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章节字数:2622  更新时间:10-06-05 1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经幽王二年四月,右相辅臣丁瑞亡故,司空氏驻皇都要职空,慕白将军请往,鲁公不允,其后再三请去,意志弥坚,公无奈,遂允之。

    ——《经史列传•;军神慕白》

    我的肚子渐渐大起来了,老太君说要我在天籁苑好好养胎,就不用去请安了,但是我还是每天坚持过去为她上茶陪她解闷。自从司空长卿亲政之后,她就对金陵的事撒手不管,只是偶尔长卿还是会向她请教的,平日里就呆在苏楼很少出来。年纪大了的人,就像孩子似的特别容易寂寞。我认为这是搞好婆媳关系的好时机。这不,她现在对我可和善了,都说我有孝心。虽然她一开始就和颜悦色的,但那时候是装出来的。

    自从我被不明人士行刺后,司空长卿就将我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宫闱内,一则说是保护我的安全,二则说我太活泼了得安分下来,为了孩子好。我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他的用意。近日我跟秦冬歌的矛盾是越来越尖锐了,除了朝堂上的那些破事外,还有的就是前几日发生的感情纠纷。

    那时司空明鞍来给我请安,恰好周妍进宫陪我谈心,两人相见后不免一番尴尬,要知道若不是中途杀出个秦冬歌毁人姻缘,他们现在都是夫妻了。

    我最擅长的还是打场面,半会下来,他们也找回以前的亲切,熟络闲聊,但克己复礼,比朋友还朋友。

    不巧的是,这事不知怎么的传到秦冬歌耳朵里了,连闯五关直奔我的院子,二话不说就拉起周妍就走。

    自从周妍嫁入相府后一直深居简出,司空明鞍很少有机会见到她,好不容易见着了,哪怕说说鸡毛蒜皮的家常也得解相思,偏偏秦冬歌不安生,司空明鞍当然不高兴了,再者秦冬歌被嫉妒冲昏了头迁怒周妍,周妍那委屈幽怨的模样更让他又愧疚又心疼,两个男人就这么地在我庭院里大打出手,最后还是司空长卿赶来给劝住的。

    秦冬歌当然把这罪往我身上扣了,认为我是故意给那两人培养机会的,更恨我几分。

    好吧,我承认以往的确有私心,但这次纯粹是巧合,秦冬歌是断然不会听我啰嗦的。公也好,私也好,两人之间的误会是越来越大了。

    自我被司空长卿禁足之后,可麻烦了,很多事情不能做,比如六月恩科的事,司空长卿说这事秦相已经主动请缨负责。我挑了挑眉梢,那只老狐狸总算忍不住要给自己儿子出头了,准备架空我的权力不是?幸好早前蔺翟云提点过我,我也早已做好了防范措施,几个能力卓越的人才已经让明鞍暗中收罗,他日进了朝堂,那些人还是我的势力,又可以让其他一些无辜的文人学子不被我牵连,免受士族暗杀。所以这事我没怎么反对,只是叫了几天的怨意思一下。我不埋怨,司空长卿还会觉得我不正常呢。

    再者就是曲慕白和嫣红的事,我准备撤了嫣红的内廷侍女之职,将她过继到朝中大臣的膝下,让她能正大光明风风光光地嫁给曲慕白,人选我都定好了,是工部尚书李越然,这个人从我嫁来皇陵后就频频向我投诚示好,虽有点本事但为人阴险,只可利用,不可重用。我跟他暗暗提过这事,他十分欢喜地同意了。怎么能不同意呢,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国公夫人最宠信的侍女做女儿,又多了一个金陵权重的曲慕白做女婿,那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估计这会儿他做梦都在发笑。

    这日,嫣红有点魂不守舍,我知道昨夜她又没在我屋外守夜,去哪里了天知地知我也知。她面子薄,我没怎么说她,只告诉她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又问:“之前没人发现吧?”嫣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点头嗯了一声:“没有。”我说:“你也累了,就别跟着了,在房中休息吧。”后去了书房找司空长卿,正准备说嫣红的事。

    一进书房,感觉气氛有点凝重,司空长卿坐在紫檀木浮雕方桌前,手指挤压着紧蹙的眉头,面前还摊着一本折子,鎏金色镶花封面。

    我自然对这折子非常熟悉,早年被封为婕妤在皇宫里伺候经天子的时候,他批阅的就是这样的折子。心中暗自了然,多半是皇都来什么消息了。

    座下几个幕僚见我来了便退出书房,我问司空长卿出了什么事,他叹了一声,说:“丁瑞死了。”

    丁瑞,乃右相辅臣,说直白点,就是司空长卿在皇都的替身,代替他监管皇都。当初常昊王兵败后,萧家和司空家进驻皇都,册封左右二相辅政大臣,但两人为扩张势力鲜少在皇都,便设了左右辅臣一职代为监管。后来两家签订了南北协议,这两个职位就愈发重要起来,可以说是两家操控皇都最直接的力量。萧家的左相辅臣,就是萧家的新姑爷,也是我的好弟弟,楚天赐。

    印象中丁瑞仅是不惑之年,身体健朗,怎么说死就死了?我惊问:“怎么死的。”司空长卿道:“身体上没有伤痕,仵作也检查不出中毒的迹象,最后定为寿尽而死。”

    丁瑞才四十岁,怎么可能寿尽而死?这事大有蹊跷,别是天赐那臭小子做的手脚吧?我说:“当务之急是补上这职位的空缺,否则萧家趁机笼络朝野可就不好了。”司空长卿点头:“悦容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暗想,这正是将我的势力渗入皇都的好机会。这样的肥差,金陵权贵一定抢着要,但派过去的人一定得牢靠,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我的人被司空长卿重视又不被怀疑呢?

    嫣红的事就暂且被我搁下了,一下午与司空长卿在书房议事,但未有结果。

    翌日,司空长卿与我共膳时愁眉不展,我问:“长卿还在为右相辅臣一事烦心么?”司空长卿道:“今早慕白向我请去,被我拒绝了。”

    我大惊,曲慕白怎么也来搅这一趟浑水?不由想起嫣红这几日的失常,做事频频犯错,难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先安抚住司空长卿,说曲将军身居金陵要职,不可擅自离开,需要从长计议。司空长卿点头,随后又说:“但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代国公行命,须得是他的心腹才行。

    我心中暗叫不好,曲慕白若去了皇都,对天赐和在劫都不利。

    趁着司空长卿不在的时候,我屏退房中侍女,问:“嫣红,你老实告诉我,你跟曲将军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嫣红愣了愣,随后红了眼睛,却是久不说话。我没逼她,任她哭个够了,再把事情说明白。

    嫣红说:“前日,我把夫人要将我嫁给他的事说了。”

    我微微蹙眉,看她哭成这样,不由心一寒:“他不愿意?”

    嫣红哭道:“将军没拒绝,也没点头,只在窗口站了一宿,最后叫我先回去,说他自有打算,今日他就去向国公大人请示调职前往皇都,以后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奴婢该怎么办……奴婢……”说到最后,已经抽抽噎噎说不下去了。

    我安抚了她好一会儿,心想是该找曲慕白好好说说了。不料每次派人去请,都有家奴回话,说将军身体不适正在休养。后来听闻秦冬歌去请他,他倒是欣然赴会了。我怒得直摔杯子,他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敷衍我么!

    其后几日,曲慕白再三向司空长卿请去,两人在书房中谈了良久,司空长卿最终应允了,命他即日前去皇都任职,顺便将丁瑞之死调查清楚。

    我听闻这个消息,没差昏过去,也不顾司空长卿的禁足令,只身出了皇都,直奔大将军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