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章节字数:3869  更新时间:10-06-02 2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乍闻那个名字,我惊愕瞪大双眼,没想到居然是他!再观嫣红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忐忑不安。我暗暗叹息,那人英雄盖世,名震天下,也难怪嫣红会为他动心,轻问:“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嫣红回答:“夫人与鲁国公大人在金陵完婚那晚,他喝得过了,奴婢就在瑞阳殿照顾了他一夜。”瑞阳殿是供外臣休憩的地方。嫣红边说边偷偷睨我,触到我玩味的笑,小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狠狠瞪了这丫头一眼,都照顾到人家床上去了,还知道脸红!转念一想,一个主意涌上心头,道:“嫣红,你们这样子也不是个法子,告诉我,你想嫁给他吗?”嫣红一惊,忙给我叩头,不是谢恩,而是战战兢兢地推辞,自道身份卑下,配不上他。听得我连连怒斥她没出息:“你是我楚悦容的人,只要你说一句,管他士族豪绅,名门世家,我自然会为你做主!”

    嫣红先是一阵欣喜,很快又黯淡下来:“姻缘天注定,奴婢不想强求,更何况……他已经有意中人了。”

    这一说可把我给怒的,一掌拍向床榻:“混账!他既有意中人还来招惹你,招惹了你又不给你名分,岂有此理!待会儿早朝后,我就去长卿面前参他一本,将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拖出午门斩首示众,为你出气!”这话我说得极为无赖,要知道嫣红身份特殊,可不是别人想娶就能娶的,而我之所以这么说,当然也有我的目的。

    嫣红为了心上人又磕头又嚎哭,求我放他一马,说什么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我充耳不闻,又说了好几句狠话,嫣红已经吓得恨不得立刻替他去死,我见好就收,复问:“你到底要不要嫁他?”

    “嫁,我嫁,奴婢就是做梦都想嫁给他!”说完,抽抽噎噎地低下头,耳根子红成一片。

    我得意笑起,嫣红已经松了口,那边也该着手了。

    娶了我的人,还怕他不为我所用?

    我自顾着得意,没瞧见嫣红哀怨地看着我,神色复杂。

    ※※※

    虽然嫣红是很乐意嫁给他的,但为了她的幸福着想,我还是决定先去试探他一下。

    可就巧了,刚给老太君请完早茶,就在回天籁苑的路上就遇见他。那时大批官员围在他身旁,就连秦冬歌也在里面,显然是在早朝后又去了司空长卿的书房议事,刚从那里出来的。

    众人见我迎面走来,纷纷行礼直呼夫人金安,秦冬歌虽然一脸不屑,礼数还是很到位的。我深深看了秦冬歌一眼,这人系出相门,少年得志,未免有点轻狂,但为人豪爽,常为百姓请命,颇得金陵上下爱戴,尊称为“秦少”,又称其为“爱民如子淮安君”,不失为一个前程锦绣的有志青年,可惜了,为了周妍,跟我私怨已深。

    当着秦冬歌的面,我对着他身侧那长身如玉的男人道:“曲将军可否拨冗片刻,随我往园中一走?”

    这话一出,秦冬歌当下变了脸色,其他官员不由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须知我跟秦冬歌党派之争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了,而曲慕白身系军中要职,在金陵威望极高,又深居简出从来不参与朋党之事,故而一直保持超然的中立地位。秦冬歌都跟我一直抱有相同的心态,就是想要拉拢他到自己的阵营中来。若是成功,那朝堂之争,可就是一面倒的局势了,秦冬歌自然紧张。

    曲慕白怎不知我们的心思?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图个清白,别人偏爱往他身上泼淤泥,我就是那个不道德的恶人。

    以鲁国公夫人的身份诚心相邀,身为下臣的他,是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夫人客气了,臣不甚惶恐。”曲慕白抱手微微作揖,随我而去,秦冬歌不甘喊了声:“慕白!”曲慕白回头道:“冬歌昨日送我府中的郁江名酿慕白已品尝过,十分喜欢,稍会差人送上一坛卢窖的火云烧,请笑纳。”略微点点头,转身走了。

    这话看似说的随意,其实另有乾坤,是向我和秦冬歌表明了心志,秦冬歌投其所好以酒赠礼,他回以佳酿,礼尚往来,不占分毫便宜,是委婉谢绝了秦冬歌的拉拢之意,而挑在我面前这么说,也是给秦冬歌一个定心丸,给我一个明白理,他跟秦冬歌是儿时好友的情分,不足为外人道哉。

    哎,你说曲慕白这个人啊,平日里看上去沉默寡言,做起事来倒也十分通透。说来也是,官场打滚出今时今日这样的地位,哪能不是人精?

    想起司空长卿曾用来寒碜曲慕白的一句话:“装傻这事啊,如果做得好那就是大智若愚,木讷这事啊,如果做得精,那就是深沉。”如今细细回味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放在曲慕白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又是装傻,又是木讷,可你就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其实,我对他跟萧晚风在常州那鬼哭神嚎的一战至今还心有余悸,这个男人,不仅官场精通,在战场上还要可怕着呢!

    三月的春色还是鲜嫩的,园子里的花才开出蕊儿,倒是有几种花逢了季节,开得正浓。

    我便借花喻世,开了话题:“曲将军可知这朵朵花儿开得娇艳,都各自有着什么花语?”

    曲慕白不善言笑,恭谨道:“末将不过是个粗人,只懂带兵打仗,对花花草草不甚了解,还请夫人指教。”

    我微笑指向那片花圃,说:“你看这是金凤花,它的花语是道德,花箴言为:知恩图报,不要辜负爱人对你的一片真心。”

    曲慕白猛一抬头,诧异看我,随即又很快恢成木讷的表情,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好笑瞪了他一眼,这人真有定力,继而指着花圃的另一端:“这是栀子花,花语是喜悦,花箴言为:人有时候应该把自己的喜恶表现出来。”

    曲慕白复而看我,这次不再面无表情,微微笑了起来,脸上刚硬的轮廓便如春雪初融般明媚,教人一时看得闪神,便闻他笑道:“慕白谨记夫人教诲。”

    我见他已稍微松懈了防备,又指向旁侧花卉,这次他倒是主动问了:“不知这紫色的郁金香又是什么花语?”

    抿嘴笑起,我吐出四个字:“永恒的爱。”

    他的神情渐渐痴了,反复呢喃着这四个字,有点急切地问我:“它的箴言又是什么?”

    我回答:“永恒之爱,便在你与心仪的人示爱时产生。”

    他听了之后久久说不出话来,忍不住走上前去,俯首轻抚那飽滿的花蕾,眼神如似水柔情,洋溢一脸的温柔,足以融化严冬的寒冷。那是思念情人的表情,是真心不悔的痴爱,不言于表的真心。

    我满意地点点头,看来他对嫣红还是情真意切的,我也不算牵错红线,接下来就看他愿不愿意为爱妥协了。

    “曲将军。”我轻轻唤了他一声,他回头静静看我,尤未从方才的柔情中抽身,凝视我的眼中仍是一片痴情,我再度唤道:“曲将军!”他双肩一颤,恍如梦醒,赶忙俯首请罪:“末将失礼了。”我宽慰他几句,再度迂回地旁击侧敲:“曲将军,容我问个失礼的问题。”曲慕白点头:“夫人但说无妨。”我问:“如有一日,你的私爱与公心有了分歧,你会怎么选择。”私爱自然是指嫣红,公心便指他的处世原则,以及对于司空长卿的忠诚。

    他的回答果如我所料:“鱼与熊掌若不能兼得,慕白唯有舍生取义。”又见他苦涩一笑:“慕白之私爱,如镜花水月,今生今世也不得善果,何须舍公心而求虚无?”

    以为他说的是嫣红身为内廷侍女不得与外臣通婚的事,我急忙道:“若我能让你得偿所愿呢!”

    曲慕白的反应十分古怪,狂退数步,惊愕看我,如视洪水猛兽,神情十分挣扎,而后匆匆请退,仓皇而去。

    我不明所以,百无聊赖地回了天籁苑。

    午膳时与司空长卿说起曲慕白,道:“曲将军少年英雄,屡建战功,又一表人才,系出名门,为什么至今未娶一房妻妾?”

    司空长卿叹息道:“这事我也操劳了许久,曲家满门虎将,对我司空氏忠心不二,慕白十二岁便随其父亲沙场杀敌,曲老将军早年战死,慕白便以弱冠之年子承父业,为我金陵杀敌无数。我曾无数次暗示他成婚,并赐他美人,他却悉数拒绝,自道长年征战,出入虎狼之地,随时马革裹尸,不想耽误女子的终生幸福。”

    我怒斥:“胡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算他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曲家列祖列宗着想,难道真要曲家在他这一代断子绝孙!”

    这话可说到司空长卿的心坎里去了,连连点头道:“悦容所言极是!”我凛然挺身,道:“长卿不用担心,此事交给我吧,必解去你心中忧虑,为我金陵的战神将军觅得一位贤惠的妻子,来年生个白胖胖的崽子!”

    司空长卿听后高兴地抚掌直叫好,那表情可给兴奋的,然后探寻地问我有没有好的人选。嫣红的名字在我口中哽咽了半会,想起今早曲慕白的怪异言行,最终没说出口,道:“自会为他选出个体面适宜的姑娘来。”司空长卿点头:“事情交给悦容办,我十分放心。”后又再三嘱咐,一定要慎重为之,事关他得力爱将的终身幸福。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讪笑道:“我这不关心则乱嘛。”其实我知道,他怕我为了私心,乱点鸳鸯谱。

    后又小聊几句,问他姹紫身体怎样了,他淡淡回答,尚好。

    有人来报,周逸将军自常州送来密函。司空长卿点点头,辞了我,便往书房里去。我又懒懒散散地吃了很多东西,近日的胃口似乎也变得有点大,当然,孕吐得也很厉害。

    少刻,司空明鞍请见,递我一份书信,道:“是婶娘相中的千里马递上的陈表。”

    是蔺翟云来信了啊,不知是否对我有投效之心,我囫囵吞下酥饼,也不怕我这侄儿在一旁见笑,迫不及待地接过书信展开一看,看后长叹三声。

    这哪是什么陈表,只是抄录了王勃在《滕王阁序》里一段的文章,道是:

    “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几,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可别小看这一段话,蔺翟云自比古今往来的名人,委婉又狠狠地把我拒绝了一番。我不气馁,决定改日再亲自劝他,让司空明鞍先好吃好喝地招待他。

    司空明鞍走后,又有宫奴送来一篮子的萱草,说是曲慕白将军名命人送来孝敬国公夫人的。

    我看着满篮子的萱草,忍不住苦笑起来,敢情他是一回去就苦心钻研花语去了?

    也真没想到仅是一天,我的那片真心诚意就被人拒绝了两次,蹂躏了两回。

    萱草的箴言:勇敢地拒绝别人无理的要求,是件可喜的事情。

    是了,他可喜了,我就可悲了。

    =====

    作者有话说:就算到了六十岁,也要坚持过六一儿童节!

    哈,祝大家六一快乐^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