金陵那边来消息。”

    什么都没说,就被他当头泼了冷水,我有点生气。好吧,我承认,气得不只一点点,所以口气也变得不太好:“别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若你真的有心要放在劫一马,金陵那边根本干涉不了你。”

    漆黑的眼眸翻滚汹涌,那是他动怒前的征兆,仍是深深吸气,控制自己的脾气,缓缓说:“难道你想要我做一个闭目塞听的昏主?悦容,王者天下,若仅有贤臣而无明君,不过空谈,你明白吗?”

    我沉默不语,心知他说的是事实。金陵司空家能有今日这般强盛,与长川萧家二分天下,很大功劳还须归功于他的清明之治。

    他推开椅子,走过来环住我的肩,轻声道:“我们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我不想再为了你的弟弟跟你闹不开心。”

    “如果你真不想跟我争吵,就不该那么对在劫。”

    “你认为我该怎么做?把楚府那包藏祸心的柳管家抓回,再向世人昭告你九姐不守妇道与贼人私奔,然后浸猪笼受万人唾骂?”

    “你……”我惊愕看他,他竟什么都知道!

    “悦容,这个世道说不公平其实也公平,你不能让我平白无故将一个担了罪名的凶手无罪释放。”

    “你有办法替他脱罪的。”我陈述的是一个事实,就凭他手中的滔天权势。

    “是的,定人生死,对我而言不过轻而易举的事,我可以让天下任何一个人无罪,但那人绝不会是楚在劫。”

    他拒绝得彻底,我红了眼睛,换了另一种口气:“你答应过我,无论我要什么,都会给我。”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他的底线,怒意让他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恨恨道:“悦容,凡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捧到你的面前。你可以给我喝毒酒,可以给我下暗针,也可以对我放冷箭……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早就决定把命交给你,但唯独楚在劫,就算我死,也不会放过他!”

    我瞪大双眼,瞳孔剧烈收缩,掩不住内心的震撼。原来他早就知道我要杀他,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的眼睛到底还看穿多少事情?

    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来自他眸心的那抹自信,像把出鞘的剑,锐利而冷酷。

    推开他,环臂大声喊道:“你不肯放过在劫,不是因为你要给金陵群臣们交代,而是你心里还在记恨三十除夕那夜的事情,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一个人的内心越焦虑害怕,就会喊得越大声,就如同现在的我。

    司空长卿略微抬手,手指缓缓拂过眼角的疤痕,笑得有些残忍:“没错,这就是凭证,提醒我曾经饱受嫉妒的证据。悦容,你知道不知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嫉妒,因为有嫉妒,说明那人拥有我所没有的东西,而那样的东西恰恰是我最渴望拥有的,我司空长卿绝不容许这种情况存在。”

    他的强硬狠心,让我原本的理智被抛诸脑后,他总能让我失控。这似乎也是我带给的他相同的挫败感。于是失去了控制的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相互对吼起来。

    哐啷一声巨响,怒气无处发/泄的男人,一拳砸碎了香案上的烧云青花瓷。这是一双成对的花瓶,任意一个都价值连城。往日的我精打细算,或许会为此心疼不已,今日却像魔怔了似的,拿起另一只青花瓷,当着他的面狠狠砸在地上。于是,价值两座城池的稀罕物,就这样被我和他当做怒火化成一堆废片。

    屋内乒乒乓乓一阵破碎声,惊得门外的周逸和曲慕白冲了进来,司空长卿抄起桌子上的玉龙纸镇朝他们扔去:“谁准你们进来的,滚出去!”他们面面相觑,清官难断家务事,夫妻吵架,他们更加无能为力,又退了出去。

    房门阖上后,又只剩下我们两人大眼瞪小眼。

    他疯狂摆着双手吼道:“你该死的是这个世上我见过脾气最差劲的女人!谁要是娶你,谁就是他/妈的疯子傻子蠢蛋白痴智障低能儿!”

    我吼了回去:“没错,你就是那个他/妈的疯子傻子蠢蛋白痴智障低能儿!”

    他顿住了,意识到方才愤怒得没了理智,竟自己把自己给骂了。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突兀地响起笑声。司空长卿拍着自己的额头,大笑:“天呐,我这是疯了吗?”俯首痴痴地看着我:“是你让我这么疯疯癫癫的吗,悦容?”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像是摄魂似的,我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

    嗒嗒几声滴落声,才发现他的手在砸花瓶的时候被割破了,正不断流着血。

    我叹息着取来纱布,一声不吭地为他包扎,他静静看着我,彼此都没有说话。

    争吵过后的和平,喧嚣过后的宁静,让人一阵阵心悸。

    “悦容……”他轻轻喊了我一声,我沉着脸懒得应他,心里还不痛快。他也不放弃,就这么反复地叫着我的名字,直到叫了七七四十九下,我终于不堪滋扰,口气恶劣喊道:“干什么!”一抬眼,对上他爽朗的笑容,满口洁白的牙齿,说道:“你以后还会这样陪我吵一辈子吗?”

    心跳骤然漏了一拍,多么美好的请求,能吵吵闹闹过一辈子,也是一种福气。剐了他一眼,丢下一句“神经”,整理药箱子往柜子里放。他从背后搂着我的腰,孩子似的将头埋在我的颈窝里,央道:“好啦,不生气了。”

    我静静道:“放了在劫,这辈子我就跟你搭上了,你要是想吵,我就陪你吵到老。”

    有力的双臂将我抱得更紧,他沉默许久,闷声应了声好。我欢喜道:“真的!?”他吻着我的耳朵,念叨着:“我完蛋了,真的要成为一个贪图美色而闭目塞听的昏主了,我对不起金陵父老,对不起黎明百姓。”我被他俏皮的话逗笑了,又见他正色道:“放了你弟弟没问题,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早知道他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将我的肩膀扳正,让我面对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道:“我要你弟弟娶了萧家那个傻丫头。”

    “不行!”我几乎想也不想就反对。

    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阴云密布。我暗道不好,心知不能再跟他吵下去了,否则他一翻脸,在劫可能真的没救了。

    压下心底那种不舒服,我道:“你这么做无非是不信任我,我对他真的只有姐弟之情,你为什么老往别处想?”

    “悦容,我不是不信你,而是不信他。我不是傻子,他看你的眼神,跟我看你的眼神如出一辙,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充满炽热欲/望的眼神,你懂不懂?”他紧抓着我的肩膀,细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害怕。

    我的心头剧烈悸动,掩饰着别过脸:“说什么呢,他是我亲弟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了,非得他成亲生子才能让你安心。”

    他扳回我的脸,逼着我与他四目相对,“是的,面对你的时候,我变得胆怯懦弱,像个懦夫一样毫无自信。千军万马,一场场生死恶战,我还可以铤而走险,险中求胜。我司空长卿堂堂七尺男儿,只求痛快人生,根本无惧成败;但是事关你,我绝不能冒一丁点的险,我不能失去你,一刻也不能,否则我会死的……”

    俯首吻了下来,将我抵在木柜上,深长的吻如同他浓烈的情感,淹没了他自己,也非要逼得我与他沉沦。

    缓缓闭上眼睛,我知道这是他剖心挖肺的话,也是他最后的妥协,其他的,不能再强求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