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零九章

章节字数:2985  更新时间:10-05-16 0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重重跌入床榻,眼前一阵昏眩,回过神来,高大黑影已欺压身上,柔软的床榻承受两人的重量,往下陷进,他满面怒意,将我紧紧箍在臂膀中间。

    对上他的眼睛,瞳孔流溢红光,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觉得害怕,比起萧晚风诡谲的温暖,司空长卿的怀抱要来得踏实得多。

    像个无辜的孩子,我抿嘴微笑:“长卿,明日就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按照婚俗,今天是不该见面的。”

    拳头在两侧砰的一声砸下,整个床榻剧烈抖动,他咬牙恨恨道:“悦容,你要说的只有这些?”

    “你希望我说什么?”

    “你能对我说什么?”

    “他是今早来见我的。”

    “所以你就跟他走了?”

    “我现在不是回来了?”

    “是我带你回来的!”这句话他嘶吼而出,我怔住了。原来他早就掌握了我的行踪,之所以等到最后一刻,是要我心甘情愿回来。

    何必呢,爱一个人,需要这般试探,这般自我煎熬。

    我吞吐胸口的郁气,无力地瘫躺在床上,道:“怎么回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了明天我们就是夫妻了。长卿,到如今你还在质疑什么?”

    他没有回答,手指一遍遍抚着我颈部的吻痕,像恨不得将其抹得一干二净。

    有些痕迹,并非在身上,而是刻在心里,就像我颈窝的红印,他越是揉搓,越是觉得清晰。

    清晰的,是他内心深处对爱患得患失的焦虑。

    忽然一阵痛感,他索性咬住我的脖子,将萧晚风留下的吻痕全部覆盖,仿佛这样就能消去了别的男人留下的气息,从此打上了属于他的记号。

    “他还碰了你哪里,这里,还是这里?”疯狂撕开我的衣衫,手指拂过高耸的胸,下滑到腹部,直达双腿中间的敏感地带。我红了脸,忙抓着他手窘迫道:“长卿,你别这样。”双手随即被他扣住,举过头压在床架上,用凌乱散落的衣衫绑住。

    “不要我这样,你要谁怎样!”我的反抗给他带来更狂暴的怒意,言行举止变得更具侵略性,舌头仿佛灼热的火蛇,在胸口凸起的红点上噬咬,指腹滑过股沟,放肆地在花心上摩挲,痛感带来鲜明的战栗,泛起一阵酥麻。

    我咿咿呀呀呼吸着,胸口剧烈起伏,忽觉下身被冰冷的手指毫无预兆地顶入,异感带着强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躯体不自在地扭动,想要避开,却被逼得更加深入。

    “长卿,别……”话语吞没在他的亲吻中,湿热的舌尖探入我的口中,一会儿吸允,一会儿交/缠,模糊地说着:“你是我的,你看,你的身体在回应我。”将沾满半透明津液的手指展示在我眼前,我大羞,忙闭眼不看,连连斥他不知羞,他却更为放肆,一遍遍在我全身点播火种。

    本就不是未经情事的小女孩,在他高干的挑/逗下,一种隐藏在体内的情/欲慢慢觉醒,双眼逐渐迷离,脑袋昏昏沉沉,只知道随着手指娴熟的律动,那强烈的快/感阵阵袭来。手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开,没了反抗,紧抓着锦被嘤嘤低吟起来,似啜泣,又似欢愉。

    不到半会,脑袋骤然一片空白,我失声尖叫,在他怀中喘息不止,他仅用手指便让我获得满足。

    抬头看去,迷茫间触上他漆黑的眼眸,很冷静,清洌带着一丝复杂和隐忍的挣扎,但没有半点欲/望,衣衫虽有凌乱,却依旧完整,不沾春风,再观自己,早已意乱情迷,浑身赤/裸躺在他怀里。

    这这只是一场惩罚,调教,想要让我身心都记住他的触感。

    或者,他是想看我在他身下呻/吟的模样,以此获得安心的归属感。

    我觉得难堪又羞涩,别过脸深埋进枕头里,紧咬着唇。

    他将我的脸扳回,手指扣在我的嘴上,将我的唇从牙齿间救出,热风在耳畔吹过,低语:“舒服吗,悦容?”

    “不舒服!”我愤愤叫着,他不悦蹙眉,我抓住他的肩膀将他翻身压下,坐在他的腰际,与他面贴着面,鼻尖抵着鼻尖,赌气道:“因为你还没脱光!”

    他一时错愕,晃神之际,我快速解去他的衣衫。

    忽被他抓住手,似笑非笑地问:“你行吗,悦容?”

    深知他说的是我现在怀有身孕,正是危险期尚不能行/房,但轻佻的语气还是成功地挑起了我的好胜心。凭什么我被脱光摸尽了,他仍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随手将披散下来的长发掠过脑后,我眨着眼睛妩媚道:“长卿,小看女人可是会遭到报应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的嘴巴和手,可不比你的差劲。”

    “悦容,你真不害臊。”他几分宠溺地叹息,我大大咧咧道:“都被你脱/光了衣服‘蹂躏’了一番,再装害臊你不觉得太矫情了?”

    他扑哧笑出声,暧昧浓重的情事让他忘记了一开始的愤怒,手指穿过我的长发,露出性感的笑容:“那我拭目以待。”

    表面冷静如初,起伏的胸膛,沙哑的嗓音,却将他真实的心情出卖。

    我笑了,为发现他另一张别扭有爱的面容而窃喜。

    俯首亲吻他,等他喘息着急切回吻时,又从抽身而出,他一脸懊恼地瞪我,不满嘟着嘴巴。我失了神,男人在床上竟也可以如此可爱。想起曾有人说,男人或多或少有恋母情结,女人或多或少有母性本能,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总能触动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这话说得并不假,至少此刻,我对他萌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愫,非爱,却近似爱。

    手指拂过他古铜色的胸膛,灼热的温度带着粗狂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那里就像北方古老的深壑,蜿蜒出健壮神秘的曲线,诱/惑着开拓者步步深入,无可自拔。

    浅尝辄止地轻啄他胸口的红色茱萸,沿着健硕的腹肌下滑,在肚脐上反复打转,他发出声声喘息,有时像只小猫,有时又像只雄狮。

    笑问:“喜欢么,长卿?”

    “悦容,你真是磨人的妖精!”他紧抓着我的头发,抬起身子往后仰去,渴望让高昂的欲/望获得我的爱/抚。我却像个坏孩子,吻遍他全身,唯独不碰那灼热的欲/望中心,却又似有若无地让发梢从上头掠过,猫爪般挠动翻滚的情/欲。

    他气败不已,又是威胁,又是哀求,最后无奈央道:“悦容,求你,帮我……”

    我咧嘴一笑,探出手指,捉弄似的轻弹一下那勃涨的巨物,惹来他一阵战栗,抚着他的脸颊,狡黠一笑:“呐,尊贵无比的鲁国公大人,我不过‘离家出走’一天,你还生气么?”

    “不生气了!”

    “什么时候放了我弟弟?”床上谈判,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明天我们成亲后出了皇城,自然会放他出来!”他急促喘息,气败瞪着我:“还有什么条件给我一次性说完!”

    我偏头想了想,斜睨着他,轻声说:“能不能……别爱我太深?”

    “休想,死都做不到!”

    我一阵心悸,趁着我失神的空当,他抓起我的手便覆在自己灼热的欲/望上,哑着嗓子:“悦容,别放手,抚/摸它,它需要你。”

    对上他迷离的双眼,我暗叹一声,随手极有规律地套弄起来,他喘息着反复叫我的名,一遍遍说爱我。半刻下来,猛抓着我的肩膀,手指扣进肉中,用力喊了声“悦容!”腥热的浊物喷了我满手。

    摊开掌心,我看着上头的东西,笑问:“这么浓稠,多久没碰女人了?”

    他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遇见你之后就不曾了。”脸颊浮现红色的云朵,不知是情/欲过后的热潮,还是给害羞的。

    我一怔,随即取笑:“为我守身如玉?”

    他也不否认,星眸深深凝视:“是呢,只差立上贞洁牌坊了,偏偏那人却朝三暮四,四处招惹桃花,让我一次次伤心。”哀怨的口吻,像是我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十恶不赦?或许吧,未来将要带给他的灾难,用这四个字形容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孽海情债,欲海沉浮,最后不知谁死在谁手里,是他选择的不归路,还是我要走的修罗道?

    =====

    作者有话说:原谅我吧,回归后更的第一章就是激情,多和谐的伪H啊,我果然是纯良的孩子。。。

    三更时间分别为早八点,中十二点,晚八点,时间前后稍有落差,大致就这个点,大家准时来蹲坑吧,下周二封推,期间会一直三更,之后嘛,在保质的前提下也尽量多更,若是质量得不到保障,我会选择牺牲量,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亲们应该会理解罢(泪眼汪汪)

    最后,华丽丽呼吁票票,让我上推荐排行榜前十吧,让我更有码字动力^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