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章节字数:2589  更新时间:10-05-17 09: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空长卿说,赵子都能给的,我一样能给你。

    他输不了脸面,更输不了一颗爱人的心,于是天地声势浩荡,又一番歌舞升平的喜庆之景,堪比天子封后之势,是他鲁国公要娶亲。

    百鸟朝凤,凤翔苍穹;

    十里红妆,妆容天下。

    满屋子席天卷地的红,一双双行走无声的绣鞋,如若摆荡不止的秋千,在眼前来来去去。嬷嬷丫鬟们忙忙碌碌,争抢不停,太傅刘氏家一品诰命夫人来为我梳头挽髻,东平郡候夫人来为我修整衣袂,太后近侍姑姑为我描眉化眼。

    我抬眼,在镜中与她遥遥相望。未及三旬,她已是一国太后,多年沉浮后宫所孕育出的华贵威仪体态,总令我觉得模糊。我的五姐,为什么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永远是她十八岁那年,被萧晚月丢在雪地里无助哭泣的少女。

    她说:“十妹,你真幸福,女人这辈子谁能这样声势浩大地嫁上两回,夫家都那么重视你。”

    命妇嬷嬷们无不随声附和,笑道太后所言极是。

    她又说:“十妹,你真是不幸,女人嫁上两回,便是尽头了,再找不到归宿,便成无魂的鬼。”

    命妇嬷嬷们悉数变了脸色,战战兢兢牵强附会。

    看着众人的脸如四月的天气反反复复地变,我觉得好笑,丝毫不在意她半分贺喜半分毒咒的言谈,唇角轻扬,三分矜持,三分倨傲,点头应了一声:“姐姐的话妹妹记住了。”

    略垂头,带上凤冠,内嵌十八颗东珠,三千九百九十九颗珍珠,翠凤十六只,翠云翠叶上百,宝石一百九十九,凤口衔红绿长串珠。沉重凤冠,鎏金镶翠,光华夺目。

    将扶着起身,环佩叮当,麝兰馥郁,同喜娘搀着出了房门,便见那少年立在一片日光宣泄的繁华处,紫衣华服,金冠束发,长身玉立,俊逸如同画中走出的人物。

    微怔,触上他惊鸿眉眼,随即笑起,他伸手过来,我放手在他掌心,他依身相扶,微笑,已不见昨夜伤感:“悦容姐,我来送你出嫁。”我亦微笑,只求笑容遮住心事,如今朝日光之潋滟,“辛苦你了,天赐。”

    一路长廊曲曲,蜿蜒如葱茏岁月。

    草木批带挂彩,纷扰似喧嚣人世。

    他与我携手共走,走得极慢,衣袂翩然交织,他的紫,我的红,若一曲靡靡殇歌,乱人心魂。

    厅堂在前,天赐停住了脚步,侧过身来细细看我,迷离眼神,渐渐成痴。我略微提声唤他。恍如梦醒,清明了双眼,他笑说:“看你这一身凤冠霞披,焰焰莲裙,让我想起前不久,才将你送进常昊王府的情景,那时竟傻得说要带你走,谁都不嫁。”

    我怅然失神,不过数月光景,怎成这般岁月,再回首,故人已逝,容颜不再,何处可看桃花依旧?

    不忍再眷恋过去重重,子都在天之灵哪勘如此凭吊?小声说了句:“就让往事随风。”唯独天赐听得,佯装轻松笑起,却不知眉宇间满是负担。这孩子现在还太小,还不懂得完美地收整面容上的喜怒。我抬手抚平他眉宇间的忧愁,复又起了步伐。

    步入厅堂,松了天赐的手,屈膝伏在楚幕北和诸位夫人之前,戴上离愁的面具,几声话别。

    楚幕北今日容光焕发,本是下堂糟糠之女,复而嫁得权贵至极之人,身为父亲,焉能不喜?嘱咐道:“再为人妇,须要谨守礼节,莫失我楚家门楣。”萧夫人掩帕低泣,依依不舍几句别语:“日后想娘亲了,便回来看看吧。”我悉数点头应是。再与诸位夫人兄弟姐妹们辞行,唯有三娘缺席,想是身份尴尬,也好避开这无奈。

    楚幕北道:“时辰到了,快些去吧,别耽误了吉时。”我点点头,复而几句吉祥珍重的话,两位喜娘各自拉着喜帕一角,那明艳的红铺天盖地而来,罩在凤冠上,笼住视野。

    本是由大哥背我出府,伏在那厚实的背上,才发觉是天赐。微微弓着身子,将我一步步背向花轿,他小声地说,天涯海角也愿为你背去,直到交到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手中。没有缘由地落泪了,红盖头之下的愁容,是我真正的脸,滚烫的泪落进他的脖子,他顿了顿身形,拖在我腿上的双臂不由拢得更紧。

    门外一袭红龙浩荡地迎亲长队,十六人抬的大轿,轿身红幔翠盖,上插龙凤呈祥,四角坠朱红丝穗,轿顶一颗婴孩拳头大红珊瑚珠,通体圆润,映日生辉。

    司空长卿骋马在前,一匹六尺高黑骏马,通体无一丝杂色,黝黑骏亮,扬蹄欲飞,再观其身,蟒袍玉带,面染红光,正是春风得意时。

    天赐将我背出楚府,司空长卿早已下马,从天赐手中将我接过,送入花轿。

    临上轿前,细风吹起我的盖头,在那瞬间匆匆一瞥,只见天赐茫茫然站在一派嫣红门楣中央,似老僧入定,不知今夕何夕。

    爆竹声响,乾坤一震。礼官喊:“起轿——”礼炮齐鸣,锣鼓唢呐,震天地响。旗锣伞扇,红衣招福,遮天蔽日。吹起将军令,敲起得胜鼓。冲天的锣鼓,奏响大得胜,忽高忽低、忽断忽续、跌宕生姿,卷着漫漫人潮,汹涌向前,磅礴无阻,浩浩荡荡出了皇都,往金陵一路而去。

    此时在劫应已放出大理院了吧,我忍不住偷偷掀开花轿的垂帘,往后看去,城门渐渐远去,背着一片岿然青天,不见心中所念的身影,唯有天赐一人登上城头,手持神弓,朝天际射出三支黑羽箭,如三生三世的允诺,消失在苍穹尽头,化作光点。

    苍天明鉴,此心不渝。

    再看去,城头空空,再无一人。

    日后,收到天赐书信,告之我出嫁那日,在劫虽没来相送,却在我空去无人的房门前,跪了整整一天一夜。

    他说,这是他欠我的。

    我无声笑着,到底谁欠了谁?

    ※※※

    从皇都抵达金陵,快马须三日,按照行亲一路吹打的脚程,十日尚且不止。

    这天行了半日,于夹道上休憩,我往队伍一看,暗厢吓住,除了迎亲仪仗之外,尚有长川军铁骑步兵,军人之肃杀与迎亲司仪之喜庆夹在一道,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司空长卿为我送来水源,便问他带了多少兵马回金陵,他探出五根手指,我问五千,他摇摇头:“五万。”我再惊,询问:“带这么多兵马出来做什么?”他笑笑,俊朗面容虽无所谓,却隐含杀气:“防止有人抢亲。”我笑他没事瞎折腾,他只回了一句:“悦容认为,萧家两兄弟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换句话问:“萧晚风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轻易放弃过。”

    这句话令我稍微不快,我非东西。念头一转,我非东西又是什么?

    觉得些许嘲讽,女人于这乱世便是敝履,倒成了男人们明争暗斗的筹码。也无不可,这本就是我的目的,女色祸乱天下,自古有之。

    一开始并未将司空长卿的忧虑当做忧虑,昨夜与萧晚风分开之后,再无他的消息,是尚在皇都,还是回去长川?

    赫然想起萧夫人所言,说他为我备了一份大礼。贺礼未到,其人不见龙首,心中隐隐不安,难道他当真如司空长卿所言,要来抢亲?

    就在我暗厢揣度之际,萧晚风的那道贺礼,猝然而来了。

    =====

    作者有话说:万恶连城吞我点击,伦家三更容易么,存心打击四好青年的创作热情不是。

    还是读者亲们牢靠,一呼吁就让悦容上票票推荐榜,太BH了。下次不呼吁也能这么积极配合党组织就更加完美鸟,醉某人得瑟飘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