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章节字数:2673  更新时间:10-05-17 12: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远处有匹孤马策来,那侍卫满面土灰,背上犹且插着一支翎箭,到来后勒紧缰绳,马嘶声人立,将他滚到司空长卿脚下。有人上来搀扶,他不顾伤势,忙朝司空长卿下跪,自报身份乃是常州城南门守将,从腰际掏出竹筒恭敬奉上,神色仓皇:“鲁公大人,常州告急,卑职奉曲将军之命前来求援。”后又奉上曲慕白调兵遣将所持的令箭。

    司空长卿既见令箭,不疑有他,接过竹筒推开头盖,取出里面布帛快速阅读,脸色微变,很快恢复如常。

    再与门将一番询问,方知萧晚月召集七路诸侯率长川军包围常州城,却久不攻城,在太阴河上游撒毒,毒水源惯城而过,城中百姓将士皆不能饮。又有细作混入城中,于各大井口投毒,虽及时发现立地处斩,已有过半井水染毒,仅存余下之水供全城百姓及上万将士饮用,尚撑不过两日。

    水为生命之源,人可断食三日,亦不可断水,萧晚月率重兵将常州城包围得密不透风,有意拖持久战。纵然金陵军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只待常州水竭,将士脱水乏力,又有何惧?曲慕白纵有攻城略地挥斥方遒之才,然将帅无卒,也徒然无用武之地。

    没想到萧晚月平日里一副不沾尘土的翩然仙态,战场用兵却是如此老成毒辣,我暗自心惊。

    常州一旦失守,不利金陵久安,事态严重,司空长卿不得已抛下迎亲队伍,赶去救援。调遣兵马储备水源,临行前嘱咐我先去五里外的洛口县等候,最迟三日必来与我会合,后率三万兵马滚滚而去,余下两万兵马听候周逸差遣,路上护我周全。

    我本欲与他同去,被他呵斥罔顾腹中骨肉安全。我也知他的心事,之所以不带走所有兵马,又留下一员大将,是因萧晚风至今没有现身。

    萧晚风这个男人,就像潜伏在黑暗中窥视的狩猎者,可能脸上还带着惯有的冷笑,让人担惊受怕心有不安。

    或许这也是他最擅长的心理战。

    周逸策马在行军前头,我已从花轿换乘马车,吹吹打打的仪仗被我不甚厌烦地撤去,倚在马车的软榻上沉思,不知何故,眉眼总在跳动。

    兀地睁大双眼,大喊一声不好,忙掀开马车垂帘,让陪侍官请来前头的周逸。

    不稍半刻,周逸驱马行于车前,尚不及开口询问,我抢先焦急道:“周将军,大事不好,长卿他中计了!”

    周逸神色微变,随即收整,忙安抚我不要惊慌,将事情细细说来。

    我道:“事有蹊跷,有两处疑点。其一,萧晚月将常州城包围得如此严密,那守将如何从城中逃脱前来求援?其二,早前便知常州城混进萧家奸细,曲将军如此谨慎之人,若当真要向长卿报信,则必派亲信,为何会让区区常州一个南门偏将前来担此大任?”

    方才只识令箭,不及深入思考,细想下来,令箭或许为真,求援或许也为真,而那个真正前来求援的将士,此刻多半已经身亡,被人李代桃僵了!

    当头棒喝,周逸神态瞬息万变,不愧是文将百战之身,临危不乱,很快便冷静下来,停住众军行程,一声声喝令重新编排将士。他执意遵照司空长卿的命令,要将我送去洛口县,将余下兵马一分为二,他自己率领一万前去搭救,余下一万则命其麾下副将带兵为我护送。

    那时突然有道灵光从我脑海中闪过,我怔了半晌,换位思考,原来如此!

    赶忙唤来周逸,在他耳边快速说了一句,他抬头看我,面有迟疑:“这……”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用眼神逼他答应。他不堪凝视,别过脸微微点头。

    迎亲队伍再次分散,周逸率一万兵马朝东北方向的常州赶去,红艳华盖马车则快速驶向洛口县。

    ※※※

    天色已近晌午,日头高照,在道上投下一条条横斜的光影,分割坎坷道途。

    周逸率领大军北上,不出三里,便在峡道遭遇埋伏,滚石从四面八方落下,又有箭雨从天而降。周逸下令保持队形,避开自乱阵脚,命步兵亮遁,成三方品字,掩护弓箭手还击。

    奈何伏击去了一波又一波,久不消停,又趋地势之弱,由下克上实属不易。

    眼见一万金陵军节节败退,众将士渐生颓迹之时,山头忽而传来高喝,便见碧琼蓝天之下,连绵青山之上,不知从哪里冒出另一批金陵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山头。军士如林,摇旗呐喊,将埋伏的暗兵杀得措手不及。

    周逸解围,立即挥兵从夹道攻上,双向夹击,将余孽诛杀殆尽。

    将士让出道来,我着一袭偏将铠甲,从其后走出,一路踏着血迹断箭和尸体,停在周逸身旁,仰面微笑:“周将军,今日我救你一命,别忘记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要还的。”

    周逸看我,微微晃神,随即笑起,抱拳正色道:“夫人无愧女中豪杰,料事如神,卑职由衷钦佩!”

    “是不是料事如神,待会便知。”

    我迎风站在山头俯首望去,苍茫大地,延绵出万里山河。周逸静立在我身旁,与我共看幅员辽阔,一派荡气回肠之景,顿觉江山如画这四字形容得再贴切不过了。依稀记起初次与周逸相见时,曾问过他江山美还是美人娇,他的回答,男儿当建功立业志在四方。

    突然伤感起来,如娇江山,竞教英雄折腰,哪勘我这女子之心,只求一个温暖胸膛,安能容下他们的雄心壮志?

    届时,有一将士自山下跑来,抱手道:“启禀夫人将军,探子来报,前往洛口县的迎亲队伍在县门半里外遇袭,马车已被敌军劫走。”我问:“其余人有没有受伤?”姹紫嫣红便在迎亲队伍里头。将士回道,伤亡十余侍卫,其他并无大碍,我这才安心。

    果然一切如所想那般,乃是萧家刻意安排,其目的是分化司空家的兵力:趁着司空长卿娶亲之际围攻常州,司空长卿为了我必然留在皇都,则必派遣曲慕白率兵前去守城,此为第一次分化;待迎亲队伍出了皇都,又设计引开司空长卿,此为第二次分化。敌明我暗,敌弱我强,萧家便可将金陵军各个击破,既可久战攻下常州,又可暗道伏杀司空长卿,最后还可将我带走,为一箭三雕之计。

    那人如此精密部署,步步为营,设计连环巧妙,几乎毫无破绽,城府之深,可想而知。

    是萧晚风,还是萧晚月?

    无论是谁,我都不能让他们杀了司空长卿,现在还不是时候,绝不能让萧家赢得如此轻松,否则我为在劫悉心安排的成王之路必然夭折。司空长卿现在还不能死!

    “夫人,你真乃再世诸葛,事情果然如你所料!”周逸眼中闪过一道奇异光芒。我回过神,瞪了他一眼:“少提这再世诸葛,你情愿在日后被我气死,我也不情愿聪明绝顶,早跟你说过了,秃头很难看的。”周逸愣了一下,随后明白我话中意思,噗嗤笑了起来。

    从山上撤军,对周逸道:“我尚有身孕,不能孤身骑马,你载我同去吧。”单人骑于马鞍之上,双脚须得跨开,如此颠簸,对腹中胎儿影响甚大,大夫再三嘱咐过,我已有一次小产迹象,再也经不起第二次胎变。

    周逸闻言,神色微窘,是避险男女之嫌,唯恐授受不亲。

    我恼怒骂道:“你堂堂儿郎,胸襟坦荡问心无愧即可,何须瞻前顾后做小女子之态,若是耽误时间不及救你家主公性命,谁来担当?”

    周逸乃血性男子,二话不说将我打横抱起,放于马背,翻身上马执起缰绳,将我箍在双臂之间,哑着嗓子道:“夫人坐好,我们要上路了。”

    我嗯了一声,侧身而坐,紧搂着他厚实的腰身,深呼吸,睁眼道:

    “出发——我们去救长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