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一十章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0-05-16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耳边响着沙漏簌簌流逝的声音,我睁眼看去,华美富丽的卧室,金漆的壁面,自床畔沿袭悬梁,向四周延展,像一片耀眼的阳光,暖暖的。他的卧房,就像他这个人,光彩四溢,温暖的同时,总会灼伤旁人的瞳孔。

    烛火摇曳,孱弱地照亮漆黑的长夜,房内散落满地的衣衫裙带和男女的饰物,戴帽,玉钗,手镯,发冠,玉佩……在飘荡的帷帐下若隐若现,榻上春色不遮,残余着浓浓的糜烂气息。

    我赤脚踏出床榻,拾起地上的衣物,却发现被司空长卿撕成了布条,早已不能再穿。见一张折叠的纸落在衣物中间,忙拾起重重捏在手心里,那里写着一个名字,断然不能被司空长卿看见,凭他的生性,没准又要闹出事情来。

    一双大手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我浑身僵硬,心头剧烈跳动,他没有察觉我的异状,吻着我的后颈:“别回去了,留下来陪我。”

    我笑笑:“说什么傻话,今个儿就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了,可没见过新娘子是从夫家出的门。”扫了窗外一眼,道:“天色不早了,我得回楚府去,上妆的婆子丫鬟们三个时辰后就要来了,我回去后还能抽个空挡再睡上半会。快叫你府里的丫头给我送来衣裳吧。”

    虽未与他真正交/欢,仅用嘴和手也够累人的,偏被他闹得厉害,缠着我弄了四五次,也不知哪来的好精力。想起他早前说的已遣散所有姬妾,日后嫁去金陵,凭我一人怕应付不了这条床上的龙,不由庆幸当初让他纳了姹紫嫣红两人做偏房。

    对我的不解风情,他满口抱怨,仍是两下击掌授命下去。不到半刻,便有婢女将衣衫送来,是上好的缎料,水工坊出的纱织,精工裁制,缀着珊瑚晶片,看上去美不胜收。从他府中拿出的东西,从来没有是不好的,我平色接过衣物换上,不动声色地将纸张塞进怀里。

    穿好后欲走,他在身后道:“悦容,嫁了我之后就别再想其他男人了,我会杀他们的。”

    我回头看去,此时他已披上白色寝衣,懒怠倚在朱槿床架旁,身侧置着一顶立地长杆纬纱仕女灯,明灭烛火在他身上投下一半光明,留下一半阴暗,唯有那散落的长发蜿蜒至腰际,丝丝分明,衬得他的脸俊逸而危险。

    我笑问:“世上男人千千万万,你能为我杀几个?”

    “我的眼睛,透过你的眼睛,看到谁,就杀谁。”

    不自觉地覆上胸口,隔着衣衫握紧那个名字,面上装得轻松,取笑他难道不怕变成暴君。他摊摊手,不可置否:“以前看史书,总认为纣王为妲己挖心炮烙、幽王为褒姒烽火戏诸侯是多么可笑,现在我想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了,为博红颜一笑,我不介意做一个暴君。”我说:“为了不让你成暴君,只好做瞎子不看男人,还世界一个太平。”说完抬起食指与中指,作势要往双眼戳去。

    一晃眼的功夫,他就出现在我面前,用力抓住我的手腕,心知我是玩笑,还是怒斥胡闹,说:“你也会看不见我了,我不允许!”我作懊恼状,他朗朗笑起,像个恶作剧的孩子:“还是做暴君好,把全部男的杀光,世上只剩下我一个男人,随你怎么看。”我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看他。他被我突然的严肃吓到了。

    我道:“长卿,你是个心怀仁义的君子,天下皆知鲁国公的金陵军攻下城池,善待俘虜,从不姦淫掳掠滥杀无辜,我知道这是出于你的严律之治。你是金陵司空家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所以别再说为了我宁做暴君这样的糊涂话了,轻贱了自己,也轻贱了金陵父老的对你的期盼,我不喜欢。”

    他半响不语,感动看我,兀地将我抵在门扉上亲吻,抵死地纠缠着,久久不肯罢休。

    吻得筋疲力尽了才将我放开,抚着我被吻得红肿的唇:“悦容,我真怕有一天会为了你变得不再像自己,忘记原则,也忘记最初的梦想,做出一些自己也不耻的事情来。”

    “真到那个时候,我就不要你了。”

    “你敢!”

    无视他的怒吼,我从他怀中笑嘻嘻地退出,食指顺势拉下眼角,做了个俏皮的鬼脸:“你的脾气倒是挺暴君的,不过我也不怕!”大不了以暴制暴。

    他被我的模样逗乐了,笑了许久,突然安静下来,神态些许空茫,问:“如果我杀了萧晚风,你会为他不要我吗?”我愣了半会,反问:“你是我的丈夫,他又是我的谁?”他站直了身子,点头道:“没错,他谁也不是,充其量不过是一只觊觎你美色的豺狼,挡在我称王道路上的绊脚石。”

    我平淡地微笑着,对于他所说的,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模棱两口的态度,让他不悦皱眉,想问什么又最终忍下,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的。”加上一句:“还有萧晚月。”

    说完,他刻意看我的脸,似在寻找什么答案。

    我面不改色:“你们男人打打杀杀的事,跟我这个妇道人家说什么,再说就要成亲了呢,满口血腥,你还真晦气!”

    佯装生气,以掩饰乍闻他要杀死萧晚月时的那种不安,仿佛真的看见那身雪衣被染成血衣的模样。

    怕被他看出端倪,忙起身说要离开,司空长卿没再说什么,差周逸送我回去。

    ※※※

    我倚在马车床架旁,掀着帘子与周逸漫不经心地交谈。

    男女之间非亲非故,又深更半夜,像我这般喁喁而谈实属不良,只是月黑风高的,谁能管得着礼数跳出来指责我的不是?

    周逸的脸些许严肃,但有问必答,并没怎么避讳。这正好称了我的心,恰时与他冰释前嫌。

    要知道周家是金陵的名门望族,继司空氏之后便是周姓一族最为权势,我可不想得罪他。以后嫁去金陵,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成孤儿寡母,自当需要未雨绸缪,为自己拉拢关系,谁能保证司空长卿能永远护着我们,这世上最不牢靠的就是男人挂在嘴边的爱。

    清了清喉咙,我说:“周将军,以前是我小性子跟你家主公闹脾气,才对你使了毒,你不会往心里去吧?”

    “夫人言重了。”他还是一板一眼地回答,抿直的嘴角忽而勾起一个弧度,很快又消退。策马跟在马车旁,笔直看向前方,硬是没正眼瞧我,好似我脸上有什么不能入眼的东西。

    我也不在意,继续懒懒散散地说着闲话:“怎么都没见到曲慕白将军呢?”

    周逸沉默稍许,最后还是据实相告:“探子来报,今早萧晚月秘密离开皇都,与驻守在周元亭的十万长川军会合,又召集七路诸侯,欲要围攻常州城,慕白受命前去守城,此刻早已不在皇都,夫人自当见不到。”

    我一听大惊,发生了这等大事竟浑然不知。

    常州城乃金陵第一道壁垒,萧家现在对常州城动武,看来攻占金陵之心昭然若揭了,两家的战争已避不开要搬上台面,天下风云匆匆而变,又会滚出哪番天色?

    萧家要攻占常州城,怕也不容易。

    常州,原先为望原史家所有,后郑鲁两家分史,以太阴河、卢元山为界,南之阴归长川萧家,北之阳纳金陵司空家。

    常州城正好位于以北向阳地带,被司空长卿轻巧吞并,因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而今已是金陵一道天然屏障。

    曾有人道:“常州尚存胜千军,金陵山河固若金。”

    难怪萧晚月都已召集雄兵前去围城了,司空长卿还能不动声色,踏踏实实地呆在皇都迎娶我过门。

    只是,事情未免过于巧合,萧家两兄弟一前一后出现又离开,总让人觉得蹊跷,却又说不上哪里怪异。

    稍会,抵达楚府,我下了马车,与周逸礼节拜别,周逸临别前告诉我,在金陵,周家与曲家世代为司空家家臣,子子辈辈效忠历代鲁国公,但他与曲慕白听命司空长卿,却并非子承父业,而是发自内心的敬重。又说司空长卿是他们理想中的治世明君,并深信他会开创出一个全新的时代,为千秋歌颂。

    我好笑问他:“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周逸的脸庞遮盖在夜色中,看不清表情,唯独那铿锵声音字字定心:“卑职只是想告诉夫人,从一个人那得到爱需要很大的幸运,得到了,就别轻易放手。希望夫人慎重珍惜,莫要伤人伤己,自贱良缘,像昨日那样的事情也便别再发生的好。主公能容下的背叛,金陵父老容不下,我和慕白容不下。必要时周逸手中的剑会斩去主公心中毒瘤,痛一时,胜痛一世。”

    这话说得刚柔并济,用心良苦,又杀气腾腾。

    你说这个周逸,忠心归忠心,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看来我先前用毒害了他,果然被他记恨在心了,真是没想到他表面上坦荡豁达,背地里原来这么小心眼,以后要收拢人心,是要另寻法子了。

    我懊恼地腹诽着,回神看去,他已翻身上马,只留给我一道策马远去的背影,伟岸健壮,拖着冷清的月色,隐隐有种落寞,教人看着莫名难过。

    不明所以这异样的错觉,我嘟囔一声“怪人”便进府去了。

    =====

    mark:二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